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闻言,倪诺儿微眯的眼,在瞬间放大。“慢着。。。”急忙开口唤住侍卫。

    见侍卫停下,月珠想也未想便急忙挣脱开侍卫束缚的手,跑进殿跪在倪诺儿的面前,一脸渴望的看着倪诺儿。“娘娘,奴婢知晓月妃一个天大的秘密!”

    扬扬眉头,目光冷清的看了眼跪在自己面前的月珠,倪诺儿这才冲门口的侍卫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收回目光再次落在月珠脸上,倪诺儿故作平静的开口道。“你可要想清楚了,若该秘密没有任何的价值,那你的下场将会比死更凄惨,当然相反,若该秘密有价值,本宫不但不会要你的命,反而会重重的赏!”

    “是,是!”月珠猛点头应道。

    “那说吧!究竟是什么天大的秘密!”说着倪诺儿舒适的靠在椅背上。

    迟疑了片刻,月珠终是将那天大的秘密说出了口。“娘娘,其实现在的月妃并非真正的北辟公主冷訾残月!”

    “什么?”闻言,倪诺儿是大吃一惊,猛的坐直了身子。“那,那她是谁?冒充北辟公主究竟有何目的?”

    “这个。。。”此时此刻要她说出月妃的真正身份,月珠反而有些为难起来。毕竟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小姐,而且对自己还那么的好。若真说出她的身份,按倪诺儿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不但倪诺儿,就连皇上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的,那小姐不就被自己害死了吗?可是若不说出实情,那自己的小命岂不不保?

    思量再三,月珠最终还是自私的选择了保住自己的性命!

    只见她跪着朝前迈了一步,小声的开口道。“其实,其实,月妃真正的身份就是,就是当初的月妃若水月。”

    “什么?若水月?就是若文荣那老贼的女儿?若水月?”倪诺儿此时两眼因惊愕睁的几乎都快蹦出来了。

    咬了咬牙,月珠终是无奈的点点头。“恩,就是若家的三小姐,曾经南拓国的第一丑女,若水月!”

    倪诺儿看了看身边的琼花琼枝,难以置信的惊呼道。“怎么可能!若水月不是早已经死了吗?本宫至今都还记得三年前的那场大火烧的多么凶猛,而且本宫可是亲眼看着她扑进大火里的,还有她死前的那句诅咒!”

    闻言,月珠忍不住的抿嘴一笑。“娘娘,你们都错了!其实那扑进大火中的并非若水月,而是伪装成若水月的月珍。至于她死前的那句诅咒也是她故意为之的,为的就是让你们错以为她是若水月,好让你们停止继续错杀无辜下去,同时也给若水月制造出一条生机。”

    “你说什么?”倪诺儿又是一惊!不得不承认她是说什么也不敢相信月珠的话,毕竟当晚看见此情况的可非她一人。就算一两个人会看错,可当时在场的数十人总不会都看错吧!

    “娘娘此事可与奴婢无关啊!一切都是那月珍一个人做的!”倪诺儿一声怒吼,惊的月珠又是一颤。

    “急什么!本宫又没说是你做的!你先起来说话!”目光深邃的盯着月珠看了片刻,倪诺儿冰冷的脸上突然露出淡淡的笑意。

    惶恐的看了看琼花和琼枝,又看了看倪诺儿,月珠这才急忙从地上起身。她不知道倪诺儿是不是真的信了她的话,但从的表情看,月珠明白,此刻她的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你说冷訾残月就是当初南拓国的第一丑女若水月?”思索片刻,倪诺儿还是不大相信的冲月珠又问了句。

    月珠猛点点头。“是的,现在的月妃冷訾残月就是当初的若水月!”

    “可这两人相差实在是太多了,若水月丑陋肥胖,而冷訾残月绝世倾城,本宫实在无法将两人结合在一起!”是的,直到此刻,倪诺儿对月珠的话都是半信半疑的。

    “这娘娘你就有所不知道了,其实若水月长的并不是丑,只不过因为她从小自卑,一不开心就拼命的吃东西,所以才一胖不可收拾。世人之所以认为她丑,也都只是因为肥胖让她变了形所导致的。”凑近倪诺儿,月珠讨好的解释道。

    “真的?”对此倪诺儿依旧深表怀疑。

    又是猛的点点头。“娘娘你应该见过若水月的娘亲白烟吧!要知道这白烟年轻时,可是红遍一时的天下第一歌妓。而且大将军若文荣也长大玉树临风,英俊非凡。他们生出的女儿能真正丑到哪儿去!现在的若水月之所以这般的绝世倾城,想必就是因为她减掉了自己那身肥肉的关系。”

    闻言,倪诺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恩!听你这么说,倒也说的过去!只是这么说起来,这若水月冒充冷訾残月的身份再次回宫是为了。。。”没有再说下去,倪诺儿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月珠。

    见状,月珠急忙将她的话接了下去。“对,若水月这次之所以会冒充冷訾残月的身份回宫就是为了报仇,报若氏一门灭门之仇。”

    眉头一扬,倪诺儿又是一脸疑惑的开口道。“你只是鸾凤殿的贴身宫女,如此机密的事情,若水月也会告诉你?”

    “娘娘难道你忘了,奴婢可不光是若水月的贴身宫女,更是和若水月一块长大的好姐妹。而且若氏一门就只剩下奴婢和她了,你说这样的情况下,她能不信任奴婢吗?”

    好姐妹?双眉一扬,倪诺儿有些讽刺的瞥了眼月珠。别说身份上她高攀不上,就说她为保命而出卖她若水月就凭这一点,她就没资格说是别人的什么好姐妹。

    “话是这么说,可你又有什么证据说她冷訾残月就是当年的若水月那?”倪诺儿看着月珠的目光逐渐变的幽深起来。

    “娘娘,奴婢说言可是句句属实啊!”闻言,不知为何,月珠的心顿时绷了起来。

    睫毛略显无奈的眨了眨,芊芊玉手若有若无的抚摸着手腕上那块晶莹剔透的玉镯,倪诺儿一声叹息。“哎!本宫信你有何用,重要的是你要让皇上也相信你的话啊!你总不能让本宫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去指认冷訾残月就是当年的若水月吧!这样做的下场不用想也知道,本宫定又会落得陷害他人不成的下场。”

    “可是娘娘,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啊!”此时月珠刚放下的心,再次被提了起来。

    看着月珠眼中的惊慌,倪诺儿很是无奈的摇摇头。“本宫也愿相信你的话,可是。。。罢了,你还是好好想想,究竟有何证据能证明冷訾残月就是当初的若水月吧!否则,本宫实在不敢相信你所言!”言下之意,若他月珠没有证据,证明若水月的身份,那她这秘密便不算有价值,而她的下场将会比死更凄惨。

    “这个。。。这个。。。”就在月珠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容颜突然浮现在她脑海。“对了娘娘,还有一个人,只要找到这个人,以他做要挟,就不怕若水月不承认!”

    眸光一亮,倪诺儿突然凑近月珠。“谁?”

    “这人就是。。。”

    只见月珠俯身在倪诺儿耳边说了几句,便见倪诺儿满意的点头笑道。“好,好,就这么办。”

    闻言,月珠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娘娘,那奴婢。。。”

    “琼花赏。。。”抬头看了眼琼花,倪诺儿一脸愉悦的吩咐道。

    “奴婢谢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接过倪诺儿赏赐的银子和玉镯,项链。月珠满意欢喜的冲倪诺儿高呼道。

    倪诺儿满意的点点头。“恩,只要你好生为本宫做事,本宫是绝对不会亏待于你的!”

    “是。。。”

    “行了,下去吧!”说着倪诺儿一脸淡然的冲月珠摆了摆手。

    “是。。。”

    月珠身影消失在了凤萱殿瞬间,凤萱殿内突然响起倪诺儿狂妄得意的笑声。“冷訾残月,这次你还不死!”

    “娘娘真信的过这月珠?”见状,琼枝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是信不信的过的问题,而是在生命攸关的情况下,本宫确定她不敢撒谎!只是本宫没料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手段就骗的如此天大的秘密。”

    “是啊!看样子这月珠还真不是一般的愚蠢。不过娘娘和奴婢做了做戏,骗她初月跟踪她在门外,且冷訾残月对她产生了怀疑,再加以恐吓她就真什么都招了。”闻言,琼花急忙附和道。

    漆黑的眸中是狠毒的光芒,倪诺儿狠狠道。“有这么个愚蠢怕死的人在身边,本宫就不信她冷訾残月不死!琼花琼枝,接下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