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眉头一紧,狠狠的瞪着对面的若水月,倪诺儿很是不悦的厉声开口道。“月妃,你这时想要做什么?”

    眨了眨眉,绝世倾城的脸上写满了天真。“没什么,只是想要劝阻皇后娘娘,勿要乱造杀孽。”

    闻言,倪诺儿更是不悦。“放肆!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妃子,敢这般对本宫说话!别忘了本宫才是皇后,而这后宫的一切都由本宫做主,轮不到你在这儿指手画脚的!”

    “臣妾不敢,臣妾只是好心提醒!虽然皇后娘娘怀疑他们之中有人就是真凶,可那毕竟只是怀疑,没有真凭实据不是?而且臣妾相信,皇后娘娘也明白其中大部分人都是无辜的,不是吗?所以还请皇后娘娘高抬贵手,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勿要杀害无辜!”目光复杂的看了眼底下的宫女太监,若水月平静的劝阻道。

    一时间门口的太监宫女纷纷投来感激的目光。想必这宫中,除了那如天仙般美丽的月妃,就真没人将他们当人看了。

    “你。。。谁说本宫没有真凭实据了?告诉你本宫的话就是证据,本宫说他们是凶手就是凶手!”虽然清楚自己理亏,可是倪诺儿不但没有丝毫的退让之意,更是目中无人的冲若水月吼道。只因为她相信,相信她的男人会义无反顾的站在她那边的。

    闻言,若水月又是一副天真的朝夏侯夜修看去,似乎在等他开口。

    然而夏侯夜修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便转开了自己的视线,不再看若水月一眼。

    那一刻若水月真是恨不得上前就狠狠闪他几巴掌,让他好好的看看,他的皇后究竟是个多么心肠恶毒的女人。只可惜。。。

    鄙视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倪诺儿的脸上,冷笑一声讽刺的开口道。“呼!真是为我北辟国的百姓庆幸啊!没有像你这样的一国之母!真的是三生有幸啊!”

    “冷訾残月,你。。。”闻言,倪诺儿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沉。

    “说实话,之前我还真不明白蛇蝎皇后的意思,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这蛇蝎皇后说的正是你倪诺儿啊!”看着眼前的倪诺儿和夏侯夜修,再看看殿门口那一张张无辜的脸,若水月脑海中不禁闪过星月殿曾经的那些宫女太监。也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恶毒,和这个昏君的庇佑,那些人才会惨死。

    “冷訾残月。。。”

    “月妃,你过分了啊!”此时不光倪诺儿就连夏侯夜修都生气了。

    冷冷的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清澈的眼底突然浮出一抹不屑和失望。“若你只是夜修,不是夏侯夜修,不是这南拓国的皇上就好了,因为起码不会让我看到你因为一个女人是多么的昏庸。连自己的子民的性命都可以这般的。。。”

    啪!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龙颜大怒起来,挥起手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打在若水月的脸上。顿时若水月白皙的脸上五根手指印是清晰可见!

    若水月此时的惨状让一旁的倪诺儿等人一时间是心里畅快之至。活该!

    只是眨眼眼,晶莹的泪珠就断了线,大颗大颗的划过她那绝美的轮廓。

    没有认错,更没有求饶,若水月就那么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夏侯夜修。美妙的眼中,水雾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真实情况。

    若水月此时的反应让夏侯夜修心中一紧,有种想要伸手为她抹去泪水的冲动。

    然而他刚抬起手,若水月却突然以比他更快的速度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突然的状况,让众人是忍不住的猛吸了一口冷气。这女人,她,她居然敢打皇上,她这是不想活了吗?

    很明显,夏侯夜修一时间是真的被若水月给打傻了,他就那么愣愣的盯着她。漆黑的眼眸中满是难以置信,也是要知道他身为一国之君,谁敢这般对他啊!

    “皇。。。”倪诺儿想开口叫他,可一时间看着他冷冽的目光,又硬是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毕竟,这样让人惊恐的夏侯夜修她还真没见过,她不得不承认,这点她倪诺儿还真比不过她冷訾残月,居然对皇上动手。

    “夏侯夜修,你就是个蠢蛋。。。”对于自己刚的举动若水月没有丝毫的悔改之意,只见她对着夏侯夜修狠骂一句后,撒腿就跑了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张字条无声的从她衣袖中滑落而出。

    阴冷的朝着若水月跑离的方向看了眼,夏侯夜修半晌才回过神,转过头冷声的冲身边的刘德全吩咐道。“去,将那字条给眹拾起来!”

    “是。。。”小心翼翼的应了声,刘德全这才急忙上前拾起地上的字体交到了夏侯夜修的手上。

    刚一打开字条,浓郁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顿时夏侯夜修的眉头就紧邹了起来。这个是?

    在看清字条的内容时,夏侯夜修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阴沉。

    那是一封血书,是写给冷訾残月的血书。

    冷訾残月,恭喜你顶替了我的位子,成为了夏侯夜修的新月妃,只是要知道我的身份可不是那么好顶替的,给你个机会吧!若你能有本事在不告诉他们事情真相的情况下,阻止倪诺儿那个贱、人乱杀无辜,那我就饶了夏侯夜修一条狗命,否者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心爱的夏侯夜修是如何的惨死在我的手上的。想必你一定不知道被扒皮削骨的滋味吧!你说我用夏侯夜修的骨头做成一副首饰送你如何那?至于那个邓婕妤嘛!就当做是我给你的一个提醒吧!

    若水月

    紧抓着手中的血书,夏侯夜修的心因上面的内容是狠狠颤了颤。难道残月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信了这封血书,怕自己惨遭毒手?这女人,她。。。

    想到这儿,夏侯夜修再次朝殿外看去时,眼中多了几分疼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