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瞥了眼面前的几个女人,若水月苍白的脸上此时却突然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

    注意到若水月的神情,倪诺儿的眉头顿时又紧紧的邹了起来,心也在那一刻不禁一慌。这女人,她这是笑什么?

    “皇上驾到。。。”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侍卫高亢的声音。

    闻言,几个女人先是一愣,随即个个都不悦的邹起了眉头。这个时候,皇上怎么突然来了?

    “皇后娘娘,现在怎么办?”走上前,邓婕妤慌张的问道。

    狠狠瞪了眼邓婕妤,倪诺儿眉头一紧,不悦的说。“慌什么!本宫在这儿,你害怕皇上吃了你不成?”

    倪诺儿话刚落,一身龙纹黑袍的夏侯夜修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臣妾见过皇上!”众妃嫔纷纷欠身行礼道。

    “恩。。。”淡然的扫了眼众人,夏侯夜修的目光这时突然落在了被按在长板凳上的若水月身上。

    月白的纱裙上,那片鲜红的血液如盛开的蔷薇,是那般的妖娆,那般的狂妄。

    看着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此时没有丝毫的血色,夏侯夜修的脸色在顷刻间沉了下去。

    见状,现前还是一脸嚣张的几人心中顿时一慌,随即纷纷朝倪诺儿的身后躲去。

    一抹狡黠的笑意从若水月脸上一闪而过,缓缓抬起头,若水月一副楚楚可怜的望着夏侯夜修,虚弱的开口道。“还请皇上恕罪,臣妾现在没法向你行礼了!”

    蹙了蹙眉,夏侯夜修心疼的看了眼若水月,突然猛的转过头对着一旁的太监就咆哮道。“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喧御医。”

    一声咆哮,惊的众人脸色一片苍白,就连倪诺儿在那一刻也忍不住的一颤。他,他居然为了那个女人。。。

    不再看众人一眼,夏侯夜修沉了脸一把抱起长板凳上若水月就朝殿内走去。

    “皇上。。。”靠在夏侯夜修的怀中,若水月感动的唤了声,随即一副挑衅的朝倪诺儿等人望去。

    盯着夏侯夜修怀中的女人,几人先是一愣,随即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那女人。。。

    顿时倪诺儿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她深意的看了眼林云裳,手中的锦帕一甩,就急忙跟了进去。

    见状,林云裳怔了怔,带着众人也纷纷走了进去。

    半个时辰后,上了药,换了衣裙,若水月舒适的趴在床上,似笑非笑的盯着床边的众人,等待着好戏的上演。

    “说,这究竟是怎么一会儿事?”怒视着眼前的几个女人,夏侯夜修一脸气愤的质问道。

    看了眼夏侯夜修,倪诺儿不语只是目光犀利的紧锁在躺在床上的女人身上。她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偷偷的瞥了眼倪诺儿,邓婕妤上前一步,一脸惶恐的开口道。“回皇上,事情是这样的,今日乃月妃入宫的第一天,按规矩,今天她必须的去向皇后娘娘请安的。可是皇后娘娘带着众姐妹等了好几个时辰却依旧不见月妃前来,所以皇后娘娘这才带着我们众姐妹来看个究竟。我们来的时候她却还在睡觉,所以皇后娘娘就命人唤醒她,可谁曾想到,月妃见了皇后娘娘不但对今天的事情不知悔改,居然还对皇后娘娘出言不逊,甚至,甚至还。。。”

    听到这儿,若水月便已清楚,她后面会说什么,不禁讽刺的笑了笑。唉!这就是后宫的女人啊!

    “甚至还什么?”眉头一紧,夏侯夜修不悦的问道。

    “月妃甚至还,还露出昨晚皇上和她恩爱的痕迹来羞辱皇后娘娘,所以皇后娘娘才气急罚了月妃二十大板的!”说完,邓婕妤就深深的低下了头。似乎是怕夏侯夜修会从她脸上发现什么的说谎的痕迹。

    而此时,倪诺儿更是一副深受委屈的可怜模样。

    复杂的看了眼倪诺儿,夏侯夜修的目光才又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月妃,告诉眹,邓婕妤说的可是事实?”此时,他看着她的目光明显的冷了几分。

    他阴冷的目光射来的瞬间,若水月的心不禁冷了几分。绝世倾城的脸上,满是苦涩,更是委屈。“曾经母后就告诉我,后宫的是个最能颠倒黑白的地方,臣妾虽长在深宫,却不相信,一直深信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但直到这一刻,臣妾才深知母后当年那番话的意思。原来,白的,真的可以变成黑,黑的也可以变成白。”

    虽然她只是在感叹,却也直接的回答了夏侯夜修的话。

    看着她那苍白的让人心疼的脸,夏侯夜修的脸色一时间变的更加阴沉。虽然对于后宫的事,他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确,她说的不错,后宫的确是个最能颠倒黑白的地方。而这黑白的定义,最终取决的人是他。

    “冷訾残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心虚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倪诺儿不悦的冲若水月质问道。

    绝美的脸上是苦涩的笑。“什么意思,这想必皇后娘娘心中比谁都清楚吧!其实皇后娘娘不过是因为今日臣妾未前去请安,所以故意前来兴师问罪,借机处罚臣妾。当然,若就这样,打就打了,臣妾也绝对不会多说什么。只是臣妾气不过的是,臣妾何时对皇后娘娘你出言不逊了?臣妾又何时露出什么恩爱的痕迹来羞辱娘娘了?这样的罪名,臣妾实在背不起!”说毕,若水月又目光深邃的朝邓婕妤看了眼。

    “你。。。”

    “皇后,眹这次想要听真话!”倪诺儿刚开口就被夏侯夜修冷冷的给打断了。

    夏侯夜修一句话,让倪诺儿顿时满眶热泪,盯着他那张俊逸的让人心弦的容颜,倪诺儿一副受伤的说。“难道皇上不相信臣妾吗?”

    此时的倪诺儿让夏侯夜修一阵心疼。是啊!眼前的女人可是他深爱的诺儿啊!他怎么能不相信她那!可是。。。

    “是啊!其实究竟是黑是白,是真是假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那个听的人,他想要偏向于谁,想要相信谁。”在夏侯夜修看向倪诺儿的目光中,若水月便已明白了,这一局她是说什么都胜不了了。看样子,夏侯夜修对倪诺儿的感情早已超乎了她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