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如星辰般美妙的黑眸中染上一抹令人窒息的怨气,丑陋的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恭喜你,答对了!从你灭我若氏一门开始,在我若水月的字典里就没有死这个字了!不过比起现在的你,我若水月还真的算是幸运的了!”

    眉头一紧,夏侯夜修是一脸的疑惑不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闻言,若水月一时间笑的更欢了,只是这笑容里却满是‘同情’。“怎么?既然你夏侯夜修要来此处埋伏我,难道都不会事先来此探明情况吗?”

    此时夏侯夜修更是听不懂她的话了。只是紧皱着眉头,目光阴冷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说真的,之前我还真的恨你恨的入骨,可这一秒我却真的很是同情你那!”

    “同情?哼!丑女人,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朕身为一国之君,还用的着你一个丑陋的孤女来同情?哼!真是笑话!”

    “的确,这还真是个大天的笑话!夏侯夜修,你身为一国之君,就为了一个女人,一个还是称之为你嫂子的女人,不但枉杀忠诚于你的若氏一门,居然连一手将你养大,视你为己出太后也狠心毒杀了。结果那?呵呵!结果居然被那女人却给你戴上了顶南拓最大的绿帽子!哈哈,哈哈。。。”想到刚倪诺儿和别的男人颠鸾倒凤的风骚摸样,若水月就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该死的女人,你。。。”一时间夏侯夜修是龙颜大怒,愤怒的话还未说完,目光就被凤萱殿内倪诺儿所居住的房间的灯光给吸引了。都这个时辰了,她还未就寝在做什么?

    注意到夏侯夜修的视线,若水月笑的更是开心。“之前我还真不知道倪诺儿那个贱、人究竟有什么能将你迷得神魂颠倒的,不过现在我算是真的明白了!的确,倪诺儿在床上的那个风骚劲啊!凡是个男人看了都想上她。”

    闻言,夏侯夜修只觉有什么冰冷的利刃在他心上划过。有些疼!但更多的却是怒火。目光阴冽的朝凤萱殿看了眼,回头,夏侯夜修就厉声下令道。“来人啊!将这肮脏的贱、人给朕拿下!”不管她这话是真是假,他都绝对不会让她看到她想看到的一幕。

    夏侯夜修话刚落便见他身后的一黑衣侍卫拔剑就急速朝若水月的要好杀去。

    清冷的风吹过脸颊,乌黑的发丝顿时随风飞扬起来。

    面对急速刺来的厉剑,若水月却纹丝不动,只是轻轻的闭上了眼。

    在厉剑即将刺入她身体的瞬间,她丑陋的脸上突然堆起轻蔑的笑意,只是轻盈的一个侧身,她便轻易的躲过了对方的利刃。就这么简单的一招,她便明白,眼前的这名侍卫武功虽高,但却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再睁眼,眸光一沉,若水月急速的一个转身就来到了侍卫的身后,没有丝毫的犹豫,若水月提起内力就是狠狠得一掌打在侍卫的身上,顿时一口赤红的鲜血就从该侍卫的嘴脸喷了出来。

    见状,夏侯夜修的脸色在顷刻间沉了下去。如幽远般深邃的黑眸中是阴寒,更是诧异。他怎么也没想到,才短短三年的时间,这丑八怪不但学会了武功,且看她这一掌就知道她的内功有多深厚了,冷凌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主子。。。厄,噗。。。”想要再提起内力朝若水月攻去,可刚提起内力,又是一口鲜红的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冷笑一声,若水月很是‘好心’的劝住道。“我劝你还是别妄动内力了,小心火毒入侵肺脏,到时候就是大罗神仙下凡可都救不了你了!”

    “你。。。”闻言,看着一脸得意的丑女人,冷凌气愤的起身就欲朝她攻去。

    然而他还未来得及迈出一步,就被身旁的夏侯夜修厉声叫住了。“退下!”

    “是。。。”狠狠得瞪了眼若水月,冷凌这才不甘的退到了夏侯夜修的身后。

    复杂的看了眼冷凌,夏侯夜修的视线才再次落在了若水月那张丑陋的脸上。“交出解药,否则朕定让你生不如死!”

    面对夏侯夜修地狱修罗般冷冽的威胁,若水月却毫不在乎。“你认为我还是曾经那个手无缚鸡之力,能任你宰割的弱女子吗?哼!夏侯夜修,你太小看我若水月了!”说罢,若水月衣袖一挥,数百支细小的毒针瞬间从她衣袖中飞出。

    只是眨眼间,前一秒还将她团团围住的侍卫们,便纷纷倒了下去。

    看着眼前倒了一地的侍卫,夏侯夜修更是怒不可遏。只见他眸光一沉,提起内力就朝若水月急速攻去。

    若水月还未来的及反应过来,狠狠的一掌已打在了她的心堂处,顿时一股腥甜的味道涌了上来。

    突来的疼痛让若水月原本得意的脸上,一时间写满了难以置信。她一直都清楚夏侯夜修的武功很高,可她却怎么也没料到,他的武功居然高到如此的深不可测。她居然连他什么时候出手都未看清就挨了一掌。

    体内是翻滚的血腥味,若水月咬咬牙,想要将涌上喉咙的血液硬咽下去,可她还未来及咽下去,刺眼的血液就已从她嘴里蔓延出来。

    虽然看不清若水月此时的脸色,可从她挣扎的眼中,夏侯夜修便已清楚,这一掌让她伤的不轻。

    然而尽管如此,夏侯夜修却依旧没有想要放过她的意思。只见他迅速上前,死死的抓住她下颚,满是暴戾的双眼直直的盯着若水月那张丑陋的脸。“在朕眼中,无论是三年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都依旧可以任朕随意宰割!”

    “你。。。”怒视着眼前的男人,若水月心中虽恼,但却不敢随意乱动。只因担忧脸上的易容面具脱落,暴露出她此时的身份来。

    “识相的交出解药,朕也许会看在你我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留你一具全尸,否则。。。哼!这五马分尸的滋味可不是你能承受的!”夏侯夜修的声音很轻很轻,却让若水月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那一刻,恍惚眼前站着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从地狱来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