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此时的鸾凤殿内气氛一片凝固,众人都担心着她们主子的身体状况,说实在的,主子对他们都很是不错,而且从未将他们当奴婢看过,无论是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会想着他们。而现在。。。若主子真出什么意

    外,那他们可该如何是好啊!

    这时月珠一脸匆忙的跑进院子,见众人一脸难看的守在殿外先是一愣,随后很是吃惊的问道。“你们都在外面做什么?”

    没人理会她的话,都只是默默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众人的反应让月珠很是无奈,扯扯嘴角,月珠一脸讨好的上前挽上初月的手臂。“初月姐姐,她们这都是怎么了?主子那?”

    “这一大早的,你刚上哪儿去了?”没有回答月珠的话,初月眸光一斜冷冷的反问道。

    “我。。。没什么,就是身体有些不适,去了趟御医院!”眉头一扬,月珠喃喃笑道。

    “是吗?”冷冷的瞥了眼月珠,初月不再说话,只是抽回自己的手,朝一旁走去。

    初月的冷淡让月珠心中一怔,可看她此时的样子,她也不敢再问什么,只是目光偷偷的朝内室望去。

    内室中,若水月依旧沉睡着,而夏侯夜修侧坐在她的床边,紧握着她冰冷的手,目光幽深的想着什么。

    “皇后娘娘,云妃娘娘,含妃娘娘,兰妃娘娘到。。。”这时一声高亢的声音打破了鸾凤殿的凝固。

    闻声,夏侯夜修是猛的从沉思中回过神,目光阴冷的朝外瞥了眼。

    “奴婢(奴才)见过皇后娘娘,云妃娘娘,含妃娘娘,兰妃娘娘!”看着那一副傲慢走来的倪诺儿及满是幸灾乐祸的众妃嫔,众人虽有不甘但还是纷纷下跪行礼道。

    “都起来吧!”冷眼朝四周扫射了一圈,未见皇上和月妃身影,倪诺儿不禁一愣很是疑惑?难道这么快皇上就处决完毕了吗?

    “你家主子那?”看出倪诺儿的疑惑,兰妃冷然的冲初月问道。

    欠了欠身,初月漠然的回答道。“回娘娘的话,主子在内室。。。”

    “内室???”闻言,倪诺儿眉头一扬,带着众妃嫔就急忙朝内室走去。

    脚步声越走越近,就在众人即将踏进内室的瞬间,夏侯夜修突然伸手死死的‘掐’着若水月的脖子,满脸暴怒的叫道。“你这个贱人,朕对你不薄,你居然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看朕不掐死你。。。”

    几个女人刚走进内室就看到如此一幕,顿时几人先是一怔,随即纷纷露出一脸幸灾乐祸的笑意。

    收尽是脸上的笑意,倪诺儿突然故作惊慌的上前,制止住夏侯夜修那双‘越勒越紧’的手。“皇上息怒。。。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你再这么下去月妃可真就断气了啊!”看着若水月那张毫无血色的脸蛋,倪诺儿很是‘好心’的劝住道。

    见状,一旁的几个女人是面面相觑,心里对倪诺儿是一阵鄙视。她倪诺儿还真是够虚伪的,心里明明希望皇上活活的掐死月妃,而这行为却。。。

    恶狠狠的瞪了眼倪诺儿,夏侯夜修是一脸暴躁的推开她制止的手。“给朕滚一边去。。。”

    “皇上,你这又是何苦那!虽说月妃和北辟太子做出如此令人羞愤的事,可不管怎么说月妃也是北辟国公主啊!若皇上就这么杀了她,这北辟皇那也不好交代不是?”故作无奈的叹了可惜,倪诺儿很是惋惜的‘劝’说的。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终于将自己的手从若水月的脖子上收了回来,缓缓转过头一脸冰冷的看着倪诺儿。“那依皇后之见???”

    闻言,倪诺儿心中是一大欢喜。“依臣妾之见,不如先将月妃打入冷宫,作为对北辟国的尊重传书与北辟皇将此事如实告知,对此,臣妾相信北辟皇应该不会多加干涉。。。最后对于月妃不贞的惩罚,皇上大可毁其容。而且既然她这般的喜欢偷人,那直接将其送去军营充为军妓好了!”对月妃这样的惩处,是她第一次见到她这张绝世倾城的脸蛋时就想做的事情了。可一直苦寻没有机会,而现在。。。还真是天助我也啊!

    倪诺儿的一番惩处,说的一旁众妃嫔是纷纷皱眉。对于她,几个女人此时只能用一句成语来形容,心如毒蝎。。。比起她的惩处,也许一死反而是种解脱。

    不光几个妃嫔就连夏侯夜修在听闻她的意见后,都不禁紧蹙起了眉头。似乎直到这一刻,他才看清她这个女人原来是这般的恶毒。

    夏侯夜修如此阴冷的目光让倪诺儿心中一颤。可脸上还是故作淡定的笑道。“皇上认为臣妾的建议如何???”

    “好,好,好。。。”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沉默了片刻后终于点点头,意味深长的吐了三个字。

    “那皇上。。。”

    “朕倒是好奇,皇后究竟是如何得知月妃和其皇兄,北辟太子做出如此令人羞愤的事的那?若朕没记错的话,此事除了当事人及鸾凤殿的几名宫女太监和朕的几名贴身随从知道外,可就没人知道了。而且。。。”这是夏侯夜修停了停,目光越发阴寒的盯着倪诺儿。“而且从始至终,知情的人都从未离开鸾凤殿半步,那皇后你,还有你们又是从何得知的那?啊?”说着,夏侯夜修突然冲着几个妃嫔也质问起来。

    夏侯夜修最后一声怒吼,惊的几个女人是浑身一颤,随即纷纷跪倒在地。他们怎么也没料到皇上居然还会突然来这么一招。

    片刻的惊恐后,还是倪诺儿最先找回了自己。欠了欠身倪诺儿很是委屈看着夏侯夜修。“这不是皇上你说的吗?我们姐妹几人一进来就看到皇上你死死掐着月妃的脖子,怒吼着:你这个贱人,朕对你不薄,你居然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话还未说完,倪诺儿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