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出了龙鳞殿,若水月便冲忙的朝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可追了一半,她却突然停了下来,只是目光幽深却又复杂的望着两人走远的身影。

    今日之事,无论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帮自己,也许不问不说才是最好的选择吧!毕竟那深不见底的漩涡中是天使还是恶魔谁也不知道。

    “哎!”一声叹息过后,若水月还是转身朝自己的寝宫出去。

    “哟。。。看看这是谁那?不是我们的月妃娘娘吗?”没走几步,耳边突然传来尖锐的声音。

    不用回头,若水月便知道来人是谁了。不是她倪诺儿还会有谁。

    只见倪诺儿在雨伞的遮挡下,一脸得意洋洋的走了上来。她身边还带着琼花琼枝两姐妹。

    冷冷的看了眼倪诺儿,若水月并不想理会她,转身就欲离去。

    然而就在这时,琼花却突然上前拦住了若水月的去路,一副狐假虎威的冲若水月厉声训斥道。“大胆!见到贵妃娘娘还不行礼!”

    一声训斥,将若水月心中的怒火顿时点燃起来。

    缓缓抬起头,目光阴寒如冰的怒视着琼花。“有种的,再给老娘说一句!”没有旁人,那虚伪娇弱的面具便也没有戴上的必要了。

    “你。。。”她眼中的冰冷,让琼花的心忍不住的一颤。虽然已知晓她就是若水月,可一直以来见到的都是她娇媚柔弱的模样,这样的她,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倪诺儿,琼花便像是借了胆似得,故作镇定的冲若水月又厉声开口道。“大胆月妃,见到贵妃娘娘居然还不。。。厄?”

    没等琼花将话说完,若水月突然扬起手就是狠狠得一个巴掌打在琼花的脸上。顿时将挡在她面前的琼花打到在地上,刺眼的血红,慢慢的从她嘴角蔓延出来。

    “该死的东西,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敢在老娘面前作威作福,找死!”不屑怒视着琼花,若水月冷冷的咒骂道。

    “你。。。”捂着自己的红肿的脸,琼花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若水月。只是一个巴掌,她却感觉自己的整个脸骨都被她打碎了一般。

    “姐姐。。。”见状琼枝急忙上前就欲帮琼花报仇,然而她还未来到若水月面前,就被初月挡住了。

    望着眼前的女人,初月很是不屑的冷笑道。“看样子,你也想尝尝这滋味啊!那好,我成全你!”说罢,初月挥起手也是狠狠得一个巴掌打在琼枝脸上。她并没有如琼花般那样被打倒在地,只是她那红肿的脸,和嘴角的血迹却比琼花更盛。

    瞥了眼琼枝,若水月撅撅嘴,不满的摇摇头冲初月假意责怪道。“你也是,出手别这么用力嘛!看那小脸给打的,高一半的低一半,多难看啊!哎!”

    “主子说的在理,我这就给她打平了去!”说着初月转身就一副又要动手的架势。

    错愕中,倪诺儿好半天才回过神。

    见自己的人受欺负,倪诺儿可不依了,上前就挡在了琼枝的前面,指着若水月怒吼道。“冷訾残月,你大胆,你居然敢动。。。”

    不动声色的朝四周扫射了一圈,在确定没有旁人后。若水月突然凑近倪诺儿,不等她将话说完,便阴邪的笑了起来。“错了,错了,你不应该叫我冷訾残月,而是该唤我若水月才是。。。哈哈哈哈!”

    眼前的女人,让倪诺儿的心莫名的往下沉去。“你,你果然就是当年那个丑陋的女人,若水月!?”虽然早已知晓她的身份,可从她嘴里亲口说出来,倪诺儿还感觉有些不大真实。毕竟眼前的女人和当初的她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看着倪诺儿,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突然扬起妖娆而又妩媚的笑。“你放心,你赋予我若氏一门的一切,我若水月都会一点点的,从你倪诺儿这儿讨回来。那生不如死的滋味,我定让你尝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