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猛的扯回自己的裙摆,倪诺儿一脸厌恶的一脚踹开传旨太监厉声道。“你自己做错的事,就自己承担!”

    “娘娘,你。。。”见状,传旨太监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倪诺儿。有些不敢相信倪诺儿的过河拆桥。

    淡然的瞥了眼一脸冷漠的夏侯夜修,若水月又将视线落在了倪诺儿不安的脸上,有些讽刺的笑道。“贵妃娘娘还真是绝情啊!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的人,在你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娘娘你真忍心看他惨死黄泉?”

    “冷訾残月,你少在哪儿说风凉话!”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倪诺儿气愤的吼道。

    扬扬眉,若水月的目光一时间又落在了传旨太监的身上。“你看看,你听听,你值得吗?”

    若水月虽没有明说,可谁都听得出她的弦外之音,示意传旨太监别再维护她了,就算维护她也没什么好下场!

    传旨太监没有开口,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倪诺儿。是的这样的主子他的确没必要为她卖命,可是得罪了倪诺儿,他的下场不用想也知道是多么的惨。

    察觉到传旨太监的犹豫,倪诺儿眉头一紧,满目威胁的望着他,示意他若敢说出实情定不放过他。

    注意到两人的动作,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逐渐扬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横竖都是一样,何必那!”

    “冷訾残月,你给本宫闭嘴!”若水月的话再一次激怒了倪诺儿。虽然她从头到尾都未明说让太监指认她,可她的话却是在句句引诱太监指认她。

    眉头再次一扬,看着倪诺儿的若水月一时间笑的更加灿烂。“怎么?贵妃娘娘?你这是在告诉大家,你是在做贼心虚吗?”

    “冷訾残月你。。。”怒视着若水月,倪诺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皇上,皇上,假传圣旨一事其实是娘娘她。。。”

    传旨太监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突然眉头一挑,淡淡的笑了起来。“哦。。。对了对了!是朕让他传月妃过来的,看朕这记性,怎么将这给忘了那!”

    夏侯夜修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便轻易的抹灭了一切。更让众人明白了,倪诺儿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么之重。

    “皇兄,你这是怎么了?这传旨一事,你不是向来不假手于别宫的人吗?今天这。。。记起来得也真是时候啊!”瞥了眼夏侯夜修,夏侯博轩有些讥讽的笑道。想要偏袒倪诺儿也不是这样偏袒的吧!这让若水月情可以堪啊!

    狠狠得瞪着眼夏侯博轩,夏侯夜修低声威胁道。“你给朕闭嘴。。。”

    闻言,原本一脸不安的倪诺儿是一脸得意的冲若水月笑了笑。示意她看清事实,究竟谁才是夏侯夜修心中之人。

    夏侯夜修的维护,倪诺儿的挑衅,让若水月只是淡然一笑。想看她因此而气愤,悲伤,她倪诺儿也不掂量掂量。

    说了半天,结果却是在浪费口舌,这点确定让若水月有些不甘。不过这些意料中的事,也没什么好气愤,悲伤的!毕竟她一直都明白,才短短数月的时间,要她在夏侯夜修心中的地位超过倪诺儿的确是难了些。毕竟她们的感情是经过时间累积的,而她的不过都是虚假的美色。

    抓住女人眼中那一闪而过嘲笑,夏侯博轩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后宫受害的都是妃嫔,想必昨夜之事也是争宠所致,既然是后宫争宠之事,那便是皇兄你的私事,臣弟也无权干涉。便先行告退。。。”说着夏侯博轩双拳一抱转身就走出了龙鳞殿。

    见状夏侯云杰也不愿再继续呆下去了。没有多言,只是双拳一抱,转身也跟了出去。

    烟雨中望着远去的两人,若水月淡然一笑,便想跟着出去。欠了欠身,目光冷漠的对上夏侯夜修有些心虚的目光。“是非黑白,既然都是皇上一句话。那臣妾也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恕臣妾先行告退。”说罢,不等夏侯夜修回复,若水月带着初月转身就走了出去。

    望着在烟雨中越发朦胧的那抹倩影,夏侯夜修的眉头一时间邹成了团。

    “皇上,臣妾。。。”见状,倪诺儿姿态妩媚的偎依上前,想要解释什么。

    可她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一脸烦躁的猛的推开。“滚,给朕滚,你们全都滚。。。”

    一声咆哮惊的殿内其她人,纷纷退了出去。也包括那不可一世的倪诺儿。

    一时间整个龙鳞殿就只剩下夏侯夜修一人。重重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很是不顾形象的在龙椅上躺了下去。虽然他今天一直在维护,包庇倪诺儿,可也不代表他就真的支持她的行为。之所以维护她,只是看在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那有那三个孩子的份上。至于鸾凤殿那。。。看样子这几天自己都还是少去为妙啊!去了也没什么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