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冷訾君浩刚走到正殿,便见一抹倩影突然藏了起来。

    眉头一紧,冷訾君浩不悦的厉声道。“出来!”

    话刚落,便见幽寒小心翼翼的从角落走了出来。她一身青色薄纱轻裙,胸前的丰满和身下的私、处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充满了诱惑。

    突来的春光让冷訾君浩喉头一紧,身下有什么开始躁动起来。

    看着幽寒脸上那张专属于若水月的绝色容颜,冷訾君浩不自觉的邹了邹眉。“你在这儿做什么?”

    “属下,属下不放心主子的伤势,所以,所以过来看看!”望着冷訾君浩那张美的让人心弦的容颜,幽寒轻咬着红唇,柔声回复道。

    再次将幽寒上下打量了一遍,冷訾君浩心中顿时便已明白了什么,随即嘴里勾勒出邪魅的笑。“你还真是有心啊!这大晚上的,为了看你主子,你居然还故意换了身如此诱人的衣裙,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有心勾引本宫那!”

    “属下。。。属下不敢。。。”冷訾君浩脸上的笑,让幽寒一时间有些看呆了,心中原本准备好的话语,一时间被她忘的是一干二净。

    “哦?看来是本宫自作多情了!也罢!那你就去看你家主子吧!”故作无奈的扬扬眉,冷訾君浩说罢就欲离开。

    然而他刚迈出脚步,手臂就被身后的女人给拉住了。

    柔情的看着冷訾君浩那张俊美的脸,幽寒很是纯真的眨了眨眼,发嗲的唤道。“殿下。。。”

    “小妖精!”见状,冷訾君浩嘴角邪魅的笑意逐渐变的浓郁起来,眼中的情、欲一时间也更加高涨,抱起面前的女人就朝若水月的寝殿走去。

    欲火焚身的两人,此时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身后那抹幽怒的目光。

    翌日,卯时。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一夜的追捕搜查却依旧没有那名‘冒充’若水月的女子的下落,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站在了鸾凤殿的门外。

    迟疑了片刻,夏侯夜修潜退了身后的侍卫,走了进去。都一天了,她的气也应该消了吧!

    门口一脸倦意的侍卫们见夏侯夜修到来,急忙打起精神,行礼道。“见过皇。。。”

    礼还未行完,便见夏侯夜修冷然的冲侍卫们摇摇头,示意他们别出声,免得吵醒睡梦中的美人。

    穿过大殿,夏侯夜修脚步轻盈的来到若水月的寝宫。然而刚踏进寝宫,夏侯夜修就被里面的画面给惊呆了。

    奢华无比的房内,四处散落着衣物,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上,美人赤身裸、体躺在男人的怀中。凌乱的床铺和美人雪白肌肤上那一抹抹刺眼的痕迹便已说明了经历过的一切。

    顷刻间,一股无法控制的怒火顿时就接管了夏侯夜修所有的情绪,如幽寒般漆黑的眸中是嗜血的杀意。这该死的贱、人,她居然,居然。。。

    这时,初月从偏殿走了出来,见夏侯夜修浑身散发着杀气的站在若水月的寝殿门口,心顿时就被提了起来。他,他这是发现什么了吗?

    故作镇定的走上前,初月欠身行礼。“奴婢见过皇上!”

    然而此时的夏侯夜修那还听的见别的声音,此刻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床上那对狗男女的身上。成千上百种酷刑在他脑海中闪过,对于背叛他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手软,他会让她知道,背叛他的下场是多么的恐怖!

    注意到夏侯夜修眼中那嗜血的杀意,初月忍不住的一颤,迟疑了片刻,还是走了上前,顺着夏侯夜修的视线朝殿内看去,在看清殿内的情况时,初月顿时就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啊!!!娘娘!”

    一时间初月的尖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更惊醒了沉睡中的人们。

    床上的两人闻声惊醒过来,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见夏侯夜修浑身杀气的站在门口,一时间都有些愣住了。

    不光他们,就连闻声赶来的宫女太监,侍卫看到眼前的画面顿时都惊呆了。月妃,堂堂的月妃居然被皇上捉奸在床,而且对象居然还是她的亲哥哥。

    也就在这时,夏侯夜修这才看清了‘奸夫’的真面目,只是他怎么也没料到这’奸夫‘居然就是她‘冷訾残月’的亲哥哥,冷訾君浩。

    “冷訾君浩!”冻结人心的话几乎是从夏侯夜修的齿间逼出来的。怎么会是他?他们这,这不是乱伦吗?

    闻声,冷訾君浩是猛的回过神,先前一瞬间的惊慌早已消失不见。看着身边那几乎赤裸的女人,冷訾君浩俊美的脸上一时间写满了不敢接受。“月,月儿?你,你怎么?本宫,本宫为什么会在这儿?”事已至此,冷訾君浩也清楚现在做什么解释都是多余,那还不如装糊涂来的好。

    恐慌中,冷訾君浩的话语,顿时让幽寒领悟到了什么。只见她一把扯过一旁的被褥严实的盖在自己赤裸的身上,漆黑的眼眸中满是难以接受和羞愧。“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着说着大颗大颗的泪珠不停的划过精美的轮廓。

    夏侯夜修不语,就那么一脸冷漠的盯着两人。只是不得不承认,两人的对话,让他的确对此产生了怀疑。怀疑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谁暗中设计的,毕竟他们是兄妹,而且就算他们不是真的兄妹,那以冷訾君浩的聪明才智也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光明正大的和自己的‘妹妹’行苟且之事不说,居然还会被他夏侯夜修‘碰’个正着。

    余光注意到夏侯夜修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迟疑,冷訾君浩清楚,看这情况夏侯夜修应该是开始相信他们是被人设计的了,毕竟在世人眼中他们可是兄妹,哪怕现在这女人不是真正的若水月。

    思及此,冷訾君浩脸色一变,更是懊恼的将手抓入自己那乌黑的发间,漆黑迷人的眼中此时满是悲痛与愤怒。。。

    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冷訾君浩,一直浑身颤抖哭泣的幽寒突然披着被褥缓缓的走下床,来到夏侯夜修面前,此时她绝美的脸上是痛,是悲,更是恨。“臣妾,臣妾。。。请皇上为臣妾做主啊!”说罢,幽寒是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其实这一刻她害怕的不止是站在自己面前的夏侯夜修,还有那正在偏殿养伤的若水月,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和殿下。。。她还不活剥了自己?毕竟之前她已不止一次的警告过她,要她离冷訾君浩远些,可现在。。。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冷冷的盯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月妃’,做主?这主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为她做!

    看着做戏的两人,夏侯夜修身后的初月脸上忍不住的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片刻的沉默后,夏侯夜修又将视线落在冷訾君浩那满是悲痛的脸上,冷热启唇。“北辟太子,不管怎么说,你是不是也该给朕一个满意的交代?”

    闻言,一抹冷冽从冷訾君浩眼中一闪而过,再次看向夏侯夜修,冷訾君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道。“南拓皇上你放心,给本宫半个月的时间,本宫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

    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月妃’夏侯夜修终于点点头。“好,就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夏侯夜修的话让幽寒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了下去。因为她相信,只要给殿下一点时间,殿下就一定有办法为两人脱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