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注意到倪诺儿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惊慌,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不禁露出讽刺的笑。“怎么?皇后不继续说下去?”

    倪诺儿不语,只是紧咬着下唇一脸不安的看向一处。说下去,现在要她怎么说下去,因为夏侯夜修刚的话里,从未提到过冷訾君浩只字半语,而自己这么一来不是不打自招自己在这鸾凤殿内按了眼线了吗?只是,让她真正困惑的是,他突然唱这么一出究竟是为了什么?要是按照以往,他不是该听从自己的建议,将那个女人打入冷宫的吗?可现在???他那话又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在试探自己什么吗?

    一声讽刺的冷笑。“朕真的很是好奇,皇后为何会说月妃是和其皇兄做出令人羞愤的事的?还有,这一大早的,你们这些女人跑来鸾凤殿又是为何?”

    倪诺儿依旧不语,只是紧邹着眉头看了眼夏侯夜修,最后又将视线落在了床上那一脸苍白的女人身上。也直到此时,她才注意到,床上的女人似乎从她们进来开始,就未曾做出半点动作,就如陷入了沉睡一般。可既然她是睡着了,那皇上刚掐着她的脖子说的话?难道?难道是故意让我们误会,从而。。。一时间不详的感觉涌遍倪诺儿全身。

    冷漠的瞥了眼倪诺儿,夏侯夜修的视线终于落在了那还跪在地上的几个女人身上,声音极其阴冷的质问道。“说吧!你们这一大早的相约来鸾凤殿做什么?或者你们是听了谁的指使?”说着,夏侯夜修又目光幽深的朝一旁的倪诺儿瞥了一眼。

    夏侯夜修的话让地上的几个女人为之一震。。。

    当然也包括了那一脸漠然的倪诺儿。

    缓缓转过头,倪诺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夏侯夜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抬头望着一脸怒容的夏侯夜修,几个女人是面面相觑。此时此刻皇上的意思已然明了,只是,若说出实情,就怕这皇后报复啊!可是,若不说出,那皇上这边???

    一番犹豫过后,几个女人同时在地上轻轻的磕磕头,很是为难得看了眼倪诺儿,最后异口同声的怯怯道。“是,皇后娘娘。。。”

    “哦?皇后什么?兰妃你说。。。”夏侯夜修意味深长的应了声,看着顾书兰问道。

    没被点名问道的松了口气,而被点名问道的,则哭丧着一张脸,很是无奈的看了眼倪诺儿。

    倪诺儿不语,可她那看向顾书兰的目光中却尽是威胁。。。

    片刻的沉默后,顾书兰终是无奈的开口道。“是,是皇后娘娘告知我们,说她得到消息,月妃和北辟太子冷訾君浩乱伦被皇上捉奸在床,所以我们才。。。”

    “才赶来看这出‘好戏’?”不等顾书兰说完,夏侯夜修就冷漠的打断了她。

    没再开口,顾书兰只是无奈的点点头。

    “哼!真没想到朕的爱妃们,居然还是如此爱戏之人,既然如此,朕成全你们,从明日起,你们就全都去梨园看个够吧!没朕的吩咐不得踏出梨园半步。。。”

    “皇上。。。”闻言,众妃嫔是一阵惊呼。梨园固然是个好地方,可哪些都是歌姬,舞姬,及戏子们呆的地方,她们身为堂堂的娘娘怎么可以。。。而且没有皇上的吩咐不得踏出半步?那不就是变相的将她们都打入了冷宫吗?

    不理会妃嫔们那一张张哭丧的脸,夏侯夜修只是缓缓的将视线转到了倪诺儿的身上。“皇后现在你是否能告诉朕,你的消息又是从何得知的那?”

    眸光一沉,对上夏侯夜修那双冰冷的眼,倪诺儿不答反问道。“皇上,有话不妨直说!”

    “你。。。好,很好,那朕问你,今天这事,究竟是你倪诺儿得到的消息还是你一手策划的?啊?”倪诺儿此时的态度让夏侯夜修更是龙颜大怒。这女人,看样子真的是被自己给宠坏了。

    眉头一紧,心也在瞬间被提了起来。看着一脸怒容的夏侯夜修,倪诺儿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皇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声冷哼。“什么意思?哼!朕还从来不知道朕的皇后居然如此的“心思缜密”“聪慧过人”啊!连如此阴狠恶毒的计谋都想的出来!”

    如此讽刺的话,听进耳朵里,如数百支针刺入心里。“恕臣妾愚钝,不明白皇上的话!”

    “愚钝?呵,要是皇后你都愚钝,那我南拓国可真就没有聪明的人了!真不明白是吗?那朕问你,这买通月妃的丫鬟幽寒,命其迷晕月妃将其转移,再戴上月妃的易容面具设计和北辟太子做鱼水之欢,然后再故作被朕捉奸在床,如此一系列恶毒计划的主谋难道不是你吗?”

    听闻皇上的话,众妃嫔是一脸恍然大悟的盯着倪诺儿,难道她之所以会知道此事,根本不是谁给她告密的,而是这一切原本就是她策划的。之所以告知她们并非什么真正的邀她们看好戏,为的就是借她们掩盖此消息最初的由来?可恶,就是因此才害得她们将被困入梨园。。。

    “什么?”直到此时此刻,倪诺儿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中自己居然无辜背上了别人的黑锅。

    “若你坦白承认,朕也许会看在你我夫妻一场的份上,从轻处理,否则。。。”

    “否则就要杀了臣妾是吗?”望着夏侯夜修眼中那决绝的目光,倪诺儿感觉自己的心痛的都快要裂开了。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冷冷的盯着她。杀她?他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只是。。。

    华贵的脸上扬起苦涩的笑。“没想到和皇上夫妻多年,在皇上心中臣妾居然是如此的不堪。。。皇上,扪心自问,除了对付姓若一族臣妾的确手段残忍了些,臣妾何时还加害过她人?”

    夏侯夜修依旧保持着沉默,只是此时他的眉头邹的更紧了。的确,她说的没错,除了若氏一族,她的确没有故意加害过他人。可那时是因为自己全身心都在她的身上,只要她想要的,想做的自己基本都会满足她。然而自从冷訾残月的到来,自己对她溺宠便逐渐不复存在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若她想要除去月妃也不无可能啊!

    见夏侯夜修依旧保持着沉默,一时间倪诺儿脸上的苦涩是越发浓郁。“还真是讽刺。。。你我四年多的夫妻感情,却敌不过这刚来不久的绝色佳人来的重要。”曾经的山盟海誓还在耳边,可眼前的男人却是如此的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