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与此同时,凤萱殿

    暖暖的阳光从朱红的雕花木窗透进来,零碎地撒在了一把支起的古琴上,粉色的纱帘随着风从窗外带进一些花瓣,轻轻的拂过琴弦,香炉离升起阵阵袅袅的香烟,卷裹着纱帘,弥漫着整个殿堂。

    倪诺儿斜躺在美人榻上,此时她美妙的脸上满是气愤。是的,她气,气心爱的男人对那个女人的宠爱,她更气上天的不公,不但给了那女人公主的尊贵的身份,还给了她那副魅惑众生的绝世容颜。

    “皇上驾到。。。”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太监的通报声。

    闻言,倪诺儿想都未想抓起桌上的香炉脚就狠狠的朝殿门外砸去。

    面对突来的攻击,夏侯夜修只是一个轻盈的侧身就躲了过去。

    走进殿堂,来到美人榻前,看着满脸不悦的倪诺儿,夏侯夜修眉头一挑狡黠的笑道。“怎么?眹的皇后娘娘这是在生谁的气那?”

    面对夏侯夜修的明知故问,倪诺儿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转过身不再理他。

    见状,夏侯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倪诺儿身边坐下身。“诺儿,别这样,你知道的,对于后宫的女人,眹都只是在敷衍她们,而眹真正爱的只有你啊!”

    转过头,狠狠的白了眼夏侯夜修,倪诺儿讽刺的开口道。“敷衍?哼!我看皇上你真正敷衍的人是我吧!”

    “诺儿你怎么能这么想那?你我夫妻多年,难道眹对你的心意如何你直到现在都还不懂吗?”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一时间显的很是无奈。

    朝自己宫殿内扫射了一圈,倪诺儿冷笑道。“是啊!你我夫妻多年,可终究还是比不过那绝世倾城的月妃。我看我也是时候将这皇后的宝座让出来了!免得啊!让人笑话!”

    虽然不明白她说着翻话的意思,可听她这么说,夏侯夜修的脸色顿时就暗了下去,不悦的冲她质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端端说这些是做什么?难道你忘了当初为了让你登上皇后之位,眹为你付出了什么吗?”就是为了让她成为皇后,他不惜亲手毒害了将他养育成人的太后。哪怕她不是他的亲娘,可她对他的疼,对他的爱,他是感受的出的。然而就是为了她,他可是连那般大逆不道的事情都做出来了,现在她居然还。。。

    完全不理会夏侯夜修的变化,倪诺儿讽刺的说。“是啊!你不是都说了吗?那是当初。。。岁月催人老,想必君心异不在了吧!否者我这堂堂的皇后寝宫怎么连个新入宫的妃子的寝宫都还不如那!”

    听到这儿,夏侯夜修这才总算是明白她意思,只是他的脸上却明显的难看了许多。“你这是在怪眹将月妃的寝宫装潢的奢华万分是吗?”

    倪诺儿不语,算是默认了。

    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冷冷一笑,有些讽刺的说。“曾经眹一再以为眹的诺儿和其他女人是不同的,可没想到。。。哼!看样子眹真的错了!”

    闻言倪诺儿先是一怔,随即急忙收起自己身上的凌厉,很是委屈的说。“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我,我之所以这样,都是被逼无奈的。”

    “哦?”眉头一挑,夏侯夜修疑惑的应了声。

    低了低头,在抬起来时,倪诺儿的眼眶内已满是泪水。看着夏侯夜修那张令人心弦的容颜,倪诺儿还是委屈的开口道。“在去过鸾凤殿后,很多妹妹都在背地里嘲笑我,说我身为皇后,陪伴皇上多年却始终比不过一个新进宫的妃子,还说我老了,丑了,皇上你已不再爱我了。所以我才。。。”说着说着大颗大颗的泪珠就不停的从倪诺儿的眼中掉落下来。

    眼前的倪诺儿让夏侯夜修一阵心疼,手臂一伸就将她拥入了怀中。“傻瓜。。。眹不是说过吗?无论过多少年华,你在眹心中永远都是最美的,你都是眹最深爱的女人!永不会变的。至于鸾凤殿那奢华万分的装潢,其实那并非眹的本意,而是冷訾君浩提出的条件之一。”

    “厄?条件?”倪诺儿不解的问道。

    “是啊!那日眹不是和冷訾君浩在御书房呆了一个多时辰吗?眹原本只是希望他同意月妃顶着若水月的身份位于后宫,毕竟眹不希望让别国特使看了笑话。可没想到他居然在那个时候向眹提出要求,要眹册封月妃为月贵妃。。。”

    “什么月贵妃?那不位同副后吗?”猛的抬起头,倪诺儿惊愕的叫道。

    “是啊!所以眹当时就拒绝了他的要求。可没想到他却说那和亲一事就此作罢,至于别国特使如何看南拓的笑话,也与他北辟无关。你说这种情况下,眹能怎么办。协商了半天,最后他才终于妥协不册封月妃为月贵妃,但前提就是要将鸾凤殿赐予月妃,且其中装潢必须奢望万分,否者一切免谈!所以眹才。。。唉!”

    “可那他为什么一定要选择鸾凤殿?”对这点,倪诺儿很是不解。

    温柔的摸了摸倪诺儿柔顺的乌发,夏侯夜修淡淡的解释道。“据冷訾君浩所言是不希望自己的皇妹受委屈,依眹看啊!他不过是认为既然他妹妹做不成副后,那也得要她居住在象征着太后身份的鸾凤殿而已!只是他不知道,那鸾凤殿早已是座废殿了!”

    倪诺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即笑得像朵花儿似的,转进夏侯夜修的怀中。“这么说,你根本就不是像那些嫔妃所言,爱上了她?”

    “那是,眹真正爱的女人可就只有诺儿你一人。而她们,不过都只是眹政权上的一枚棋子而已!所以你以后可能再这样乱吃醋了知道吗?”紧了紧自己的双臂,夏侯夜修宠溺的说道。

    倪诺儿点点头。“知道了!”

    “哦,对了,若没别的事也最好别和月妃有什么矛盾,更别再动不动就对她用刑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北辟国的公主,而且现在眹还有些事要北辟国帮忙,要是真伤了她,被冷訾君浩知道了,眹的计划可就坏了!”抱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此时脑海中却不禁浮现出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目光随即也变的深远起来。

    “什么计划?”抬起头,倪诺儿好奇的问道。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以后你就知道了!”夏侯夜修故作神秘的笑了笑,随即对准倪诺儿的红唇就吻了下去。

    一时间凤萱殿内是春光无限。

    而此时缠绵中的两人丝毫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悄然的离开了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