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的笑声和若水月嘴角那抹轻蔑的冷笑,使得幽寒的心顿时就绷了起来。他,他居然,居然不信自己说的。

    笑止的瞬间,夏侯夜修目光冷冽如冰的盯着幽寒,厉声道。“看来不给你用点刑,你是不会说实话的。。。来人,大刑伺候!”

    顷刻间,幽寒整个人顿时就瘫了下去。

    “慢着。。。”侍卫刚上前就被若水月给叫住了,转过头看向夏侯夜修,若水月一脸善样的开口道。“皇上,让臣妾再问问吧!毕竟臣妾和她主仆一场,着实不忍看她受刑!”

    目光心疼的盯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看了片刻,夏侯夜修终是点点头。“你啊!就是心太善。。。去吧!”

    睫毛微微一颤,若水月低头羞涩一笑,便迅速上前朝幽寒走近。“幽寒,若你心里还有一点点念及你我主仆间的情意,你就如实说了吧!”

    幽寒狠狠得朝地上吐了口吐沫,鄙视的瞪着若水月。“收起你那张虚伪的嘴脸,我看了恶心。。。”

    闻言,若水月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漆黑的凤眸中尽是狠毒之色。因为她此时的姿态正好背对着众人,所以她根本毫无顾忌的怒视着幽寒,诱人的红唇无声的张了张。“你想要找死吗?”

    无声的话语让已做好一死决心幽寒忍不住的一颤。这样的她更让人感到恐惧!

    凤眸不动声色的往身后一瞥,见众人都直直的盯着她们,若水月又轻声开口道。“幽寒,本宫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可不管怎么说,在本宫心里一直都将你当做亲姐妹,所以只要你能如实说出背后主使者,本宫就算豁出性命,也定向皇上求情饶你一命!”

    幽寒不语,只是紧邹眉头,愣愣的盯着若水月。这女人太危险,若一步走错,可真就是万劫不复之地啊!

    又不动声色的瞥了眼身后众人后,回头若水月又无声的冲幽寒开口道。“想要活命,就给我老实点,按我说的去做,否则这后果可不是你一死就能解脱的。”

    闻言,幽寒的眸孔在瞬间放大,漆黑的眸子里尽是惊恐。她懂她的话,她指的是背叛之血,能让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背叛之血。

    见状,若水月波光一动,不动声色的朝幽寒靠近了几分,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同时将一块玉佩急速的塞进了幽寒的衣兜内。

    “你,想知道答案,就下地狱问阎王吧!”气愤的盯着若水月看了半晌,幽寒突然眸光一沉,趁若水月不备,挥动手掌就是狠狠一掌打在若水月的心堂之处,顿时若水月就被这掌震退了几步。

    “月妃。。。”

    “娘娘。。。”见状,众人惊呼道。

    看着那摇摇欲坠的女人,夏侯夜修的心顿时就绷了起来,随即上前就扶住了她。“月妃,你没事吧?”看着此时毫无血色的若水月,夏侯夜修担忧的问道。

    苍白的脸上勉强撑起笑,若水月轻轻摇了摇头。“皇上放心,臣妾,臣妾没。。。呕。。。”话还未说完,鲜红的血顿时就从若水月的嘴里喷了出来。

    “月妃,月妃。。。”看着怀中意识逐渐淡薄的女人,夏侯夜修只觉自己的心顿时被扯了起来。“来人,快,快传御医!”猛的回过头,夏侯夜修对着身旁的太监就是一阵咆哮。

    “是。。。”太监猛的一惊,急忙应了声就匆忙跑了出去。

    突然的状况,让一旁一直冷眼旁观冷訾君浩顿时有些懵了。他不清楚,这究竟是她若水月做的戏,还是真的因他的关系,她和她的丫鬟闹翻了。可不管这是真是假,但这一刻他的心真的因她苍白的脸色和她嘴角那抹刺眼的红而担忧,心疼了。

    “月妃,月妃。。。”夏侯夜修又是几声呼叫,可此时的若水月犹如睡着了般,毫无反应。

    看着晕死过去的若水月,幽寒不禁冷笑一声。笑她若水月的高明。。。

    闻声,夏侯夜修是猛的抬起头,如一只暴躁的雄狮,怒视着幽寒。“你这贱、人,月妃好心为你,你居然出手伤她不说,还在此幸灾乐祸,可真是恶毒至极,来人啊!将这女人给朕拉下去,凌迟处死!”

    虽然早有一死的准备,可在听到凌迟处死时,幽寒的身子还是忍不住的一颤。

    “是。。。”接到命令,两个侍卫上前就欲将幽寒架起带走。

    然而两侍卫刚触碰到她,就被她轻易的躲了过去。随即被褥一紧,提起内力就朝门外匆忙逃去。虽然她若水月保证会救她一命,可此时此刻不得不说,她真的信不过她。

    见女人即将逃走,夏侯夜修眉头再次一紧,猛的回头冷冷的看了眼自己身后的侍卫冷冽。

    随即便见冷冽突然迅速的转移倒了幽寒的对面,厉剑来回间,幽寒整个人就已到在了冷冽的脚下,鲜红的血不停的从她四肢血脉流出。四肢静脉具断,便已是个废人了。

    突来的疼痛让幽寒难以直接这突来的状况。是的,她都还未反应过来,更没看清对方如何出手,自己居然就已成了一个废人。

    恍惚间,只见该侍卫又朝自己靠近,幽寒第一反应就是躲开。然而这次侍卫并未向她动手,只是拾起她身旁的一块玉佩,缓缓朝皇上走去。

    “主子。。。”没有多言,冷冽只是将手中的玉佩交给了夏侯夜修。

    看着血玉上那条绚烂的凤凰,和那背后的令字,夏侯夜修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这是,这是专属于皇后的令牌,怎么会,怎么会在这个丫鬟身上?难道说着丫鬟是皇后的人?而且一切的一切都是???再后的事

    情,夏侯夜修一时间已不敢想了。

    一声叹息,夏侯夜修略显无奈冲侍卫吩咐道。“将她的尸首给她主子,皇后娘娘送去!”是的,只是尸首,活人话太多。。。

    闻言,幽寒不惊不恐易不叫,只是冷笑着朝夏侯夜修怀中的女人看去。高,实在是高。。。不但轻易的除去了她,更借此将这口黑锅背在了皇后倪诺儿的身上。若水月啊!若水月!放眼望去,看样子这深宫之中还真没有谁能是你的对手啊!罢了罢了,此事的确不怨你无情,要怨也只能怨我自己不该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缓缓抬起头,朝那俊美的让人心动不已的男人望去。与此同时,幽寒狠狠得咬破了自己齿间的毒药。。。若有下辈子,不求别的,只求你能真真正正的看我一眼,便足矣!

    泪水划过面颊的同时,幽寒永远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