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房门刚关上,就被人从外面猛的一脚踹开了。

    突来的巨响让木桶中的若水月很是不悦的蹙了蹙眉,张开眼,满目冷冽的朝来人看去。

    只见冷訾君浩一身玄色锦袍站在门口。

    看清来人,若水月眸中的冷冽瞬间消失不见,换上一抹浓郁的柔情。这个时候他的到来对她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安慰!

    看着门口的男人,若水月苍白的脸上勉强撑起一抹笑意,很是虚弱的问道。“都这个时辰了,你怎么来了?还以为你早已。。。”

    啪!若水月话还未说完,冷訾君浩上前就是狠狠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笑容还僵在唇边,一巴掌下来,若水月整个人顿时就蒙了!猩红的血液,不停的从她嘴角蔓延出来,她都没有察觉到。

    “小姐!”

    “殿下!”冷訾君浩突然的动作惊的门外初月两人大呼道。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主子?主子正在运功疗伤,殿下这么一来不是会害主子走火入魔吗?

    从两人的惊呼中回过神,火辣辣的脸颊便已清楚的证实了刚的一切不是她的幻觉。只是,这心中的刺痛。。。

    再次抬起眼帘,此时若水月眼中的柔情早已不复存在。冰冷的目光紧锁在冷訾君浩那张美的令人心弦的脸上,直到这一刻,若水月才注意到,冷訾君浩那满是愤怒的脸!

    “气也发过了,主子若没有其他事,那就请回!”美妙的眼眸一颤,若水月冷漠的开口道。虽然不解他为何如此,不过这对她来说也并不重要!毕竟一个主子的称呼已拉远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也正是因为那主子二字,让冷訾君浩的脸色顷刻间变的更为难看。“若水月,你。。。”

    “若主子认为这一巴掌不够解气,也可以继续!”不等冷訾君浩愤怒的话说完,若水月就冷漠的打断了他。

    “小姐,你这是。。。”

    初月刚开口,耳边就传来若水月厉声的命令。“你们两都给我退下!”

    “可。。。是!”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初月和幽寒这才又退了出去,最后还‘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在房门关上的同时,若水月也轻轻的拉下了眼帘,不再去理会那正怒视着她的男人!也许真的只有不在乎,这心才不会因他而颤抖,因他而痛。

    “你今晚去哪儿了?”半刻的沉默后,冷訾君浩再次开口问道。

    没有睁眼,若水月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讽刺的笑意。“去哪儿了?哼!主子你又何必明知故问那?属下的。。。”

    那一句一个的主子属下,听在耳朵里,冷訾君浩只觉十分的刺儿,不容她将后面的话说完便厉声打断了她。“行了!你别一口一个主子属下的!”

    嘴角讽刺的笑不但没有褪去,一时间更加浓郁起来。“事实罢了!你是主子,而我,就只是你的一名属下而已!”

    “哼!”一声冷哼,冷訾君浩讽刺的开口道。“若你真将我当做你的主子,你今晚会如此的轻举妄动吗?”

    眉头一扬,若水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是的,她的确没将他当作自己的主子,而是。。。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她自作多情而已吧!否则他怎会对她的伤势毫不过问,只是一再的兴师问罪?

    “你知道不知道,若非今晚你擅自行动,我。。。”

    “哇。。。”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木桶内正运功疗伤的若水月因再次分神,一口鲜红的血顿时忍不住的冲她嘴里喷了出来。

    “你?你受伤了?”直到此时此刻,冷訾君浩这才注意到那一脸苍白的女人并非在沐浴,而是在自个疗伤。

    若水月不语,只是微微紧了紧自己的眉头,似乎不愿再和他多说什么。

    “你。。。呼!”女人的冷漠让冷訾君浩一时间又是一阵怒火,可看着她苍白的脸,他又是硬将火气给压了下去。“臭丫头,脾气还真不小!”说着,冷訾君浩上前就一把抓住若水月的手,诊断着她的脉搏。随即眉头就紧紧的邹了起来。她的伤居然。。。

    张开眼,狠狠得瞪了眼面前的男人,若水月是猛的抽回自己的手。“别碰我!”

    一时间冷訾君浩又是一肚子的火。“你这丫头,真的是。。。该死的,真是败给你了!”说罢!冷訾君浩也不敢若水月愿不愿意,硬是将她从木桶中抱了出来。

    “放开,你给我放开!”一碰上她,若水月就不停的挣扎起来。

    啪!挣扎中若水月无意反手就是狠狠得一个巴掌打在冷訾君浩的脸上。

    顷刻间时间如同停止一般,手中还抱着女人,冷訾君浩人却在瞬间愣住了,俊美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此时不光冷訾君浩,就连若水月自己也都傻住了。她不是故意的,只是。。。

    “我。。。”若水月刚开口想要解释,然而这时猛的回过神的冷訾君浩是想也未想就将怀中的女人猛的丢到了地上。

    “厄。。。”突来的疼痛,让若水月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惨白。她就那么愣愣的趴在地上,不敢相信的盯着眼前一脸怒气的男人。这一刻她身上的痛比起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的那两掌似乎伤的更深,也更痛。

    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脚下的女人,冷訾君浩的目光突然变的阴寒无比。“若水月,不要以为本宫宠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以下犯上!记住了,本宫才是主子,而你,不过是本宫的一名奴婢!若这样的事还有下次,就别怪本宫对你不客气!”世间他可以容忍一切,可以容忍对人对他拳打脚踢,可以容忍对他刀剑相向,但绝对不能容忍别人闪他耳光。而她居然。。。

    冷訾君浩的语气很轻,很轻,然而却足够击溃若水月筑起的心房。原来一切的一切到头来都真的只是她若水月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原来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真的可以抹去一切过往。主子,奴婢!是啊!这才是他们真正的关系!

    “你好自为之吧!”衣袖猛的一挥,冷訾君浩转身就离开的偏殿!

    在他冷漠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的瞬间,一颗晶莹的泪珠终于忍不住的划过若水月那绝世倾城的轮廓。顽固的心上,一道裂痕越来越深,似乎稍不注意,便会彻底的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