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的言下之意,她倪诺儿怎会不懂。可碍于夏侯夜修的在场,她不得不硬是将这股怒火狠狠的压下。只是在看向若水月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意。

    “好,好。。。说的好!”闻言,高高在上的夏侯夜修是连连称赞道。

    “是啊!如此气度,如此才思一点都不输于男儿!”这时就连一直沉默不语的夏侯云杰都忍不住的附和叫好道。

    两个男人的叫好称赞,让若水月是一脸的羞涩。“皇上和南卫王过奖了,比起两位臣妾差远了!”话是这么说,可这心里却是在洋洋得意。哼!真正的才思你们还没见过那!

    “月妃何须谦虚,不说月妃的聪慧,就光凭月妃你的宽容大度就可称的上乃我南拓国母的典范!”目不转睛的盯着若水月那张苍白的脸。夏侯博轩也突然开口附和称赞道。

    一时间夏侯博轩的话如一颗深水炸弹掉落在平静的画面,激起千层浪。

    反应最为强烈的便是那刚被拉下后位的倪诺儿,只见她是猛的转过头一脸气愤的怒视着夏侯博轩。虽然她一直都明白因为若水月之死的事,夏侯博轩一直都在恨她,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他的皇嫂,他怎么可以这样做?等等。。。若水月???他究竟是因为若水月之‘死’是在报复自己,还是说,他早已知道冷訾残月就是若水月,顾特意在帮她?

    夏侯夜修没有开口,只是转过头,一脸不悦的盯着夏侯博轩。虽然现在倪诺儿的很多行为让他不悦,也被他废了后,可他却从未想过他的皇后会立于别人。而他这话。。。

    至于众位妃嫔,被毁容的那些倒不用说了,毕竟她们都还指望着若水月为她们疗伤、于情于理她们支持若水月也是无可厚非的事。而其他妃嫔,别说她们不受宠,就算受宠这种后位之事也不是她们能决定的。倒不如安分的听着,毕竟无论是倪诺儿还是那月妃都不是她们能得罪的。敢得罪她们的,这不都还在梨园思过那!

    对于当事人的若水月,此刻却选择了沉默。虽然她也很是惊讶夏侯博轩的话,可现在这些对她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她和倪诺儿的对决这才刚开始!

    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面无半点神色的夏侯博轩,夏侯云杰却出乎意料的点点头附和道。“本王也觉得博轩的话在理!毕竟这后位一直悬着也不是件好事。而照目前来看,这后位的最佳人选的确非月妃莫属!”

    听到这儿,倪诺儿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猛的站起身,对着夏侯云杰就是一阵怒吼。“南卫王,你。。。”

    淡然的抬了抬眉,夏侯云杰冷然的对上倪诺儿眼中的怒火。“不知月妃娘娘有何指教!”

    “你。。。”

    “够了,都给朕闭嘴!”倪诺儿还想再说什么,而此时耳边突然传来夏侯夜修有些暴躁的声音。

    缓缓转过头,夏侯夜修很是不悦的看着夏侯云杰。“立后之事,乃是朕的私事,你最好给朕注意点你的身份!还有你,倪诺儿,此事也不是你能决定的!”

    看着夏侯夜修倪诺儿有些委屈的开口道。“可是几个时辰前,你才明明答应臣妾。。。”

    “够了。。。”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给厉声打断了。这愚蠢的女人,话说怎么能不分场合!

    听到这儿,一直一脸默然的若水月终于忍不住的皱了皱眉。绝世倾城的脸上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意,只是这笑究竟有多么的苦涩,连她若水月都没有意识到。几个时辰前他夏侯夜修究竟答应了她倪诺儿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无论她倪诺儿做错了什么,而她若水月又做对了什么,她若水月在他夏侯夜修的心里永远都比不上她倪诺儿。不过仔细想想,也罢!若夏侯夜修真的对她太好,也许真到要报仇杀他那天,她反而会下不了手。

    在对上若水月双眸的瞬间,夏侯夜修不自觉心虚的急忙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她眼中那如被狂风暴雨吹落的桃花,此刻看来是如此的忧伤,忧伤的像会是在他心上烙下一抹擦拭不去的红。是的,在几个时辰前,面对倪诺儿的泪水,还有三个孩子的呼唤,他夏侯夜修心软了,更心疼了。所以对倪诺儿承诺他夏侯夜修的后位此生此世都只有,也只会有她倪诺儿一人。只是他没想到在无形中却伤害到了她。虽然她说过她不在乎后位只是要在她身边,可那一刻她眼中的伤却只是在告诉他,她错了!

    “皇兄这话可就错了,后宫之事,我们的确管不着,可立后,乃是确定我南拓一国之母的大事,怎能说是皇兄你的私事那?”目光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云杰沉默片刻后突然开口道。

    “没错,立后之事,无论是对后宫,还是对我们南拓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既然皇兄已废除了皇后,且圣旨上也说了,皇后之所以被废的是因为失德争宠,不配再为一国之母。既然已不配为一国之母,那还望皇兄尽快在后宫之中另外选择出一位才德兼备的女子为后!”同样目光幽深的瞥了眼若水月,夏侯博轩也急忙附和道。是报她隐瞒那一掌之恩,还是为了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要帮她,不想要见到她那双如若水月一样美妙的眼中,有悲伤的存在。

    “你们。。。”夏侯博轩和夏侯云杰的话让倪诺儿有种说不出的危险。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同时帮助那个阴险狡猾的女人,可就是因为他们的帮助,让她更怒更恼。

    “你们今天这都是怎么了?吃错药了是吗?啊?”倪诺儿刚开口,就被夏侯夜修的怒吼给打断了。对于自家兄弟的反常,夏侯夜修感到非常的生气。他就搞不明白了,为何他们今天就一定要让自己立后,究竟是因为倪诺儿,还是因为冷訾残月!

    两人不语,只是疑惑的相互对望了眼。都似乎在好奇对方出于什么原因!

    就在气氛陷入一片沉默的是时候,若水月却突然转过头,一脸冷漠的盯着倪诺儿。“贵妃娘娘,我不知道你冒着假传圣旨的危险将我召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过,似乎一切都不如你意想的那么顺利对吗?”

    “什么?”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再次一紧,有些惊愕的盯着倪诺儿。“她说的是真的吗?”

    见状,倪诺儿心中猛的一惊,不安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并未急着回答她的话,反而一脸气愤的冲若水月怒吼道。“你胡说什么?谁假传圣旨将你召来了?”

    一声冷笑,若水月突然指着倪诺儿身后的一太监。“若我没记错,来传圣旨的就是你身后那位公公吧!刚我还说那位公公眼熟,这不才想起传旨的就是他!他是你的人,不是你假传圣旨还有谁?”

    “假传圣旨可是死罪啊!夏侯博轩瞥了眼倪诺儿,突然一脸云淡风轻的开口道。

    闻言,倪诺儿先是一惊,随即急忙看着夏侯夜修解释道。“皇上,你要相信臣妾,真的不是臣妾做的!”

    又是一声冷笑,倪诺儿邪邪的看着传旨太监。“她说不是她,难道是你自己的意思?你可知假传圣旨的下场是什么吗?”

    若水月那似笑非笑的脸,让传旨太监的心里防备瞬间崩溃,只见传旨太监咚的一声跪在地上。“皇上饶命啊!”

    “饶命?想必你在这宫里的时间也不短了,难道不知道假传圣旨是死罪吗?来人啊!”未等夏侯夜修开口,夏侯云杰已开口下令。

    闻言,传旨太监一惊,急忙跪上去,拉着倪诺儿的裙摆,苦苦哀求道。“娘娘,娘娘救命啊!”

    太监的此举动无疑在告诉众人他是听命形事,只是这谁的令,此时也一目了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