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倪诺儿眼中的悲哀让夏侯夜修有些不忍,可一想到今天的种种,还有那直到现在一直昏迷不醒的女人,他又硬下心肠,满脸怒容的盯着倪诺儿狠狠的质问道。“现在你只需要告诉眹,此时究竟是不是你做的?”

    微微闭了闭眼,再睁开,倪诺儿苦涩的笑了笑。“若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

    闻言,夏侯夜修是狠狠的叹了口气,似乎想要强忍下心中的怒火。“不是你?呵呵,那你能告诉眹,你的皇后凤令去哪儿了?”

    一提到皇后凤令,倪诺儿的脸色在顷刻间变的一片惨白。若没记错,之前为了能让他随意进出皇宫,自己已将凤令给了他,而这皇后凤令自然也在他的手中,只是皇上为何会突然提起皇后凤令?难道说???

    “怎么?难道皇后凤令已不再你的手中?”见倪诺儿不语,夏侯夜修是冷冷的追问道。

    “当然还在臣妾手中,只是如此贵重之物,臣妾怕弄丢了,所以一直放在凤萱殿!”心虚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倪诺儿急忙开口说道。

    一声冷笑,夏侯夜修缓缓的掏出怀中的皇后凤令。“那皇后是否能告诉眹,这又是什么?”

    看着夏侯夜修手中晃荡的皇后凤令,倪诺儿的眸孔在瞬间放大,惊愕无比的愣在了原地。怎么会?这皇后凤令怎么会在皇上的手中?难道说他???不,不可能,若和他之间的事暴露了,那皇上怎么会容忍自己活到现在。可这皇后凤令???

    “皇后现在是否能给眹一个合理的解释?”怒视这倪诺儿,夏侯夜修很是生气的开口道。

    心虚的蹙了蹙眉,片刻的沉默后,倪诺儿再次抬起头对上夏侯夜修那双冒火的双眸。“难道皇上就凭这区区的一块凤令就给臣妾定下了罪行?”

    “哼!那皇后对于这块凤令又该做如何解释?若不是做贼心虚,皇后你为何说谎?”对于倪诺儿的狡辩,夏侯夜修是感到越发气愤。

    扬扬眉,倪诺儿很是镇定的开口道。“其实这块凤令臣妾早已弄丢了,只是因为这凤令是皇上给臣妾的定情之物,臣妾只是怕皇上生气,所以才不敢如实相告的!至于月妃之事,臣妾只能说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倪诺儿的话让夏侯夜修是一阵语塞。是的,一块凤令是不足以成为证据,可若非她是主谋,那她又是从何得知今日之事的那?还有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慌张又是怎么回事那?

    “好,好一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怒视着倪诺儿,夏侯夜修是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

    夏侯夜修的怒火让倪诺儿心中是一阵发毛,可事情已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也已无路可退,所以就算是死她也得撑到底。“事实而已,臣妾没错过的事,皇上硬是要臣妾背上,臣妾也只能说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好,你不承认没关系,既然你说眹硬是要你背上这口黑锅,那这口黑锅皇后你就背到底吧!”倪诺儿的一次次强硬,让夏侯夜修的耐心一时间也到了底。只见夏侯夜修龙袖猛的一甩,很是气愤的下令道。“传旨,皇后倪诺儿失德争宠,不配再为一国之母,但念起诞下皇子公主,顾将其降为贵妃!钦此!”

    夏侯夜修的话,如一座大山压下,让倪诺儿一时间感觉难以呼吸。一直强忍的泪水,终于也在顷刻之间彻底崩溃。。。贵妃,贵妃!

    此时不光倪诺儿,就连一旁的众人妃嫔也是难以置信的盯着夏侯夜修。这还是曾经那爱皇后爱的刻骨铭心的,几乎要将皇后宠上天的皇上,夏侯夜修吗?怎么才短短数月的时间,就成了新人笑,旧人哭的场面了那?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夏侯夜修的那道圣旨上,谁也没有注意到对面床上的女人在听到圣旨的那一刻微微动了动。是的!她若水月醒了!其实从夏侯夜修故作掐她脖子的时候她就醒了。只是她一直紧闭着眼,仔细的聆听着他们的对话。而废后这样的意外收获,她可真没想到。一直以来她都认为想要夏侯夜修废后定是件重大的工程,可没想到这次因为幽寒的冲动,反而成全了她复仇过程中最大的心愿之一。

    狠狠的咽下自己的泪水,倪诺儿哀怨的看着夏侯夜修,哽咽的开口道。“就是因为她,因为这才来数月的女人,你就忘了你曾经的诺言了吗?忘了你娶我时,立下的誓言吗?生生世世永不负卿?永不废后的誓言了吗?呵呵。。。不用生生世世,光此生此世你都做不到!”说着说着,倪诺儿开始变有些失控起来。

    誓言?永不负卿?永不废后?

    听闻倪诺儿述说的誓言,床上的若水月嘴角忍不住的勾勒出一抹讽刺的笑。相信帝皇的誓言?哼!真不知她倪诺儿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她不知道,最是无情帝皇家吗?

    “曾经的誓言,曾经的一切眹没忘也不会忘!负你的不是眹,而是你自己。你不但负了你自己,更负了眹给你的誓言!”曾经誓言,曾经的感情,曾经的一切都早已在心中根深蒂固了。可若非她倪诺儿让自己太过失望,自己也不会如此对她。所以这一切要怪都只能怪她自己!

    闻言倪诺儿悲哀的笑了笑。“哈哈。。。哈哈。。。说来说去,都是因为她,因为她冷訾残月有一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我真的很想知道,若她没有了这绝世倾城的容颜,皇上你还会因为她而这般对我吗?”失控的倪诺儿说着说着就要朝床上的若水月冲去。此时在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撕碎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

    见状,夏侯夜修心中一紧,想也未想伸手就将倪诺儿给拉了回来,随即一个狠狠的巴掌将她扇到在地。“你敢再动她一根汗毛,眹就活剥了你!”

    那一刻,夏侯夜修的一句话,突然如一道雷鸣般,打进了若水月的心里。

    这样的事实让倪诺儿真的不能接受,更不愿接受。可脸上那火辣辣的疼,和那颗滴着血的心在清晰的告诉她,眼前的一切不是梦,是事实,是事实。。。

    倪诺儿受伤的神情,让夏侯夜修的心又开始不忍了。这女人,可是他夏侯夜修此生最爱的女人,而他。。。

    “你从未打过我一次,可就为了她,就为了她,你居然,你居然。。。夏侯夜修,你会后悔的!”怒喊一声,倪诺儿爬起身,就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今日的屈辱,她倪诺儿此生此世都绝不会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