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三日后若水月身上的伤口便已开始结痂。身上虽已不疼,可心里的,想必也只有他们惨死之日才能真正的结痂了。

    这两天夏侯夜修也来看过她几次,还命人送来大量的补品,然面对那些珍贵的补品,若水月心中的仇恨不但没有减少丝毫反而更加浓重。因为那补品此时只能让她看见他们过的是多么的荣华富贵,而她的亲人却就连死后都要受尽万人的践踏。

    须臾,落日已经全部壮丽沉没,就连留下的些许的霞光,也绝无先前的绚丽。

    霞光中,若水月一身白衣站在宫门前的那片空地旁,目光悲痛幽深的盯着那片空地。

    下面,埋藏的就是她若家一百来口和因她枉死的人们的尸骨。就是在这儿,他们的尸骨,他们的灵魂受尽风吹雨打,也就是在这儿他们受尽了千万人的践踏,让他们死后都不得安宁!

    有那么一刻,若水月有种冲动,想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前,亲手将她们的尸骨刨出来,将他们好生安葬,让他们不再受人践踏。

    可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现在她不能,不可以,否者别说报仇了,说不定他们还真会怀疑她的身份。

    泪水无声的划过绝美的轮廓,若水月突然咚的一声跪在地上,望着那片埋着若家尸骨的空地,低声道。“爹,娘。。。孩儿不孝,这么多年了才来见你们,还让你们受了那么多的屈辱。不过你们放心,总有一天孩儿会用他们的鲜血洗净你们的屈辱的。会带你们。。。”

    “残月公主?”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惊愕的男声。

    闻声,若水月是猛的一惊,因为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此时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

    眸光一转,眼中的悲痛瞬间消失。缓缓抬起头,若水月一副楚楚可怜的望着对方。“南卫王?”

    见她绝美的脸上还挂满了泪珠,夏侯云杰不禁疑惑的开口道。“公主这是???”

    吸了吸鼻子,若水月面带羞涩的开口道。“因为从未离家这么久过,所以有些想家了。”

    “哦!”夏侯云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随即又不解的看着若水月此时的动作。“那公主现在这是?”

    闻言,一时间若水月的脸上更显红晕,低头怯怯道。“站久了,所以腿软了,所以。。。”

    面前满脸红晕的女人让夏侯云杰一时间有些看呆了。美人就是美人,不光是笑,就是连流泪都是这般的诱人心炫。

    夏侯云杰火热的目光让若水月不禁一震。很是吃惊,不是传言他不好美色吗?怎么他的目光?

    四目相对的瞬间,夏侯云杰急忙收回自己的视线,朝身后的太监看去,冷然启唇道。“还愣住做什么?还不赶紧将公主给扶起来。”

    太监先是一愣,随即急忙上前,将若水月小心翼翼的扶了起来。

    站起身,看着面前的男人,若水月婉约一笑。“谢过南卫王!”

    “无碍。。。只是公主身体还未康复,所以现在还是少出门为妙!”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云杰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恩!谢南卫王教诲!那臣妾就先行告退了!”绝美的脸上写满的纯真,若水月一副乖巧的点点头应道。

    一时间夏侯云杰看着眼前的美人,目光突然变深沉起来。不知为何,这样的绝世倾城且又温柔乖巧的女人给他的感觉却是如此的不真实。

    然而就是因为夏侯云杰这个眼神,却让若水月变的不安起来。她不知道,对于她刚的行为解释夏侯云杰是否真的相信了?或者说正是因为她刚的行为让夏侯云杰对她才生了怀疑。

    眉头一紧,在转身的瞬间,若水月决定既然是演戏,那她就要演全套。只见她突然眯着眼,手扶住额头,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向前走去。

    “公主,你???”若水月此时的‘虚弱’夏侯云杰是尽收眼底,于是急忙叫住她。

    转过头,若水月依旧一副“虚弱”的看着夏侯云杰。“不知南卫王有何吩咐。。。”

    “不是,本王只是想说公主你。。。”

    不容夏侯云杰将话说完,若水月就已一副昏厥的状态突然朝夏侯云杰身上倒了过去。

    见状,来不及思考,夏侯云杰伸手就搂住了倒下的若水月。抬头就冲身边的太监吼道。“还愣这做什么?还不赶紧喧御医啊!”说罢,夏侯云杰没有丝毫的顾忌,抱着若水月就焦急的朝鸾凤殿奔去。

    紧闭着眼,靠在夏侯云杰的怀中,耳边是他急速的心跳,那一刻有种名叫愧疚的感觉涌上心头。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点。。。

    不理会初月月珠的惊愕,夏侯云杰抱着若水月就直直的朝她的内室跑去。

    将怀中的美人轻轻放在床上,夏侯云杰抬头就冲初月吼道。“还傻在哪儿做什么?还不赶紧给你们主子准备热水!”

    闻言,初月怔了怔疑惑的看了眼床上的若水月这才点点头,急忙退了下去。不用多问她也知道,定是小姐又使用了什么苦肉计吧!否者半个时辰前她都还好好的,怎么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她就连站都站不住了那!

    很快就见一太监带着御医赶了过去。

    “御医,公主她这究竟是怎么了?”半晌不见御医开口,夏侯云杰不禁焦急的问道。

    抬起头,御医疑惑的看了眼夏侯云杰,又看了看若水月,顿时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淡淡的解释道。“回南卫王,月妃娘娘没什么大碍,就是身子虚弱,多多休息几日便是了!”

    “那就好,那就好。。。”闻言,夏侯云杰这才重重的叹了口气。

    正欲离开的御医见夏侯云杰突然在若水月的床边坐下身,不禁皱起眉开口道。“南卫王,月妃娘娘身体虚弱,得要静养。”言下之意,他南卫王不该再留在这儿了。

    冷冷的看了眼御医,夏侯云杰这才一脸不甘愿的起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