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待夏侯夜修等人的脚步声彻底的消失在了耳旁,藏身于凤萱殿旁假山中的若水月这才捂着伤口缓缓的走了出来。

    此时她绝世倾城的脸上是一片苍凉的惨白,漆黑的眸中是隐忍的痛。原本完美的计划,现在却。。。

    目光幽怨的朝夏侯夜修离去的方向看了眼,若水月捂着伤口就急忙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若水月刚走过转角处,一个身影突然无声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阴暗的树阴下,看着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男子,若水月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随即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冰冷的眸中全是杀意。“你。。。”

    “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若水月刚开口,黑影突然激动的走了上前。

    苍白的月光下,若水月这才看清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男子。他不是别人,正是这冰冷皇宫中,唯一时刻惦记着她的男人,夏侯博轩。

    温柔的目光在看清眼前女人的瞬间,夏侯博轩的漆黑的眸中换上一片冰冷。“月妃?”

    若水月不语,只是下意识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这个时辰,月妃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看着一脸苍白的女人,夏侯博轩紧皱着眉头质问道。

    眸光一转,若水月苍白的脸上勉强撑起笑。“这天太热,本宫闷的慌,这不就出来走走,只是没想到,逛着逛着就走到了这儿!”

    闻言,夏侯博轩冰冷的脸上反而扬起了笑,只是这笑的确是如此的讽刺。“逛逛?月妃真是奇人啊!这逛着逛着却逛出一身的血来!本王真是佩服!”

    随着夏侯博轩的目光,若水月这才注意到自己白色的纱裙上居然满是刺眼的鲜红。顿时若水月的眉头就紧邹了起来,这血,想必是夏侯夜修的侍卫喷上的吧!可现在。。。

    片刻的沉默后,若水月苍白的脸上再次扬起了笑。“怎么?南伊王到这个时辰了酒还未醒吗?本宫身上这那是血?明明是红色的梅花啊!”

    “你。。。月妃,你当本王是傻子吗?是血是花纹都分不清吗?”此时夏侯博轩只觉心中一团怒火在燃烧。这女人,还真是牙尖嘴利啊!

    扬扬眉,若水月很是无辜的笑了笑。“本宫怎敢那!本宫的意思是说南伊王想必是喝多了,所以这不眼花了!”

    “你。。。”

    “夜已深,本宫就不奉陪了,先行回宫了!”不等夏侯博轩将话说完,若水月就打断了他。说完,若水月转身就朝前方走去。

    “冷訾残月你。。。”愣愣的盯着女人离去的背影,突然一抹阴冷的笑意从夏侯博轩脸上划过。只见夏侯博轩突然提起内力就朝若水月飞跃而去。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气息,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邹了起来。她知道,夏侯博轩就在身后,她更知道,他绝对还会有下一步动作的。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否则她会武功一事岂不曝光!

    看着女人曼妙的倩影,夏侯博轩迟疑了下,最终还是运息起内力,挥掌就朝女人的身后攻击而去。

    杀气已靠近,有那么一刻,若水月真的很想翻身躲过这要命的攻击,可一想到后果,她那紧握的拳头最终还是缓缓的松开来,轻轻的闭上了眼眸。

    眨眼间,厉掌已打在背上,顷刻间若水月只觉自己的内脏如陷入火海般,痛苦难耐。鲜红的血,止不住的从她嘴里涌出,在她雪白的衣裙上渲染出一朵朵妖娆的花。

    看着女人那被血染红的白裙和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夏侯博轩的眉头一时间邹的更深了。一种说不出的愧疚涌上心头!她,她真的不会武功?可为何她会一身是血的出现在凤萱殿?

    “月妃,我。。。”伸手想要扶住那摇摇欲坠的女人。

    可夏侯博轩的手刚触碰到她,就被她冷冷的打开了。

    芊芊玉手颤抖的抹去自己唇边的血迹,若水月复杂的看了眼夏侯博轩,捂着胸膛处,转身就朝鸾凤殿的方向走去。

    身上原本就有伤,因为他这凶猛的一掌,她差点小命呜呼。按道理她该恨他,可一想到他因为曾经的自己,颓废的摸样,心中的恨意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毕竟现在的她对他来说,就只是一个妃子,一个危险人物的妹妹。

    看着女人脚步蹒跚虚弱的消失在夜色中,夏侯博轩只觉心口被什么无声的划出一道伤痕,隐隐作痛。他不明白,为何看着女人的背影,他脑海中会闪过那张丑陋却很倔犟的脸-若水月!

    平时一刻钟的路程,若水月今天用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硬撑着回到了鸾凤殿。

    鸾凤殿外,初月和幽寒早已等在哪儿了。

    见若水月满身是血,狼狈又虚弱走来,两人先是一愣,随及立刻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若水月,难以置信的惊呼道。“主子,你这是?”

    已没力多余的力气回答两人问题,若水月只虚弱的吩咐道。“扶我去进去,准备疗伤药水!”

    “是!”闻言两人不敢怠慢,扶起若水月就往鸾凤殿走去。

    两人没有将若水月扶回她的寝宫,而是将她安排在一处秘密的偏殿内。毕竟已她现在的身体,要是夏侯夜修突然闯来,那可真就坏事了!

    褪去若水月身上的血衣,两人又小心翼翼的将若水月扶进药水之中。

    “初月,这是???”看着墨青色的药水中满是毒蛇虫蚁的尸体,幽寒猛的一震,惊愕的冲初月问道。

    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幽寒,初月冷热的解释道。“毒水,主子的疗伤圣药!”

    “什么?那主子。。。”幽寒还想问什么,这时初月突然投来警告的目光,示意她闭嘴。

    见状幽寒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最后果然还老实的闭上了自己的嘴,朝木桶中的若水月看去。

    木桶中,毒水因为若水月的运功疗伤,逐渐开始沸腾起来,慢慢的,原先墨青色浑浊的毒水也逐渐变的清澈起来。

    眼前的状况让幽寒又是大吃一惊。这毒居然。。。

    半个时辰后,浑浊的毒水已彻底变的清澈无比。反而是若水月,此时她原本雪白的肌肤居然一片铁青。

    “退下,没有我的吩咐,不许任何人进来!”就在这时,若水月突然张开了眼。她的声音虽弱,可她此时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却让人忍不住的一颤。

    “是!”应了声,两人便急忙的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