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一脸愤怒出现在面前的夏侯夜修,冷訾君浩眉头一紧很是不悦,但宽大的手却依旧紧搂在若水月的腰上。

    这样的无视让夏侯夜修的脸色一时间更是阴沉无比。

    “冷訾残月,你这是没脸再见朕了吗?”目光紧锁在冷訾君浩怀中的女人身上,夏侯夜修冷漠的开口道。

    闻言,原本惊慌失措的若水月顿时想到了什么,随即人也镇定了下来。只见她缓缓离开冷訾君浩的怀抱,转过身一脸清冷的盯着夏侯夜修。“恕臣妾无知,不知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身为堂堂的月妃,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别的男人。。。”

    话听到这儿,若水月便是明白他夏侯夜修究竟是什么意思了,只是他似乎忘了,现在她和他冷訾君浩的关系可是兄妹。

    偷情二字还未出口,夏侯夜修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随即闭上了嘴,目光不停的在两人脸上反复扫射了几次。是的,他们是兄妹,不可能偷情,可为什么,为什么在看到他们紧拥在一起的画面,自己心里会很是不爽,有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

    “北辟太子,这个时辰你似乎不该出现在朕的后宫吧?”一时间夏侯夜修将矛头指向了冷訾君浩。

    眉头一扬,冷訾君浩漆黑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寒光。“本宫没记错的话,南拓皇上曾说过,若本宫想念皇妹随时可以进宫看她。哼!真没想到,本宫这一来看到的居然是皇妹委屈流泪的画面。”说到此,冷訾君浩的脸色在顷刻间明显暗了许多。

    闻言,若水月顺势锦帕抚脸,很是委屈的嘤呜起来。然而此时她心里却不禁打起了鼓,奇怪!自己回来的时候明明就没有,那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哭过?还是说这皇宫里除了自己外,还有他的人?而且还是在监视自己?

    冷訾君浩的指责让夏侯夜修很是不悦,可看到若水月泪若梨花的模样,夏侯夜修原本紧绷的脸上顿时写满了无奈。哎!这次似乎真的是他错怪她了。

    注意到夏侯夜修眼中逐变的温柔,冷訾君浩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但很快却又被他完美的隐藏了起来。

    冰冷的手突然抚摸上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蛋,温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泪珠。“有什么委屈你尽管告诉皇兄,皇兄就算是豁出性命也绝不会让你受到丝毫伤害的。”

    他的手真的很冰,可他眼中的温柔,和他的话却让若水月有种被阳光照入心房的感觉,很温暖,很舒服。

    然,这话听在夏侯夜修的耳朵里却全是挑衅,阴冷的看着冷訾君浩,夏侯夜修冷漠的开口道。“北辟太子,此话严重了!既然月妃已是朕的女人,朕的女人朕自然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说罢,夏侯夜修伸手就将若水月从冷訾君浩的身边拉回了自己的怀里。

    龙涎香的香味传入鼻尖,这是属于他的怀抱,可对于他的怀抱若水月真的是很不喜欢,但绝世倾城的脸上却写满了受宠若惊。

    深沉的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冰冷的视线又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冷漠道。“但愿南拓皇上能说到做到。”说罢,夏侯夜修衣袖一挥转身就离开了鸾凤殿。

    望着那抹远去的身影,若水月一时间只觉自己的心也快要被他带走了似的。

    “月儿!”耳边温柔的呼唤将若水月险些远去的心给拉了回来。

    收回视线,若水月不语,只是目光迷离的看着夏侯夜修那张妖魅容颜。

    “还疼吗?”同样冰冷的手抚摸上若水月有些绯红的脸蛋,夏侯夜修温柔的问道。

    若水月依旧不语,只是一脸冷然的撇开了自己的脸。疼?这点疼比起灭门之痛算的了什么!

    看着眼前一脸愁容的女人,夏侯夜修无奈的开口道。“月儿,你还在生眹的气吗?”

    “还重要吗?”扯了扯嘴角,美妙的嘴角扬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

    这样的笑,看在夏侯夜修眼中有些心疼。“抱歉,月儿!在凤萱殿眹真的不知道你有苦衷,眹还以为你只是。。。”

    “和皇后争宠?呵。。。皇上大可放心,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臣妾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这样的自知之明臣妾还是有的!”一抹苦涩从若水月美妙的眼中一闪而过。是的,争宠她从未想过,因为那并非她真正想要的,她想要的只有复仇,用他们的血液去祭奠若家枉死的冤魂。

    “月儿,你别这么说,眹不是那个意思,眹只是。。。”

    “皇上!”若水月突然抬起头很是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什么都不用说了,臣妾都明白,毕竟皇后娘娘才是你真正心爱的女人,而我只是一个和亲的公主,皇上偏袒皇后娘娘也是理所当然的。”

    “月儿,朕。。。”

    不等夏侯夜修将话说完,若水月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也许这就是我悲哀吧!曾经不顾一切的逃离皇宫,为的就是找个心爱的男人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之前我一再的以为自己找到了,可没想到。。。真的,我现在真的认命。”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她。这样的她让他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是怜惜,是心疼,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她说的不错,她想要的,他的确给不了,也给不起。

    “皇上恕罪,臣妾真的乏了!”半晌不见夏侯夜修开口,若水月冷漠的开口道,说完转身就朝床边走去。

    见状,夏侯夜修也明白这种情况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也许更好。“那眹过些时候再来看你。。。”说罢,夏侯夜修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就走了出去。

    然而他刚迈出几步,身后就传来若水月漠然的声音。“皇上,不管此事是否真的是若水月的鬼魂作怪,都请皇上小心是好!也请皇上勿要错杀无辜!”

    闻言,夏侯夜修只觉有什么东西在心中激起涟漪。再回过头时,美人已经躺下。

    目光无奈的盯着床上那曼妙的身影看了半晌,夏侯夜修这才又迈出脚步离开了鸾凤殿。

    没有回头,若水月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床上,认真的听着夏侯夜修离去的脚步声。

    待脚步声消失在耳旁,若水月紧皱的眉这才缓缓的松开来,只是她美妙的眼眸中却多了几份暴戾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