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的一句话,让屋内众人一时间都愣住了。毕竟这事众人心中都是明白的,只是却从未有人敢当着夏侯夜修的面说出来过,没想到这女人。。。她这该说她是单纯那?还是该说她蠢?或者是她真的不怕死。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缓缓的转过头,目光深邃的盯着床上的女人。

    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美妙的黑眸中更没有丝毫的畏惧,若水月就那么直直的和夏侯夜修对视着。事已至此,她若水月就算不能赢,那她也绝对不要输。

    “唉!罢了,罢了。。。”片刻后,夏侯夜修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依眹看,可能是皇后和月妃间有什么误会吧!其实今日也并非月妃不知规矩没去向你请安,而是眹见她初来我南拓,还不习惯,便给了她个特权,可以都不用前往凤萱殿给皇后你请安,所以。。。”

    “皇上,你怎么能为了她而坏了我南拓数百年的规矩那!”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倪诺儿就极为不悦的开口道。

    倪诺儿的语气让夏侯夜修一时间很是不满,看她的目光瞬间便冷了下去。“这就是你身为皇后对眹该有的态度吗?”

    “臣妾。。。”夏侯夜修眼中的冷漠让倪诺儿心中一惊。

    “行了,眹一言九鼎,说过的话就一定要算话!”冷漠的少扫了眼众人,夏侯夜修冰冷的语气中没有丝毫商量的意思。

    “可是皇上。。。是,臣妾知道了!”倪诺儿还想说什么,可夏侯夜修凌厉的目光射来,让她顿时就闭上了嘴,无奈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们都退下吧!”看着满屋的女人,夏侯夜修一时间很是烦躁。

    狠狠的瞪了眼床上的女人,倪诺儿等人欠了欠身,这才不甘的退出了鸾凤殿。

    一走出鸾凤殿,耳边就传来林云裳讽刺的声音。“唉!看样子皇后娘娘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是岌岌可危啊!”

    “林云裳,你。。。”林云裳的话如一把锋利的利刃刺透的倪诺儿的心。

    “皇后娘娘,你也别怪臣妾的话不好听,可臣妾说的这也是事实啊!试想,这么多年,皇上何时因为别的女人而这般的对待过皇后娘娘?而这个女人一来,皇上赐的,宠的,那样不比皇后娘娘的奢华?而且居然还为了她坏了我南拓数百年的规矩。唉。。。看样子,臣妾也得该回去好好的做做准备了。”说罢,林云裳锦帕一挥,带着自己的丫鬟转身就走出院子。

    望着林云裳离去的身影,倪诺儿的目光又阴寒的许多。的确,她的话虽然难听,可却不假。而她自己心中也清楚,夏侯夜修对她的宠,对她的疼,早没有前几年那般深了。前几年他为了得到她的心,他几乎将她宠上了天。别说她倪诺儿说的是真话,就算是假话,他都会百分之百的选择相信她。至于她想要的,那就更别说了,只要是他有的,他夏侯夜修都会毫无保留的给她送上,那怕是他的命。而现在,也许真的得不到的才是最美的吧!可若要她就此罢休,她怎会甘心,现在就算她不为她自己着想,也要为她的孩子着想啊!所以,冷訾残月这个女人,她是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

    回过头,狠毒的看了眼殿内,倪诺儿这才决绝的走了出去。

    鸾凤殿内室。

    看着趴在床上久久不语的女人,夏侯夜修的眉早已拧作了一团。“月儿。。。”

    若水月紧蹙着眉头,粉嫩的红唇嘟的老高。“哼!”一身,转过头,不理会床边的男人。

    “怎么了?月儿这是在生眹的气吗?”见状,夏侯夜修笑了笑,宠溺的揉了揉若水月柔顺的黑发。

    还是不语,若水月只是又哼了声。算是默认了!

    “唉!眹这不是都将她们赶走了吗?而且眹不是也当众告诉了她们,以后啊!眹的月儿都不需要在去向皇后请安了不是?”说着夏侯夜修伸手轻轻的将若水月的上身搂入了怀中。

    鼻尖是从他身上传来的龙延香的味道,他的怀抱也的确很温暖,只不过对现在的她来说,这却都不是她真正想要的。

    “人家,人家气的跟本就不是这个。。。”抬起头,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粉嫩的唇一时间嘟的是更高了。

    “厄?那你,你气的是什么?”盯着她那粉嫩的红唇,夏侯夜修只觉浑身一热,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你,你居然怀疑我,相信她都不相信我。。。”说着说着,若水月美妙的眼中硬是挤出了几滴晶莹的泪珠。

    闻言,夏侯夜修怔了怔,随即笑道。“小傻瓜,眹怎么可能会真的怀疑你那!眹啊!只不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做戏而已!你想啊!你一来,眹就什么都宠你,相信你,那皇后的脸上也不好看不是?而且这让其他妃嫔知道了,还不嫉妒死你,到时你不就成了众矢之地吗?要知道,这后宫啊!可是明刀易躲暗箭难防啊!”

    狠狠的抽泣了几声,若水月这才一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知道了!”而心里,若水月却是在狂笑大笑。夏侯夜修啊!夏侯夜修,你真当我若水月那般的蠢吗?做戏?哼!这就是身为皇帝的男人啊!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以后啊!你还是尽量少后皇后接触,毕竟。。。”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顿时就停住了。

    “毕竟什么?”望着她,若水月一脸疑惑的问道。

    夏侯夜修摇摇头。“没,只是想说,她毕竟是皇后,有时候眹也会很为难的,你懂吗?”虽然现在他是挺喜欢眼前这绝世美人的,但毕竟诺儿是他的皇后,是他曾经不惜一切爱的女人。所以若是在事态严重的情况下,他最终选择的还是后者。他的皇后,他的妻!

    虽然他的话没说多清楚,但若水月还是明白了他其中的含义。她始终是他的皇后,跟了他多年,还为他生了三个孩子。而她,只是他刚纳的妃子,无论长的多美,多诱人,都比不上她。所以若真要他选择,他也只会选择前者。而聪明的女人,是不会去自找没趣的。

    “臣妾知道了!”看着眼前的男人,若水月抿了抿嘴,点点头。

    “恩!那你乖乖的养伤,眹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晚些再过来看你!”宠溺的揉了揉美人的乌发,夏侯夜修缓缓站起身,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恩!”若水月一副乖巧的点点头。而心里她比谁都明白,什么有事,哼!不过是赶去凤萱殿安慰倪诺儿那个受伤的女人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