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愣愣的站在原地,绝世倾城的脸上是无奈,那开满倾世桃花的眼中,更是化不开的忧伤。

    那一刻,众人似乎在她美妙的眸中看到了那被狂风雨水吹的漫天飞扬的落英。让旁人看的一片心疼。。。

    若水月忧伤的视线终是落在了幽寒的身上,充满诱惑的红唇微微轻启。“若不喜欢我,可以骂我,可以打我,甚至可以杀了我,可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折磨我?陷害我?为什么一定要冒充我和我皇兄发生关系?”如泉水般轻盈的声音里是气愤,是忧伤,更是无奈。

    “我没有,你胡说。。。”众人对若水源的怜悯之色让幽寒心中一阵惊慌。可嘴上还是不服输的反驳道。

    “胡说?是啊!我也真的希望自己在胡说,可是事实已摆在了面前不是吗?呼!真的,不管这个计划的主谋是谁,我都不得不说声厉害。。。首先是将我弄晕,转移到偏殿,再冒充我和皇兄发生关系,然后再故意被皇上捉奸在床,不但坐实了我冷訾残月不贞,背叛皇上的事实,更给我们兄妹俩背上一个乱伦的骂名。。。高,高,真的实在是太高明了!”

    听若水月这么一讲,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目的?给这个绝色妃子背上骂名的同时,完美的将她除去?的确,这种事在这勾心斗角的后宫可是常有的事情。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神情复杂的看着若水月眸中那飘摇的落英。难道她才是真的冷訾残月?这一切都是有人设计想要除去她结果?

    若水月的话和众人眼中的动容让幽寒深知自己大事已去。而若水月眼底的狠辣更已决定了她最后的命运。。。反正终是一死,既然如此,死也要拉她若水月垫背。

    幽寒突然冲上前,对着夏侯夜修大喊道。“不,不,事实不是那样的,不要相信她,她其实就是。。。”

    听到此,若水月便已清楚她的下文是什么,心中一紧,随即不动声色的冲初月使了个眼色。

    幽寒话刚说到重点,只见初月突然指着幽寒下颚大叫起来。“呀!皇上,娘娘你们看她下颚的是什么!”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都朝着幽寒下颚仔细望去。

    面对众人突来的目光,幽寒第一反应就是心虚的赶紧捂住自己的下颚,然而因为初月的提醒,幽寒下颚那微微翘起的易容面具一角此时格外明显。

    谁真谁假,此时此刻已一目了然了。

    眸光一沉,夏侯夜修看向幽寒的目光冷冽如冰。这该死的女人,不但假冒月妃,居然还借着月妃的身份给自己戴绿帽子,害的自己险些冤枉了月妃。实在是可恶至极!

    “来。。。”

    “来人,给本宫扯去她的易容面具,本宫倒要看看这险些将本宫冤死的人就是是谁!”夏侯夜修刚开口,若水月便已猜到了下文,于是急忙开口气愤的打断了他。虽然两人意思相同,可这不同的嘴里说出,意义也就不同了。

    一时间幽寒的两眼睁的老大,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若水月。“你。。。厄。。”

    幽寒的话还未说完,脸上的易容面具就被突然上前的侍卫一把扯了下来。

    当看清易容面具下的容颜时,众人又是猛的一惊。这不是月妃娘娘身边的宫女幽寒吗?

    注意到众人眼中的惊愕,若水月流光一转,随即难以置信的跌退了几步。“幽,幽寒?怎么?怎么会是你?为什么会是你?”

    盯着若水月那张做戏的脸,幽寒鄙视的冷哼一声。“这点主子你不是比谁的清楚吗?”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我冷訾残月扪心自问对你不薄,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忽略掉幽寒的话,若水月是既受伤又气愤的冲幽寒质问道。

    厌恶的盯着若水月那张虚伪的嘴脸看了片刻,幽寒一脸的不甘于幽怨瞬间被一阵无辜代替。“是啊!主子对奴婢不薄,奴婢为什么要背叛主子那?主子,这些不都是你吩咐奴婢做的吗?”行!既然你若水月要做戏,那我幽寒也只有奉陪了!

    闻言,众人的目光一时间又齐齐的落在了若水月的身上。

    见状若水月是猛的一怔,指着幽寒气愤的开口道。“你,你胡说。。。”

    “胡说?主子,你可不能冤枉奴婢啊!奴婢所做的一切可都是按照主子的吩咐办事的!”注意到若水月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慌张,幽寒心中是一阵欢喜。

    “你。。。是啊!是本宫吩咐你的,是本宫吩咐你将本宫迷晕后假冒本宫,和本宫的皇兄乱伦,又是本宫吩咐你被皇上捉奸在床,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本宫活腻了,荣华富贵过腻了,想要被皇上打去冷宫找死。。。满意了?”说完,若水月意味深长的冲幽寒扬了扬眉。想和她斗,还嫩了些。

    “你。。。”被若水月这么一吼,一时间幽寒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的话。的确,这一切的一切对她都没有丝毫的好处,甚至会要了她的命。想要将一切都推到她身上的确说不过去。除非她是傻子,可是她是吗?不是,不但不是,甚至可说是聪慧过人。所以。。。

    “还不从实招来,说,究竟是谁指使你陷害月妃的?”听到这儿,夏侯夜修已彻底的失去了耐心,眸光一定,冰冷的冲幽寒厉声质问道。这是他的皇宫,是他的天下,这宫里的阴谋诡计,勾心斗角他怎会不清楚,只是这次无论是谁,都做的太可恶毒了。所以这次他一定要追出这幕后真凶给月妃一个交代。

    缓缓抬起头,毫无畏惧的对上若水月那冰冷的黑眸,幽寒一字一句坚定的开口道。“是她,是她若水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指使我的!”

    在听到若水月三个字的瞬间,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狠狠得颤了颤。最终还是被她说出来了!

    “若水月?”意味伸长的念了句,转眼间,夏侯夜修是一阵暴怒。“放肆。。。事到如今还敢将此事推到一个死人的身上,看样子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说实话的!来人。。。”

    闻言,幽寒不恐反而笑了起来。“呵呵,皇上,似乎你还没听明白奴婢的话,奴婢说的是她,是她若水月,她冷訾残月真正的身份就是若水月!”说着幽寒的手直直的指着若水月。

    此时面对幽寒的指认,若水月却闲的格外镇定。完全一副与己无关的摸样。是的!若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不是若水月,那又怎叫别人不相信那!

    出乎幽寒意料,夏侯夜修只是深邃的看了眼眼前那绝世倾城的美人,随即便夸张的大笑起来。“你说什么?你说月妃就是若水月?哈哈。。。哈哈。。。这可是朕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是啊!一个丑陋无比,一个绝世倾城,是谁都无法将两人联想成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