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是夜,月亮从树梢升起,放出阴冷的光辉,越发使人感到寒冷。万点繁星如同撒在天幕上的颗颗夜明珠,闪烁着诡异的银辉。

    子时刚过,若水月便已一身渗人的妆容出现在了大殿。

    “厄!小,小姐?”看着突然出现的若水月,初月明显的吓了一大跳。她真的是现在这绝世倾城小姐,若水月?

    此时的若水月一身臃肿,白色的轻衣上满是斑斓血迹。丑陋肥胖的脸上,一双黑眸散发着如地狱般的阴寒,眼角处,鲜红的血液顺势挂在两侧。

    “吓着你了?”看着初月一副受惊的摸样,若水月若有所思的问道。

    “还,还好。。。”怔了怔,初月畏畏道。

    嘴角扬起一抹复杂的笑,若水月目光幽深的朝门外望去。“这就是曾经的我,一个又肥又丑的女人!”若水月此时的声音很空旷,空旷的让人感到既恐惧又悲哀。

    “厄?”很明显对于若水月的话,初月很是吃惊,她真的没想到,自己绝世倾城的主子曾经居然会是这副摸样。

    从记忆中抽回,若水月冷然启唇。“事情都准备妥当了吗?”

    闻声,初月猛然回过神。“都准备妥当了!人都已在外面侯着了。”

    “恩!”应了声,若水月就朝门外走去。

    殿外,昏暗的宫灯下,二十名女人直直的站在外面。她们着统一的宽大白衣,黑裤,戴有着相同容颜的人皮面具,此时就连她们曼妙的身材也是同样的肥胖。

    “属下见过主子!”见若水月出来,二十名女子整齐的单脚弯曲下跪,行礼道。

    “都起来吧!”见自己的二十多名属下居然能在她易容的情况下认出她来,若水月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她们的嗅觉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闻言,二十名女子随即整齐的站了起来。

    “丑时之前,我要让整个后宫因我若水月的‘鬼魂’陷入一片恐慌!”望着眼前那二十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丑陋容颜,若水月厉声下令道。

    “是!”整齐且低沉的声音回复在耳边。

    “去吧!一个时辰的时间,只要不出人命,随你们玩,当然时辰一到,必须在皇宫消失!”

    “是!”整齐的应了声,二十名女子在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鸾凤殿。

    缓缓回过头,看着款款走来的幽寒,若水月漠然的开口问道。“月珠怎么样了?”

    “喝了迷药,早已睡熟了!”看着眼前的若水月,幽寒只觉心中渗的慌。

    若水月点点头对幽寒叮嘱道。“记住了,从现在起你就是冷訾残月,别让我失望!”

    “是!”幽寒点点头应道。

    “恩,下去休息吧!”冲幽寒挥了挥手,若水月又将视线落在了初月的身上。“今晚你就别去了,留在殿里!”

    “可是。。。知道了!”初月还想说什么,可对上若水月那渗人的目光时,又硬是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看了眼两人,若水月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随即提起内力就朝上空飞跃而去。

    她今晚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凤萱殿的那位,她倪诺儿既然不相信她若水月的鬼魂回来复仇了,那今晚她就要让她亲眼看看。

    站在凤萱殿院外,若水月冷冷的看了眼守在门外直打瞌睡的两个侍卫,随后身轻如燕的越过了墙,犹如一只即将觅食的猫,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凤萱殿。

    此时凤萱殿内,几乎所有人都入睡。唯有倪诺儿寝宫的灯还亮着。

    轻轻凑上去,若水月在窗梳上扣了个小洞,目光阴冷的朝里面看去。

    美人榻上,倪诺儿姿态撩人的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只因男人背对着窗外,若水月并未看清对方的容颜。

    不过想来这个时辰能出现在皇后寝宫的除了夏侯夜修还会有谁。

    眉头一紧,若水月美妙的眸中染上了一片郁闷。既然夏侯夜修在,看样子今晚不是她该动手的时机。

    “你知道勾引我的后果是什么吗?”正欲转身离去,屋内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性感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刚迈出去的脚立刻就收了回来。那不是夏侯夜修的声音,那这倪诺儿是在偷情?可这男人会是谁?居然敢动皇帝的女人!

    再次朝屋内看去时,两人已在美人榻上翻云覆雨起来。

    见状,若水月的脸上不禁勾勒出一抹讽刺的笑。这一刻她真的很好奇,若夏侯夜修看到自己不惜一切深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偷情的画面,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那?这事情的发展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罢了,今晚就再让她倪诺儿再多痛快一晚吧!

    想到这儿,若水月转身就欲离开。

    然而她刚迈出脚步,瞬间,四周一片光亮。大批侍卫突然从院门外涌了进来将她团团围住。夏侯夜修坐在大门中央,一身黑色龙袍裹着他匀称健美的修长躯体,火光照在他那完美无瑕的脸上,给人一种妖娆魅惑的感觉。此时他正无所似事的玩弄着手上的血玉板子。

    突然的阵仗让若水月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眉头也在瞬间紧皱了起来。夏侯夜修?

    四目相对,若水月在他冰冷的眼中清晰的看到了残戾冷峻的杀意。

    “若水月!”目光阴冷的看着火光下若水月那张丑陋的脸,夏侯夜修阴沉的开口道。是她,真的是她,没想到三年了,她居然还活着。

    若水月不语,只是一脸防备的盯着夏侯夜修。说实话,她还真没料到夏侯夜修居然会在这里埋伏她,他不是说什么都不相信是她若水月回来复仇的吗?

    重重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呼!真是没想到,你这丑八怪的命居然如此的硬,到现在都还活着!”

    若水月丑陋的脸上突然扬起残忍的笑,美妙的黑眸内此时一片嗜血的寒冷。“废话,在未亲手活剥了你和倪诺儿那个贱、人之前,我若水月怎么会甘心惨死!”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不怒反笑了起来。“就凭你?哈哈,你拿什么来向朕报仇?用你这身丑陋的肥肉?”说着夏侯夜修漆黑的双眼一时间睁的老大。

    若水月似笑非笑的点点头。“你别说,杀你,就凭我这身肥肉还真是足够了!”是啊!只要拿掉这身肥肉后的她,想杀他还不容易吗?可惜,她才不会让他那么便宜的死。

    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直到现在你都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