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当晚,服药后若水月正欲就寝,却接到夏侯夜修的传旨,让她前往龙鳞殿,那是夏侯夜修的寝宫。虽然有些不悦,但若水月还是拖着不适的身子,带着初月前往。

    在踏入龙鳞殿的瞬间,若水月便不禁有些愣住了。

    龙鳞殿内此时坐满了人。倪诺儿虽已被废后,可却依旧和夏侯夜修高高的坐于主位之上,再接着是夏侯云杰和夏侯博然,最后才是各位妃嫔。此时众人都一脸阴沉的保持着沉默。

    见若水月一脸苍白的走来,夏侯夜修很是惊讶。“月妃,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来了?”

    闻言,若水月顿时便明白了什么,但却很是疑惑的望着夏侯夜修。“不是皇上你令人传臣妾过来的吗?”

    “什么?可朕并未令人传你啊!难不成又。。。罢了罢了。。。”还想说什么,夏侯夜修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急忙作罢,冲其挥了挥手。“到朕这儿来!”

    “是。。。”一副娇弱的点点头,若水月缓缓走上前,在他身边坐下。

    目光漫不经心的扫射了一周,在看到那些面带薄纱,满眶泪痕的妃嫔时,若水月这才意识到究竟是什么事。原来这些妃嫔就是她一声令下的结果!只是让她有些遗憾的是,她的人动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妃嫔。而该动的人却一个个相安无事的坐在一旁看着好戏。

    突然一阵风从殿外吹了进来,吹落了个别妃嫔的面纱。

    在看到她们雪白脸蛋上那惨不忍睹的若水月三个字时,若水月的双眼不禁眯了起来,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阴光。

    “厄。。。”下一刻,若水月故作惊吓的望着夏侯夜修。“皇上她们的脸?怎么会?”

    “此事月妃应该比谁都清楚明白才是吧?”夏侯夜修还未来得及开口,耳边就传来倪诺儿讽刺的声音。

    缓缓转过头,看着满脸阴险笑意的倪诺儿,若水月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一脸不解的开口道。“恕臣妾愚昧,不懂“贵妃娘娘”的意思!”在说到贵妃娘娘时,若水月的语气是极为的重。也就在此时她是更加确定月珠将她就是若水月的秘密已告知了倪诺儿,否则她怎会说出这般话来。

    若水月的讽刺之音听在倪诺儿的耳朵里是格外的刺耳。“冷訾残月,你。。。”

    “够了。。。”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给厉声打断了。对于倪诺儿的挑衅,夏侯夜修是十分的不满。

    虽有不甘,但闻声倪诺儿还是老实的闭上了嘴,可却不忘狠狠得瞪了眼若水月。

    “皇上,你可要为臣妾们做主啊!”戴好面纱,妃嫔们突然又纷纷跪下,满脸泪水的哭道。

    望着殿下的女人们,夏侯夜修的心中的怒火一时间烧的更旺起来。虽然她们在他心中可说是毫无半点地位,可不管怎么说她们也是他夏侯夜修的女人。这幕后之人伤的不但是他的女人,更是他夏侯夜修身为一国之君的颜面。

    妃嫔们眼中的悲伤和泪水让若水月的不禁的有些内疚起来。是,她们都是夏侯夜修的女人,可她们却都是无辜的。自己这么做和她倪诺儿又有何区别那?

    善与恶的一番较量后。若水月突然眸光一闪,站起身就急忙下殿,将跪了一地的妃嫔们亲手扶了起来。“姐姐们,你们别伤心难过了,此时皇上定会为你们做主了!至于你们脸上的伤,若姐姐们不嫌弃,妹妹我愿竭尽所能治愈好姐姐们的伤势!”说完此番话,若水月自个都不觉得有些讽刺。这伤人的是她,而这救人的也是她。

    然而若水月的此番话却让那被毁尽容颜的妃嫔们看到了希望。“月妃娘娘此话当真?”

    若水月点点头。“当真。。。”

    “可是月妃娘娘你???”看着一脸苍白的若水月,再想想她的身份,有位妃嫔不禁有些不安的开口道。

    “姐姐放心,这点把握妹妹好还是有的。你应该记得我鸾凤殿那个丫头月珠吧!之前不知因何顾而被毁去容颜,这不才数月的时间,她的脸不也完好如初了吗?”明白对方的顾虑,若水月很是不嫌虚的说道。

    闻言,众妃嫔心中一喜,纷纷在此下跪叩谢。“臣妾等就一切拜托月妃娘娘了。。”

    见状,若水月急忙将众人扶起,一脸羞涩道。“大家姐妹一场,何必如此客气。”

    女人此时的姿态,女人的一言一行,在夏侯夜修看来是格外的绝美,甚至远远超越了她那绝世倾城的容颜!

    此时不光夏侯夜修,就连夏侯博轩和夏侯云杰看她的眼神也逐渐起了变化。毕竟在这深宫之中,如此大度,心善的女人,可说是少之又少。而像她这种大度,心善而又绝世倾城的女人可是说绝无仅有的一个。

    注意到三个男人的目光,倪诺儿眸中的阴沉是越发的浓郁。芊芊玉手也早已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该死的!这次冒着假传圣旨的罪名将她招来,不但没能震慑到她,使她露出马脚,反而让她一时间收敛了这么多的人心。看来这若水月不但不像她外表那般纯洁美妙,而且心地城府都极为阴深。

    察觉到倪诺儿狠毒的目光,若水月缓缓抬起头,对着她婉约一笑。可开满倾世桃花的眼中却弥漫着挑衅。是的,既然她已肯定她就是若水月,那她也不用再和她客气什么,更不用在她面前浪费表情的做什么戏。

    见状,倪诺儿的眉头顿时紧紧的邹成了一团,恨不得上前狠狠撕裂她那张精致且虚伪的脸。

    “月妃身为北辟国堂堂的公主,居然还懂的医理之术真是佩服佩服啊!”姿态优美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倪诺儿硬是压下自己的怒火,斜眼瞥着若水月阴阳怪气的开口道。言下之意就是若为公主,怎会医理之术?也就是在告诉众人她对她公主身份的怀疑。

    闻言,若水月嘴角勾勒出一抹笑,一抹单纯中透露着邪恶的笑。“从小母后就告诉我,身为女人,尤其是皇室的女人,绝对不能一无是处。那怕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那怕是宠绝后宫的妃后,甚至你有绝世倾城的容颜,也都不要因此而得意。因为那些东西总有天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失殆尽。也只有学问,不但不会消失,它只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更加丰富。所以我就便选择的医理之术。因为它不但能防止别人的陷害,更能救治他人性命,当然还有灵魂!”虽然她倪诺儿的身份高于她,她却固执的没用臣妾,而是我。意思是她根本就不将她倪诺儿放在眼里。同时也是在讽刺她倪诺儿就是那种光有容颜身份,却只是个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