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刚过卯时,若水月就被殿外的一片吵杂声惊醒过来。

    闻声,若水月心中一喜,美妙的黑眸中写满了笑意,看样子邓婕妤是被人发现了!

    “小姐。。。”刚下床,初月就冲忙走了进来。

    “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若水月焦急的问道。

    看若水月如此心急的模样,初月不禁笑了笑。“那还能有什么情况?当然是小姐你满意的情况了!现在啊!整个宫里都人心惶惶的,都在传言若水月的鬼魂回来报仇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那夏侯夜修和倪诺儿哪儿那?他俩是什么反应?”这两个人的反应才是她若水月真正想要知道的。

    初月摇摇头。“不知道,今儿一早就听说皇上将宫里五品以上的妃嫔都叫去了凤萱殿,直到现在都还没出来。”

    眉头一邹,若水月很是不悦的问道。“什么?那我怎么没接到消息?”

    “不知道,也许是皇上考虑到你的身子所以才没叫你去的吧!”初月淡淡的解释道。

    “那怎么行!这等好事我可不能错过,初月准备准备,随我去凤萱殿!”

    “可是倪诺儿她。。。好吧!”初月考虑到哪儿毕竟是倪诺儿的寝宫,可见若水月一脸的坚持,这才点点应道。

    凤萱殿。

    夏侯夜修和倪诺儿高坐于主位上,一脸阴沉的盯着下面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们。他们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什么若水月的鬼魂回来报仇的话,这必定是人为。虽然这些宫女太监都异口同声的说什么没见到凶手,昨晚没任何的异常和平时一样,可他们不知道,正是他们的异口同声反而更招惹他们的怀疑。

    “说,你们昨晚究竟都看到谁了?或者说你们之中究竟谁是凶手?”半晌不见夏侯夜修开口,倪诺儿首先沉不住气了。毕竟这事的受害者可是她的表妹啊!

    闻言,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没个敢开口,都只是一脸惊恐的紧低着头。

    “好,你们不说是吧!那行!本宫就让你们全部人头落地!”怒视着跪了一地的奴才,倪诺儿狠狠的说道。

    “皇后娘娘饶命啊!饶命啊!奴才(奴婢)真的冤枉啊!”闻言,宫女太监更是惊恐无比。毕竟这种事他们都相信她倪诺儿是真做的出来的,他们的命在她眼中可是连狗都不如。

    而对此,其他妃嫔更一脸的司空见惯,就算心里明知道他们冤枉,可谁也不愿意为了这些奴才而得罪那高高在上的皇后。

    冷哼一声,倪诺儿厉声道。“哼!你们也别怪本宫心狠,你们要怪就怪你们其中的凶手连累了你们!来人啊!将这群狗奴才给本宫。。。”

    “月妃娘娘到。。。”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耳边就传来侍卫高亢的声音。

    闻声,众人不禁都朝殿外看去。

    若水月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步摇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轻轻踏入凤萱殿,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轻声道。“臣妾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倪诺儿的脸色一时间更是阴沉。这狐狸精,她怎么来了?

    和倪诺儿相比,夏侯夜修明显的开心不少。“月儿身体不适,不需行礼。。。来人赐坐!”

    若水月欠了欠身。“臣妾谢过皇上!”说罢,便不顾幽怨的目光在夏侯夜修身边坐下了身。

    “月儿,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看着身边的美人,夏侯夜修满目宠溺的问道。

    嘴角勾勒一抹灿烂的笑,若水月温柔的开口道。“臣妾听宫女说出事了,担心皇上,所以就赶了过来,见皇上没事,臣妾就放心了!”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看着身边的美人满意的点点头。

    闻言,不光倪诺儿就连其他有些妃嫔也纷纷冲若水月投来虚伪的目光。

    淡然的少扫了眼众人,若水月的目光又再次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皇上,臣妾听说那若水月的事,是真的吗?”

    一句若水月,让殿内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叹了口气,夏侯夜修点点头。“是啊!但眹相信,根本不是什么若水月的鬼魂,而是有人借着若水月的事在闹事而已!”

    “哦?皇上何以这么认为?”眉头一挑,若水月冷然的笑道。

    “这简单,若是若水月鬼魂报仇,那何必又等到三年后?而且这些奴才一个个说的话,都像是串过供似的。你说真能不怀疑吗?”阴冷的看了眼底下跪了一地的奴才,夏侯夜修冷冷的说道。

    “是吗?”冷冷的反问了一句,若水月便不再说话,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盯着那跪了一地的奴才。

    狠狠的白了眼若水月,倪诺儿突然又厉声开口道。“本宫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说,这事究竟是谁做的?”

    一样的结果,跪了一地的奴才没一个开口的。

    “好,这路可是你们自己选的。来人啊!将这群狗奴才全部给本宫啦出全斩了!”衣袖一挥,倪诺儿开口就下令道。

    很快就见数十名侍卫赶了进来,拖着拿群宫女太监就朝殿外走去。

    “皇上,皇上奴婢(奴才)冤枉啊!冤枉啊!”耳边是众人惊恐的喊冤声。

    那一声声无辜且又凄凉的喊声,让若水月心中一震。是啊!难道自己要让这些无辜的人因她而死吗?可是倪诺儿和夏侯夜修这儿。。。

    就在他们即将被拖出殿门的时候,良心的谴责终于让若水月忍不住的站了起来。“慢着!”

    一句话,让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若水月的身上,就连那些侍卫也在那一刻停止的动作,愣愣的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