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傍晚,狂风大作,乌云布满了天空,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随即一个霹雳,如天空被撕裂般,震耳欲聋。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而下。

    望着殿外的狂风暴雨,若水月的心不知为何突然揪了起来,一种极为不祥感觉袭遍全身。

    “小姐,风大,还是进屋吧!”月珠走了过来,将一件薄锦披风披在若水月的身上,柔声说道。

    若水月不语,只是回头看了眼月珠,便又一脸复杂的望着殿外那下个不停暴雨看去。这种不详的感觉为何这般的强烈?

    见状,月珠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便自个走了进去,可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又见她端着一碗药水走了出来。“小姐,你身体不适,先把药喝了吧!”

    “初月,我感觉似乎有什么大。。。月珠?”若水月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可话还未说完,她才注意到这端药来的并非初月。“怎么是你?初月那?”自己的饮食,药水方面,初月从不假手于人,一听送药来了,若水月很是自然的想到是初月,没想到居然会是月珠。

    月珠摇摇头。“不知道,初月姐姐将药放在桌上就不见了。我怕耽搁小姐服药,就自作主张的端来了!”说着月珠赶紧将手中的药水端上。

    “恩!”若水月点点头,伸手接过药碗,可在刚接到药碗的瞬间,若水月突然愣住了,目光直直的盯着月珠手腕上那块晶莹剔透的玉镯。

    见若水月直直的盯着自己的玉镯,月珠心虚的急忙收回自己的手,藏在背后。

    目光幽深的看了眼月珠,若水月扬扬眉,故作淡然的笑了笑。“这玉镯挺漂亮的!小丫头,哪儿来的?”

    “这个。。。这不是上次小姐你赏的吗?”心虚的看了眼若水月,月珠急忙瞎编道。

    “厄?我赏的?我怎么没见过?”说着若水月是一脸好奇的拉过月珠的手,仔细的观察着。

    一时间月珠只见自己的心都快跳到喉咙了。

    “这,这。。。想必是小姐你珠宝太多不记得了吧!”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手,月珠强颜解释道。

    “是吗?也许吧!”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若水月便冷然吩咐月珠退了下去。

    月珠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的瞬间,若水月那漆黑眸子中的阴狠之色。

    她不会记错的,那手镯乃属倪诺儿那个贱人之物。可倪诺儿的东西为何又会在月珠的手上?而若非月珠做贼心虚,她又怎会撒谎说是自己赏赐之物?也许她不知道,从自己踏出黄泉地狱的开始,凡是对属于自己之物自己心里比谁都记得清。无论是人还是物。。。

    从这种种的迹象看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月珠背叛了自己,投靠了倪诺儿那个贱人。自己原本还纳闷为何今早刚发生的事,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倪诺儿她们就接到消息赶来了。原来是自己这宫里出了内奸啊!而且这内奸还不是别人,居然还是她月珠,是她月珠。

    没人知道若水月此刻的心情。若是其他人背叛她,她都还能接受,能想的明白!可为什么会是这个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月珠?难道她真的忘了若家白来口冤死的亡魂?忘了月珍的牺牲?忘了倪诺儿那个贱人当初是如此折磨她的吗?

    她这么做究竟是为财?为权?还是为命?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是知道,背叛她若水月的下场将会有多么的凄惨。无论她是谁!

    看着手中那碗乌黑的药水,若水月想也未想就直到泼向了雨中。

    顷刻间,乌黑的药水被雨水冲淡,最后消失不见。就如同她与月珠的情意。

    这时,朦胧的烟雨中,一个身影打着雨伞冲忙跑来。

    “初月?”看清对方,若水月惊愕的唤了声。

    跑进屋檐下,收起雨伞,初月急忙抖了抖身上的雨水。“主子,这么大雨,你怎么还呆在外面?赶紧进去吧!”

    “不急,这么的大雨,你去哪儿了?”摆了摆手若水月疑惑的冲初月问道。

    闻言,初月的脸顿时就绷了起来,只见她不动声色的朝殿内望了眼,见确定没人这才凑到若水月耳边低声道。“我刚接到消息,说倪诺儿那边有些动静了!”

    “厄?什么动静?”一时间,若水月的眉头是紧紧的邹在了一起。那种不详的感觉似乎突然在瞬间扩展起来。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是据说倪诺儿突然派琼花出宫,很是神秘的样子。现在我已派探子跟上去了!而且主子。。。”说着,初月突然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若水月。

    “无碍,有话直说。。。”

    迟疑片刻,初月终于缓缓开口。“我怀疑,月珠有些问题!”

    闻言,若水月明显一怔,随即有些讽刺的笑了起来。“不是有些,她根本就是有问题!”

    “厄?可是她不是和主子你???而且主子你又是如何得知的?”对于若水月的话,初月更是吃惊不已。

    “这些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她的的确确的已经背叛我了!不过没关系,也许正是因此,反而给我一个更好反击倪诺儿的机会!”望着在院内飞溅的雨水,若水月突然邪恶的笑了起来。

    “可是主子,若她真是背叛你了,那关于主子你的真实身份一事岂不也有泄露的可能?”初月担忧的开口道。

    一声叹息,若水月有些无奈的说。“其实对于身份泄露一事,我倒并不担心。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北辟国的公主,且有北辟太子随行,就算她倪诺儿真知道我是若水月,只要我不承认她也拿我没法!反而还会再次落得个诬陷之罪。我真正担心的是。。。”

    “主子是担心她会以公子的性命为要挟?”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初月给带过了。

    若水月不可否认的点点头。“现在只有末月在他身边,我担心末月一个人难以对抗有心之人。所以,我要你立马给月影,影月发信号,令她们带着影子护卫去暗中保护他,替他铲除一切障碍!”

    “是。。。那月珠?”说着初月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没关系,就让她这么呆着,我会让她知道背叛我若水月的下场将是多么的惨不忍睹!”

    “我明白了!”说完,初月打起雨伞就消失在了一片朦胧的烟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