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云杰前脚刚走,初月后脚就走了进来。

    来的若水月的床边,看着双目紧闭的若水月,初月轻声唤道。“小姐,南卫王已离开了!”

    闻言,床上的若水月是猛的张开眼,绝世倾城的脸上此时写满了烦躁。

    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初月的视线又落在了一旁的御医身上。“这次你做的很好,这是月妃娘娘赏赐你的!”说着,初月冲怀中掏出一枚玉佩交到御医的手上。

    接过玉佩,御医是一脸的欢喜。“谢过月妃娘娘,谢过初月姑娘!”

    “恩!只要你好生为本宫做事,本宫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看了眼御医,若水月冷然的开口道。

    “是,能为娘娘做事,臣三生有幸!”御医猛的点点头。

    眉头一挑,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终于勾勒出一抹笑。“恩,说的好!只是,你要记住了,本宫是个赏罚分明的人,所以你一定要记住了,管好自己的嘴。”

    “是,是。。。”看着若水月脸上的笑,御医自己心中猛的一颤,急忙点点头应道。

    “恩,退下吧!”说着若水月摆了摆手。

    “是,那臣告退。。。”说罢!御医提起自己的衣袍就冲忙退了出去。

    待御医离开,初月这才一脸疑惑的看着若水月。“小姐,究竟出什么事了?”

    一提到这事,若水月的眉头就紧邹了起来。“还能有什么事,差点就露馅儿了!”

    “什么?露馅儿了?”初月也是猛的一惊。

    若水月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啊!我刚去宫门前祭奠亲人,一时情绪失控跪了下去,没想到居然被夏侯云杰看到了。所以。。。”

    “什么?小姐,你也太大意了吧!那他怀疑了吗?”若水月还未说完,初月就惊愕的打断了她。

    美妙的睫毛眨了眨,若水月也很是郁闷。“不知道,应该没有吧!”

    “那就好,只是刚看他对你的态度,似乎。。。”

    “对我有点意思?”没等初月说完,若水月就开口反问道。

    初月不语,只是点点头。

    “这我也觉的奇怪,按道理说我和他也没见过几面,可他看我的眼神的确。。。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见到我也没像别人一样呼我为月妃什么的,而是公主。感觉和我很早就认识了似的。”一提到这时,若水月很是奇怪。

    “厄?那要不要我让人去向殿下打听下,也许在北辟国根本就有一位残月公主。所以他才。。。”

    “恩,这事的确该问问冷訾君浩。免得我真露出什么破绽都不知道。”点点头,若水月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那小姐,接下来你又有什么打算?”

    看了眼初月,一抹邪魅的笑在若水月绝美的唇边缠绵起来。“的确,我们也是时候做些事了!月珍不是在临死前,以我的名义下了诅咒吗?好,那我们就让她的诅咒成为现实!让所有人都知道,若水月的‘鬼魂’来复仇来了。”是的,复仇是该开始了。

    “那小姐的计划怎么做?”

    “我们今晚就这样。。。。”说着若水月突然俯身贴在初月的耳边低语道。

    闻言,初月猛的点点头。“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那我现在就命人准备下去!”

    当晚,初月早早的就为月珠喝下的迷药,给她换了衣裙,戴上了有着若水月绝世倾城容貌的易容面具,再小心翼翼的将月珠抱到了床上。

    丑时天空像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的粗布,星星仿佛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众人几乎都已沉睡,整个皇宫也陷入了寂静无声。

    这时,两道黑影悄然的飞出鸾凤殿,迅速的朝一处飞去。

    若水月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一向依附着倪诺儿的邓婕妤。虽然宫里像邓婕妤这样的女人很多,而她和她之前也没有任何的交集,更别说仇恨了。原本她是大可不必动她的,可是她讨厌她,只因她为了讨好倪诺儿居然敢冤枉她,要知道,无论前世今生她若水月最恨的就是被人冤枉。所以,今晚对她算是个小小的惩罚。

    雅轩殿

    此时雅轩殿的人早被初月派去的人用药给迷昏了。

    走近雅轩殿,若水月只是淡然的看了眼初月,初月便点点头,守在了门外。

    推门走近邓婕妤的房间,看着床上沉睡的女人,若水月冷笑一声,就直直走了上前。

    没有急着对邓婕妤下手,若水月反而伸手拍了拍她美妙的脸蛋,似乎想要教训她。

    终于,在若水月拍打她第六次的时候,床上的女人终于缓缓的张开了眼。

    晃神中,她只感觉,黑暗中似乎有双明亮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她。

    “厄。。。”回过神,邓婕妤就欲开口叫人掌灯,可一开口她才发现此时的她不但发不了声,居然还动弹不得。

    “害怕?”黑暗中,传来一声很轻很冷的声音。

    闻言,邓婕妤是猛的一惊,两眼睁的老大,似乎想要看清眼前的人,可因为光线昏暗,而若水月又一身黑衣,所以她根本看不清来人。

    “别害怕,我不会要你命的!我只是想要你帮我转告倪诺儿和夏侯夜修,告诉他们,地府真的好冷,好冷。。。”若水月的声音很轻,很轻。却让邓婕妤一时间错认为这声音果真是从地狱传来一般,顿时吓的她一身的冷汗。

    “还有告诉他们,三年了,是时候兑现我三年前的诅咒了--我若水月生生世世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在今年的还魂之日,我要让你们的血染红整个皇宫!我要用你们的骨肉在黄泉路上为我铺路!哈哈哈。。。”

    “恩。。。”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邓婕妤冷吟声,顿时便吓的晕了过去。

    凑近,冷冷的看了眼晕死过去的邓婕妤,若水月眸光一沉,拔出匕首就狠狠的朝邓婕妤白皙的脸上划去。顿时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若水月的整个神经。又是狠狠几刀后,若水月这才终于停手收起匕首。这一刻她真的很好奇,当倪诺儿和夏侯夜修看到她脸上刻写的名字时究竟会做出何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