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片刻的沉默后,若水月丑陋的脸上突然扬起讽刺的笑。“夏侯夜修,我不得不怀疑你的智商!既然我若水月敢孤身前往你皇宫,就早将生死抛之脑后,你认为你的威胁对我真的管用吗?”话刚说完,若水月便清晰的感觉到下颚的疼痛在他夏侯夜修的手中逐渐加深。

    抓着若水月的下颚,夏侯夜修突然将自己的俊脸凑近她。“三年了,你不光容颜依旧让人恶心,就连这性格,都依旧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将你撕碎!朕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你。。。这是?你不是若水月?你究竟是谁?”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那紧抓着若水月下颚的手,就已察觉到了易容面具的存在,随即厉声从若水月质问道。

    闻言,若水月脸色一变,心中大叫不妙。

    “说,你究竟是谁?是谁派你来的?”见若水月不语,夏侯夜修又厉声质问道。

    若水月不语,只是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副若有所思的盯着一处。必须得赶紧想法闪人,否则自己现在的身份可真就要暴露了!

    片刻的等待后,夏侯夜修是彻底的没了耐心,只见他眸光一沉,抓着若水月脸上的易容面具,就一把扯了下来。

    见状,若水月来不及多想,提起内力,衣袖用力一挥。原本一片光明的灯火在顷刻间灭了下来,一时间四周一片昏暗。

    面具已拆,可昏暗的光线让夏侯夜修根本无法看清眼前女人的真正面目。“该死的。。。”见状,夏侯夜修忍不住的咒骂了句。

    好险,真的好险,就差一点就。。。呼!若水月此时是狠狠得松了口气。

    “掌灯!”暗黑中,听见女人松了口气的声音,夏侯夜修憋一肚子的怒火,厉声下命道。

    闻言,若水月刚放下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来不及多想,忍住伤口的痛,若水月转身就欲离开。

    然而,哪怕在黑暗中,高手就高手,夏侯夜修轻易的就察觉到了她的动作,上前就要阻止她离去。

    嗅到夏侯夜修靠近的气息,若水月美妙的眸中突然闪过一抹狠冽,只见她掏出怀中的暗器就朝夏侯夜修的方向射去。趁夏侯夜修躲暗器的时间,撒腿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待灯火再次燃起时,那还有什么女人的身影,有的除了她留下的毒针暗器外,就只剩下还残留着她汗水的易容面具。

    “主子。。。”见人逃走,冷凌上前小心翼翼的唤了声。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眯着眼,一脸危险的盯着女人逃走的方向。这女人究竟是谁?为何会冒充若水月来复仇?而且还对若水月的性格脾气如此的了如指掌?

    嘎吱!就在这时凤萱殿的门突然打开了。

    只见倪诺儿一身性感薄纱,带着宫女琼花姿态妖娆的走了出来。

    “皇,皇上?”见夏侯夜修这个时辰居然出现在自己的凤萱殿,倪诺儿明显一惊。

    倪诺儿此时的妆容和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惊慌,让夏侯夜修不禁想起‘若水月’刚嘲笑的话语。随即眉头一紧,脸色难看的朝凤萱殿内看去。

    夏侯夜修眼中的冷漠和他的视线令倪诺儿的心又是猛的一紧。

    火光下,倪诺儿有些苍白的脸上勉强堆起了笑。“皇上,这么晚了,你怎么会???”

    “怎么?难道这个时辰朕就不能出现在这儿吗?“不等倪诺儿将话说完,就被夏侯夜修厉声给打断了。

    闻言,倪诺儿心中又是一紧。他的态度怎么突然这般的冷漠?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吗?想到这儿,倪诺儿不禁担忧的朝身边的琼花看了眼。

    琼花不语,只是若有所指的朝倪诺儿眨了眨眼,示意要她镇定些。

    接到琼花的示意,倪诺儿是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一副楚楚可怜的走到夏侯夜修的身边望着他。“臣妾没那个意思,臣妾只是想说,皇上为何来了,却不进屋,而是?啊!这是???”话还未说完,倪诺儿这是才注意到了那倒了一地的侍卫,随即恐慌的叫了起来。

    冷冷的看了眼一脸受惊的倪诺儿,夏侯夜修难得的没有上前安慰,而是转身就朝凤萱殿内走去。似乎想要验证一下,那名女人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皇上。。。”见状,倪诺儿担忧的看了眼身边一脸冷然的琼花,拔腿就朝夏侯夜修追了上去。

    倪诺儿的寝宫。

    夏侯夜修并未进去,只是站在门口,犀利的目光在屋内四处察看。

    低垂的纱幔,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金凤腾飞的香炉中,青烟依旧寥寥升起。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上,被褥整整齐齐叠放在上面。

    看到这儿,夏侯夜修那紧皱的眉头这才缓缓的松开。

    “皇上,怎么站在这儿不进去?”走上前,倪诺儿迅速的将自己的寝宫扫射了一周,在确定无误后,这才缓缓抬起头,一副满目柔情的冲夏侯夜修问道。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未就寝?是在做什么?”没有回答倪诺儿的话,夏侯夜修只是冷热的看了她一眼,便走了进去。

    跟上去,倪诺儿美妙的脸上扬起淡然的笑。“天气太热,睡不着,闲得无聊,就坐着作画,哪知这一画就忘了时辰!”说着倪诺儿指了指桌上那副墨迹还未干的画。

    看了看桌上的画,又看了看那整整齐齐的被褥,夏侯夜修那看向倪诺儿的目光这才温柔了些。“你身子弱,还是早些就寝。。。太热就命多送些冰块来!”

    注意到夏侯夜修的变化,倪诺儿那颗悬着的心这才重重的放了下去。“谢皇上关心!”

    “恩,睡吧!”淡然的点点头,夏侯夜修转身就欲离开。

    见状,倪诺儿急忙拉住夏侯夜修的手臂。“皇上,已这么晚了,臣妾想。。。”

    倪诺儿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已明了他的意思,可此时的他却不像往常一样,为眼前的美人留住。只见他轻轻推开倪诺儿的手,漠然的开口道。“朕还有事要处理,你自个先睡吧!”说罢,抬起脚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虽然眼前的一切都已证明了诺儿是清白的,可不知道为何,面对此时的她,他心中却依旧有种说不清的抵触。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你倪诺儿的眸色明显的沉了下去。他这是?真的是要处理什么事那?还是看出了什么?

    再回头,身后早已没有那个‘琼花’的身影。看样子他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