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皇上。。。”见夏侯夜修脸色难看且神情复杂的盯着殿外半晌不语,倪诺儿不禁疑惑的凑上前低声唤了句。随即目光紧锁在夏侯夜修手中的那封血书上。

    回过头,夏侯夜修深沉的看了眼倪诺儿,又看了看被拉至殿门口的宫女太监们,最后终于冷然开口道。“罢了!将他们都放了吧!”

    闻言,倪诺儿的两眼瞬间张的老大,不敢相信的冲夏侯夜修唤道。“皇上。。。”

    “眹心意已决!你不必多言。。。来人,放人!”冷冷的冲倪诺儿说了句,夏侯夜修回头就冲门口的侍卫厉声吩咐道。

    见夏侯夜修已下令,倪诺儿最终只是不悦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是。。。”数民侍卫疑惑的看了眼倪诺儿,这才急忙松开了被拖拉着的宫女太监,随即就退了出去。

    见状,宫女太监急忙跪倒在地,嘴里高呼道。“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紧邹着眉头冲殿下的宫女太监挥了挥手,便见他们冲忙的退了出去。

    事情突然的转变让在场众妃嫔是惊讶不已,她们怎么也都没有料到皇上居然为了这刚进宫的月妃而反对皇后的意思。要知道,在这月妃进宫之前,皇上对皇后可说是百依百顺,而现在。。。难道说皇后娘娘的好日子真的到头了吗?

    那一刻,众人眼中的疑虑让倪诺儿心中一颤,只觉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无声的从她身边溜走。

    凤萱殿外隐蔽的转角处。两个身影悄然的站在树荫下面,目光直直的盯着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见先前险些命丧黄泉的太监宫女们一副惊险的从凤萱殿冲忙的走了出来。

    见状,树荫下的若水月这才松了口气。

    “小姐,你真厉害!”收回目光,初月佩服的说道。

    目光在初月脸上轻扫而过,若水月淡然一笑,摇摇头不再多言,只是倾吐了一句。“走吧!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便朝回去的方向走去。其实并非她厉害,只不过她太了解自己的性格了,她清楚,若要她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人因她而死,她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为了避免突然发生的失控情况,她才事前做好了这以防万一的准备,当然也就是那封以若水月之名写的血书。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结果比她预想的还要让人满意。唯独遗憾的是,他们似乎直到此刻都不相信此事乃她所为,乃她若水月所为。不过没关系,事情都还未结束。

    走过曲折游廊,在荷花池塘边,若水月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复杂的盯着前方,那个一脸醉意靠在池边的男人。

    他依旧是一身紫衣锦袍,只是不同的是,此时他俊逸的脸上不再有当初那自信阳光的笑容,有的除了无尽的忧伤就是愁容。

    若水月当然知道他之所以如此是为了什么,可她就是因此,看到他,她不光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更觉的很是自责。三年了,都已经三年了,为什么他就不能忘了那?还。。。

    然而就在这时,斜躺在地上的夏侯博轩突然发现了她。“呵呵。。。”冲她傻傻一笑后,他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酒壶摇摇晃晃的朝她走近。

    他还未走近,一大股酒味就扑鼻而来,顿时若水月就不悦的邹起了眉头。

    摇摇晃晃的站在她面前,夏侯博轩突然伸出手指着若水月笑道。“月妃?你是皇兄刚册封的月妃?呵呵。。。呵呵。。。”

    若水月不语,只是直直的盯着他。

    这时,夏侯博轩突然凑近若水月窃窃道。“你,你听说了吗?”

    “厄?”被他这么一问,若水月倒还真有些好奇。

    “听说了吗?听说,听说若水月,她,她的鬼魂,她的鬼魂昨晚回来报仇来了!而且。。。呵呵,真的是太好了。。。呵呵。。。”话还未说完,夏侯博轩就不停的傻笑起来。

    一时间若水月的眉头邹的更紧了。“别忘了,她的鬼魂是回来报仇的,是来向你皇兄索命的!”

    眯着眼,盯着若水月沉默了片刻,夏侯博轩又呵呵笑了起来。“那又怎么样?本王才不管她回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只要她回来就比什么都好!”

    “唉!”一时间若水月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说,她今晚还会来吗?”望着满池的莲花,夏侯博轩突然开口问道。

    顺着他的目光,若水月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不知道!”

    “没关系,本王就在这里等她,这里是她曾经居住的地方,本王相信她一定还会,还会来的!”说着,夏侯博轩又在他之前的位子上坐下了身。

    他眼中的坚持让若水月忍不住的一阵心疼。有那么一瞬间,若水月真像上前告诉他所有的真相,可最终她还是放弃了。“唉!那你自己慢慢等吧!我走了!”

    “昨晚,大半夜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雅轩殿?”刚迈出脚步,身后就传来夏侯博轩的话。他此刻的语调中完全没有丝毫的酒意,反而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寒意。

    顷刻间若水月的脚步就停在了原地,目光也在瞬间冷了几分。缓缓转过身,看着对面不停往自己嘴里灌酒的夏侯博轩,半晌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才终于扬起淡淡的笑意。“南伊王,我看你是真的喝醉了!”

    提开酒壶,夏侯博轩缓缓的抬起头,目光有些迷离的盯着若水月,似笑非笑的说。“是,本王现在是有些醉意了,可本王昨晚并未喝酒,所以,所以月妃娘娘是否能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那?”

    闻言,一时间若水月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起来。“南伊王,我想你不是看错人了,就是记错了!因为从昨晚到今早我一直都在自己的寝宫中,根本没离开过半步。所以。。。唉!一切都还是等南伊王你的酒醒后在说吧!”说罢若水月也不再和他多说,转身就朝前走去。

    在转身的那一刻,若水月完全没有注意到夏侯博轩眼中的冷冽和精明。

    同样的,夏侯博轩也没有注意到她眼中的阴寒和疑惑。这一刻不得不承认,对于夏侯博轩若水月突然产生了怀疑和防备。无论夏侯博轩对若水月有着什么样的感情,但现在的她在他眼中不是若水月,只是他皇兄的女人,是北辟国的公主,冷訾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