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望着倪诺儿离去的身影,夏侯夜修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对她,他真的很是失望!

    看了眼倪诺儿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一脸冰冷的夏侯夜修,一旁的几个女人是面面相觑。照着情况看,皇后倪诺儿失宠的日子到了。而那床上的女人,很有可能将会成为南拓国,未来的女主人,未来的皇后。

    “你们几个还在这儿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朕滚。。。”注意到几个女人眼中流露出神情,夏侯夜修不悦的紧蹙眉头,冲几人怒吼一声。

    闻声,几个女人为之一震,随即纷纷捞起衣裙就逃出了鸾凤殿。

    一时间,屋内就只身下了夏侯夜修和一直‘昏迷不醒’的若水月。

    又是一声叹息,夏侯夜修缓缓的来到若水月的床边坐下身,望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若有所思的开口道。“朕这么做?你满意吗?”

    闻言,双眼紧闭的若水月是猛的一惊。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满意吗?自己一直‘昏睡’可什么也没说过,没做过啊!他这么问,难道是???

    温热的手抚摸过若水月有些冰凉的脸蛋。“她那般狠毒的陷害与你,而朕却只是废了她的后位,将她降为贵妃,这样的处罚,等你醒来后,会满意吗?哎!”

    听到这儿,若水月这提着的心,这才缓缓的放了下去。原来他指的是这啊!满意,她当然满意,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倪诺儿从皇后的宝座上拉了下来,她怎么会不满意。至于幽寒。。。也是她自个咎由自取,就算夏侯夜修不杀她,她总有一天也会亲手废了她,凡是背叛她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无论他是谁!

    就在若水月走神档儿,一个冰冷的吻突然落在眉间。“月儿,你放心!朕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说罢!夏侯夜修不舍的看了眼床上的女人,起身便走了出去。

    夏侯夜修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床上的女人突然张开了眼,目光复杂的盯着他离去的身影。

    “主子。。。”这时,初月端着一碗药水缓缓的走了进来。

    “他走了?”抬眸,若水月冷然的问了句。

    初月点点头。“恩。。。”说着将手中的药水端到若水月面前。

    “这是什么?”浓郁的药味让若水月很是不悦的邹了邹眉。

    “御医开的药,说主子伤势比较严重,而且体内有数种巨毒。。。”是在述说,初月却用一种询问的目光看着她。

    若水月一声叹息,接过药水,冷冷一笑。“看样子这御医还真是有些本事,连我中毒之事也能诊断的出。”

    闻言,初月是一阵惊呼。“什么?难道主子你真的又。。。”

    “是,我在用毒疗伤!不过你放心,这毒既然我敢用,便肯定有解毒之法!”初月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淡然的给打断了。

    怀疑的盯着若水月看了眼半晌,初月才缓缓开口道。“可是,御医说,主子你。。。”

    “一年?呵呵,傻丫头。。。不是告诉你了吗?那是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见初月如此担忧的看着自己,若水月苍白的脸上不禁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眉头一扬,初月惊愕的看着若水月。“这么说主子手中早有解药?有七彩血狐之血?”

    闻言,若水月是猛的一震,随即脸上是强颜的笑了笑。“那是当然了。。。所以你放心,你家主子我不但不会有事,反而会活的长长久久!”话是这么说,可事实是,她根本就没有解药,更没有七彩血狐之血那样旷世奇珍的良药。昨晚,要不是清楚自己若不用那几味巨毒疗伤,便会心脉俱碎而亡,自己也绝不会铤而走险。不过。。。一年的时间复仇应该也足够了吧!

    “呼。。。听主子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初月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对了主子,幽寒她死了,是咬破齿间的毒,自杀身亡的。”

    说到幽寒,若水月的眉头顿时便紧蹙了起来。“呼!”一声长叹。“也许对她来说,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

    “那主子,你,你恨她吗?”迟疑了片刻,初月终是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一声冷笑。“恨!当然恨,但我恨她并不是因为她勾引冷訾君浩,和他有了鱼水之欢。我之所以恨她,只是因为她居然在那样的情况下,妄想借机除去我,从而取而代之。要知道,我若水月此生最恨的就是背叛,所以,就算夏侯夜修不下旨处死她,那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当然比起夏侯夜修的凌迟处死,我相信我的手段更会让她生不如死。”一想起之前幽寒想要借机除去她时的目光,若水月就恨不得将其撕裂。

    就在这时正在交谈的两人丝毫没有注意到那门外那匆忙离去的黑影。

    凤萱殿

    前一刻还华丽整洁的凤萱殿内,此时是一片凌乱。破碎的珍奇古玩玉器,撕裂的金丝纱幔,还有那残缺的上好紫木座椅。。。

    啪嗒。。。又一个精美价值连城的花瓶在倪诺儿的手中成了碎片。

    见状琼花琼枝急忙上前,拉住倪诺儿劝说道。“娘娘使不得,使不得。。。”

    “给本宫滚开。。。”手肘推开两人,倪诺儿气急败坏的怒吼道。说罢,转身又拿起一块上好的玉器就欲摔碎。

    “娘娘,你这又是何必了?何必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和自己的身子过不起那!”急忙拦住倪诺儿手,琼花是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倪诺儿眉头一紧,怒视着琼花,扯着嗓子喊道。“小事?本宫被人陷害背上黑锅,后位被废这还叫小事?啊?”

    面对倪诺儿的怒吼,琼花却显得格外镇定。“是,这些对奴婢来说都是小事,因为在奴婢心中,娘娘的健康才是第一位!”

    怔了怔,再看向琼花时,倪诺儿的目光明显缓和了不少。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才将手中的玉器交到琼花手中。“可对本宫来说,后位却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它是皇上和本宫感情的象征,更将会决定本宫三个皇儿未来的命运。”

    为倪诺儿端上一杯凉茶,琼花又婆口慈心的劝说道。“这些奴婢明白,只是娘娘,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因此而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这样反而便宜了那幕后黑手!而且娘娘虽然被废除了后位,可放眼望去,这后宫的第一人还是娘娘你不是?也许皇上今日之所以废除娘娘的后位不过是因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戏而已。若皇上真那般绝情,不顾与娘娘多年的夫妻感情,他大可将娘娘降为妃,或者昭仪,甚至美人。可他没有不是?”

    喝下凉茶,倪诺儿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终是点点头。“你说的在理,可是此事若真是本宫做的,本宫倒也认了,可偏偏本宫是被人陷害的啊!”

    “所以娘娘当务之急并不该是和皇上生气,而是赶紧找出这幕后黑手!”

    “对!你说的对,看本宫,给气糊涂了!本宫一定要找出这幕后黑手,将他千刀万剐。要他知道,陷害本宫是要付出代价的!去,令人将鸾凤殿那小贱人给本宫招来,此事因她而起,本宫一定要让她给本宫一个合理的交代!”

    “是。。。”琼枝应了声就急忙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