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相对于幽寒的多情,冷訾君浩却闲的格外的无情。因为从始至终,他冷訾君浩的视线都没有因她幽寒而停留片刻。毕竟对他来说,她幽寒只是他一时泄愤的工具而已。

    很快幽寒就被人抬了出去,而御医也及时的赶了过来。

    半个时辰后,御医是一脸惶恐的来到夏侯夜修跟前。“皇上,月妃娘娘伤势是暂时止住了,只是。。。”

    “只是什么?说。。。”见御医吞吞吐吐的样子,夏侯夜修就是一阵心烦。

    “回皇上的话,娘娘伤及五脏,且伤势严重不说,她体力还存在数种剧毒。。。”

    “什么?巨毒?”御医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惊愕的打断了他。

    此时不光夏侯夜修就连同在若水月房间的冷訾君浩也是大吃一惊。剧毒?他怎么不知道?

    惶恐的抬头看了眼夏侯夜修,御医点点头。“是的,虽说娘娘的伤势是暂时被臣用药暂时压制住了,可因为娘娘体内不但有伤更有毒,所以最多一年,娘娘便。。。”

    “行了,说重点,究竟要如何才能让月妃痊愈?”后果他已不想再听下去了,他要的只是结果。

    “这个。。。”片刻的沉默后,御医这才为难的开口道。“现在若想治愈,也只有用七彩血狐之血,加以数十种珍贵药材配制服食。这其他珍贵药材都还好办,唯独这七彩血狐。。。”

    七彩血狐,乃当今世间难得一见的圣药。其全身雪白,异常聪明,唯独不同点,便是它那双比天空还要蔚蓝的眼睛。之所以称其血狐,是因为若需它为药,便每天必须以鲜血喂食与它,直到它全身皮毛变为血色,才具备疗效。

    “七彩血狐?”眉头紧了紧,夏侯夜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于七彩血狐他还是了解的,其生存之地极其阴寒不说,且七彩血狐最为喜爱在薄冰间筑穴,对于血狐这般体型若小的动物可行,但若体型稍大些便会沉入冰河之中,更别说人了。而且七彩血狐速度之敏捷,绝非一般人能捕捉的到的,更何况是在薄冰之上。

    就在夏侯夜修思索间,冷訾君浩突然起身,朝床上的若水月走去。

    坐在床边,看着若水月那毫无半点血色的脸蛋,冷訾君浩的眉头已紧紧拧成了一团。若早知她伤势是这般的严重,那昨晚他是说什么都不会那般对她的。只是,她身上的数种剧毒究竟又是怎么回事???一年?只有一年的时间了!

    “月儿。。。”想到只有一年的时间,冷訾君浩就觉自己的心生生的扯的疼。

    “将你的脏手给眹拿开!”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突然出现在冷訾君浩身旁,一脸暴戾的将若水月的手从冷訾君浩手中抽了出来。

    手心突然的空,让冷訾君浩一时间是怒火中烧。

    腾的一声站起身,冷漠的盯着夏侯夜修,冷訾君浩没好气的开口道。“南拓皇帝,别忘了,本宫是他的皇兄!”

    “是,你是她的皇兄,可你别忘了,你和她可。。。”

    “乱伦是吗?南宫皇帝你可别搞错了,和本宫有夫妻之实的不是她,而是她的丫鬟,那个设法想要陷害她与本宫的女人。。。今天的错不在本宫,而在你南拓皇宫那些争宠的女人。当然,今天的事本宫说什么都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旦被本宫查出主谋,南拓皇帝,到时你可别怪本宫不顾你南拓颜面!”不容夏侯夜修将话说完,冷訾君浩就厉声打断了他。现在无论这事实是怎么样的,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她若水月的计划,计划背这口黑锅的究竟是谁。

    “你。。。”冷訾君浩的话,使得夏侯夜修一阵语塞。他说的没错,他是她的皇兄,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他的错,他只是被人陷害。可不知为何,每每一想到他和她相拥站在一起的画面,自己就有种被人背叛的感觉,恨不得撕碎他们。

    冷冷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冷訾君浩便不再理会他。只是俯身紧握了握若水月的手,柔声道。“月儿,你放心,皇兄说什么也都不会让你有事的。”说罢,衣袖一甩,转身就朝外面走去。七彩血狐!无论你是何方神圣,本宫定将你擒到手。

    望着冷訾君浩离去的身影,又回头看了看床上沉睡的女人,夏侯夜修又是一阵叹息。也许真的是眹自己想多了吧!

    而这边,刚接到月妃与其皇兄偷人乱伦消息的倪诺儿,忙不迭的命人招来云妃林云裳,兰妃顾书兰,含妃安含烟,宁美人宁飞莲,许昭仪许乐双等妃嫔。

    一时间凤萱殿内坐满了等着看好戏的妃嫔。

    “皇后娘娘,此话当真?那月妃果真和北辟太子乱伦?”兰妃理了理自己的衣裙,一脸八卦的问道。

    “那是?不然你认为本宫唤你们来是做什么的?”眉头一扬,倪诺儿一脸痛快的说道。

    “可这事,皇后娘娘又是从何得知的那?”一向以胸大无脑出名的云妃,此时却一脸机警的看着倪诺儿。

    闻言,倪诺儿有些不悦的白了她一眼。“本宫自有本宫的法子,别说那鸾凤殿了,在这整个皇宫之中,只要本宫想要知道的消息,还没有得不到的。”

    “是吗?”一声冷笑,云妃理了理依旧一脸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你。。。”

    “好了,好了,自家姐妹,何必为此伤了大家的和气那!”见两人争锋相对,兰妃急忙出来做了个和事老。

    此时兰妃的话却让一直冷眼旁观的含妃嘴角忍不住的勾勒出一抹讽刺之色。姐妹?哼!这深宫之中那有什么真正的姐妹?

    闻言,两人相对白了眼,这才都闭上了自己的嘴。

    “皇后娘娘,你不会打算就这么让姐妹们在这儿等着消息吧?”这时一脸好奇的邓昭仪开口问道。

    眉头一扬,倪诺儿缓缓看向邓昭仪。“那依你之见?”

    “我们何不去鸾凤殿凑凑热闹?”眨眨眼,邓昭仪一脸坏笑道。

    “好主意!”眉头一挑,兰妃赞同的点点头。

    “说去就去,姐妹们,我们走,却看看这乱伦究竟是如何的精彩!”

    说着众妃嫔纷纷起身,浩浩荡荡的朝鸾凤殿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