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目光冰冷的扫射了眼四周的人,夏侯夜修突然厉声命令道。“此事若是谁敢说出去,朕定让他生不如死!”

    “是。。。”闻言,众人浑身一颤,随即退到了一侧。

    “呜呜。。。皇上。。。”狠狠得抽泣了几声,幽寒突然抬起楚楚可怜,好不委屈的冲夏侯夜修唤道。是对他下令的感激!

    看着她那副美的惊心动魄的脸蛋,夏侯夜修伸手欲将她扶起来,然而他冰冷的手刚触碰到女人的手就猛的缩了回来。

    见状,幽寒猛的一怔,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很是委屈的看着夏侯夜修。“皇上这是不相信臣妾吗?”

    闻言,夏侯夜修只觉一道灵光从脑门闪过。“传云嬷嬷,刘嬷嬷。。。”没有理会脚下的女人,夏侯夜修只是突然冲门外吩咐了声。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云嬷嬷和刘嬷嬷很快的被人带了过来。“老奴见过皇上!”

    “你们两立刻替月妃检查,检查她昨晚究竟有没有欢好的痕迹!”复杂的看了眼幽寒,夏侯夜修沉声命令道。无论这女人多么的绝色,多么的让他心动,但若她真的和她的亲哥哥,冷訾君浩有了夫妻之实,那他夏侯夜修就绝对不会容忍。而且这究竟是陷害,还是事实,也只有拿证据说话了。

    夏侯夜修的话让幽寒是猛的一惊,随即一脸担忧的朝冷訾君浩看去。

    然而此时此刻,冷訾君浩似乎也显的有些无能为力,眉头紧皱的同时手也紧握成了拳头。

    “皇上,你,你这是?你还是不相信臣妾是吗?”强忍着自己的颤抖的身子,幽寒悲哀的望着夏侯夜修问道。

    夏侯夜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朕不相信你,朕只是。。。罢了,一切都等检查完毕再说吧!”

    “不,我不要检查,我不要。。。”夏侯夜修话刚落,幽寒就大叫起来,随即起身就欲躲开两嬷嬷。

    幽寒的举动让夏侯夜修顿时就有些动怒了,她这是做贼心虚吗?

    目光冰冷的看了眼‘月妃’夏侯夜修回头就冲身后的侍卫厉声道。“你们还愣住做什么?还不赶紧上前帮忙。。。”

    “是。。。”几个侍卫猛的一惊,应了声就急忙上前帮忙。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侍卫嬷嬷,幽寒只觉自己的心都快提到喉哝了,人也随之一步步往后退去。现在可该怎么办?怎么办?

    无论再怎么躲闪,幽寒最后还是被侍卫嬷嬷们带去了另一个偏殿。

    看着那被拖走的女人,冷訾君浩那紧皱的眉头一时间皱的更深了,看向夏侯夜修的目光一时间也变的暴戾阴冽起来。现在他对幽寒的怀疑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不理会旁人,更不理会对面冷訾君浩那双冷冽的双眼,夏侯夜修就那么直直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检查的结果。没人知道,这短短的一盏茶的时间对他夏侯夜修来说是多么的煎熬。有,还是没有在他脑海中已不知来来回回徘徊多少次了。

    很快云嬷嬷等人就带着幽寒走了出来。

    “结果怎么样?”不动神色的吸了口气,夏侯夜修冷冷的开口道。

    看了眼众人,云嬷嬷这才缓缓上前,一脸惶恐的看着夏侯夜修。“回皇上的话,月妃娘娘昨晚的确有欢好的迹象,且不止一两。。。”

    云嬷嬷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故作镇定的脸上,便已是一片冰冷,似乎稍不注意就会将整个世界都冻结一般。果然,他们果然还是。。。

    闻言,幽寒的脸上顿时一片苍白,目光无奈又担忧的朝冷訾君浩看去。

    四目相对的瞬间,冷訾君浩急忙就转开了自己的视线。此刻此刻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是好了,毕竟现在的局面他始终理亏。。。

    夏侯夜修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冷厉地瞪着幽寒,那眼神像要射出火花一般。见状幽寒羞愧地急忙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幽寒此时的羞愧让夏侯夜修只觉怒火在胸中翻腾,似乎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一般。

    片刻的沉默后,夏侯夜修忍着颤抖终是开口道。“月妃冷訾残月不贞,将其打入冷宫。。。”

    “皇上。。。”闻言,幽寒顿时就瘫坐在了地上,不敢相信的唤道。这一刻她似乎已能看见那个叫若水月的女人狠狠折磨自己的画面。

    嫌恶的看了眼脚下的女人,夏侯夜修阴冷的目光又紧锁在了一只沉默不语的冷訾君浩的身上。“北辟太子,记住了,你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闻言,冷訾君浩不禁冷哼一声。“半个月的时间?哼!现在还重要吗?你南拓皇上不是都已做出了处罚不是?”

    扬扬眉,夏侯夜修却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看样子北辟太子是误会朕的意思了,这半个月的时间只是给你北辟太子的,而非给她冷訾残月的!而且冷訾残月的不贞已是事实,所以。。。太子你还是好自为之吧!”是的,这半个月的时间只是给他冷訾君浩的,若半个月后他依旧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也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夏侯夜修,你。。。”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将这肮脏的女人给朕拖下去。”不容冷訾君浩愤怒的话说完,夏侯夜修就打断了他。

    “是!”闻言,两个侍卫两边夹起幽寒就朝门外走去。

    阴冷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夏侯夜修衣袖一挥,转身就跟着走了出去。

    “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了?这么吵。。。”就在这时一阵如泉水般轻盈的声音从角落传来出来。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纷纷闻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