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前脚一走,初月和月珠后脚就走了进来。

    “主子,你没事吧?”看着若水月苍白的脸,月珠脸上顿时就挂满了泪珠。

    “没事,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淡然的看了眼月珠,若水月紧跟着就冲初月吩咐道。“给我换药。。。”

    “是。。。”应了声,便见初月拿着大包药走了过来。

    见状月珠是一脸的疑惑不解。“小姐,你这不是刚上的药吗?怎么还换?”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目光深远的开口道。“他们的药,我不放心!”

    “哦!”月珠若有所思的点点。虽然初月已将若水月这三年的经历大概给她说了次。可看着眼前这目光冰冷的女人,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她曾经的主子,若水月。现在的她,浑身都散发着让人惊恐的气息。

    褪去衣衫,用清水洗去背上的药物,初月这才开口为若水月上药。

    “厄。。。”火辣的药膏涂在背上,一时间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着若水月的整个神经。“月珠,给我讲讲我离开后,你和月珍都发生了些什么。”咬了咬牙,忍着背上的疼痛感,若水月声音低沉的冲月珠说道。想借此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看了眼若水月惨不忍睹的背部,月珠点点头。“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主子你失踪后,皇后和皇上就不停的派人来寻你,最后几乎连整个皇宫都翻了个遍后也没找到主子你,他们就彻底的失去了耐心。在一个雪下的很大夜晚,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李德全突然带着大批侍卫冲进了星月殿。说皇上下旨,要将星月殿的一干人等全部烧死。”

    “你说什么?将星月殿一干人等全部烧死?”月珠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难以置信的惊叫道。

    又是重重的点点头,月珠继续说。“恩,一干人等全部烧死。我至今都还记得那天的画面,那是雪与火的交融。雪下的很大很大,而火烧的却更旺。星月殿内的二十多人就那么被他们无情关在里面,最后大火吞噬了一切。耳边是凄凌的惨叫,鼻尖传来的是令人作呕的烧焦味。。。”

    那一刻,若水月似乎亲眼看到了那凄惨的一幕。汹涌的火海,凄惨的人们无处可逃。。。有了只有最后的悲鸣。

    “而当时月珍因为在外寻找主子你,原本是可以逃过一劫的。可谁曾想到,皇上下旨,说若在大火烧尽时,主子你都还未出现的话,就将整个南拓国所有与你有关的人都全部处死。也就在那一刻我们才知道,原本皇上和皇后之所以下令火烧星月殿就是为了逼你出现。为了不再让更多无辜的人枉死,为了让主子你真正的逃离危险。月珍,月珍她,她就,就伪装成主子你,冲进了火海,还在最后模仿主子你的声音下了最后的诅咒--我若水月生生世世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在还魂之日,我要让你们的血染红整个皇宫!我要用你们的骨肉在黄泉路上为我铺路!哈哈哈。。。!”月珠悲伤的模仿着月珍霊终前最后的诅咒。

    忍着心中想哭的冲动,若水月愣愣的问。“模仿我的声音,下的最后的诅咒?”

    月珠再次点点头,声音哽咽的说。“是,也就是因为月珍的这个动作,这才让他们停止了火烧星月殿,可那时的星月殿却早已荡为寒烟了,而星月殿的二十多人,也早已被烧成的灰碳。至于我,只因火烧星月殿时,我正在后院的井边打水,这才保住了一条命,可这脸却。。。”说着月珠的手已不自禁的覆上了自己那道狰狞的疤痕,漆黑的双眼中是自卑,更是悲痛。

    “那直到最后倪诺儿她们都没发现你吗?”这时,一直埋头为若水月上药的初月突然开口问道。

    月珠苦涩的看了眼初月。“怎么可能没发现,还是她命人将奄奄一息的我救活的。”

    “厄?她这是为了什么?按道理她应该连你都解决掉的不是吗?”月珠的话让初月很是疑惑。

    “是啊!可若连我都死了,那她不就少了件乐事了吗?”说着月珠缓缓的抬头朝若水月看去。

    若水月不语,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见状,初月也淡淡的看了眼若水月又继续冲她问道。“这我就不是很明白了!你活着,她能有什么乐事了?”

    “因为只要一看见我,她就能想起主子,想起整个若家都是枉死在她手上的。你说这种大事,能不让她痛快吗?”说罢,月珠的视线又落在了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

    一时间若水月漆黑的眸子被一阵雾气给遮住了视线。心中的恨也在顷刻间升华。。。就是为了铲草除根,为了逼她出现,居然就这般残忍的残害了二十多条无辜的性命。呵呵。。。她若水月的背上又多了二十多条血债。倪诺儿,夏侯夜修,这比血债我若水月一定会一并讨回来的。

    “那我第一次在宫门见到你时,你在那做什么?为什么会哭的那般伤心?”吸了吸鼻子,若水月故意放冷声调冲月珠问道。

    “因为,因为。。。”一想到那天,月珠一时间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将事实告诉若水月。

    重重的吞了口气,若水月冷然启唇道。“说吧!现在无论什么事,我都承受的了的!”

    迟疑了片刻,月珠这才缓缓的开口道。“因为,因为在那天早上,倪诺儿要我去宫门前,要我去看看,看看若家一百口人的尸骨是怎样被世人践踏的,是怎么样被。。。”

    “你刚说什么?”月珠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惊呼起来。

    “主子,倪诺儿,倪诺儿她,她将若家一百来口的尸骨,包括太后和星月殿被烧死的人的尸骨,一并的埋在了宫门前的那片空地上,说是要让他们的尸骨受尽世人的践踏,要他们死后也得不到安宁!”看着若水月,月珠无奈的将事实吐了出来。

    “噗。。。”顿时一口鲜红的血从若水月的嘴里喷了出来。

    “主子(小姐)你没事吧!”见状,初月和月珠担忧的问道。

    大指狠狠的划过嘴角,拭去唇边的血迹,此时若水月漆黑的眼前早已被无边的恨意淹没,浑身散发这地狱修罗般让人恐惧的寒气。她怎么也没料到,她让月珠转移注意的话题,让她的心,比身上的伤更痛上数百倍。倪诺儿,夏侯夜修,我若水月发誓,一定要你们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