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你。。。”一时间冷訾君浩被若水月顶的是一阵语塞。然只是转眼间,便见冷訾君浩一脸气愤的盯着若水月。“你一定要这样是吗?好,我成全你!现在我就以主子的身份命令你,把衣服脱了!”

    “什么?”很明显,若水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浓郁的剑眉一挑,冷訾君浩俊美的脸上一时间染满了邪气。“没听清楚吗?我现在以主子的身份,命令你将衣服全脱了!”记得这样的事情,他之前也让她做过一次。那一次,他要的只是她对他的服从。而这一次,他要的却是她的反抗和拒绝。因为只有她拒绝,才能否决掉她嘴里他们之间的关系。

    “你。。。”闻言,若水月只觉一股怒火涌上心头。他这是将她当成什么了?妓女吗?

    正欲发火,却注意到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期望和狡黠。转而一想,便已明白了他此时的用意,心中的怒火一时间也烟消云散了。

    绝世倾城的脸上扬起妖娆的笑,若水月淡然启唇。“是,属下遵命!”说罢!若水月伸手就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腰带落地的瞬间,冷訾君浩的眉头也在那一刻紧紧的邹了起来。这固执的女人!她真的是要这么做吗?

    注意到冷訾君浩的神色,若水月低沉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然而她手中的动作却并未因此而停了下,外纱褪去,衣裙慢慢退下,就在若水月准备连底裤和肚兜都褪去时,耳边终于想要了冷訾君浩有些恼怒的声音。“够了!”

    闻言,一抹浓郁且狡黠的笑,从若水月嘴角急速闪过。

    歪着头,若水月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很是无邪的望着冷訾君浩。“主子!真的够了吗?”

    “你,你故意的对吗?你就是故意气我的对吗?”盯着她白皙且充满诱惑的身体,冷訾君浩只觉喉头一紧。有些难耐的冲若水月厉声质问道。

    若水月不语,只是冲冷訾君浩邪恶一笑。算是默认了!对,她就是故意的!

    眯着眼,盯着若水月脸上那邪恶的笑容,片刻的沉默后,冷訾君浩突然快速的朝门外瞥了眼,在确定殿门被初月识相的关上后,他俊美的脸上随即也露出了笑,只是笑的却比若水月更加邪恶。

    冷訾君浩的反应让若水月的笑在瞬间消失,换上一脸的防备。“你,你笑什么?”

    学着若水月之前的摸样眨了眨眼,冷訾君浩一脸邪魅的盯着她。“笑你找刺激!”说着,冷訾君浩手一伸,抓着若水月纤细的手臂即将她拉进了怀中。

    怔了怔,若水月便挣扎着欲从冷訾君浩怀中逃离。“冷訾君浩,你混蛋,你给我放。。。唔!”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冷訾君浩那性感的薄唇便已吻了上来。

    一时间若水月的两眼睁的老大。。。这该死的家伙,他居然。。。

    面对冷訾君浩如狂风暴雨般激烈的吻,若水月挣扎的更加厉害。然而无论她挣扎的再厉害,还是被冷訾君浩轻易的禁锢在他腿上。

    很快就连她身上最后的遮挡也被冷訾君浩拔的个精光。

    望着她那极度充满诱惑的双峰,冷訾君浩只觉浑身一热,想都未想便吸了上去。

    “厄。。。”顿时若水月只觉一阵酥麻感击遍全身,人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此时若水月的呻吟对冷訾君浩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抬起头,望着怀中那满脸红晕的女人,冷訾君浩笑的更加邪魅。“女人,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语落,冷訾君浩扯去自己身上的束缚,对准若水月神秘的瑰宝就将自己的坚硬挺了进去。

    “厄,恩,恩。。。”突来的刺激再次引的若水月一阵呻吟。

    翻云覆雨中是冰与火的碰撞,最终冰还是熔化在了火的热情之中。

    巅峰过后,靠在冷訾君浩的肩上,若水月满是汗水的脸上却不禁闪过一抹自嘲的笑意。一个巴掌,一个糖,若水月啊!你真的是太没骨气啊!

    察觉出怀中女人的想法,冷訾君浩冰冷的唇突然轻轻的吻了吻若水月白皙光滑的肩头,随即若有所思的开口解释道。“其实昨晚,我说的话,并非我的真心话,我也根本没将你当做过我的属下。”紧紧了手,冷訾君浩将若水月抱的更紧。

    闻言,若水月只觉心中的弦,被他的话猛的一弹。缓缓抬起头,望着冷訾君浩那张魅惑人心的俊美容颜,若水月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真的?”

    性感的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冷訾君浩目光肯定的点点头。“真的!”

    “那,我对你来说,又是什么?”这是她心中一直以来的问题,片刻的迟疑后,若水月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傻丫头,这还用问?对我来说,你当然是我冷訾君浩的女人了!”

    顷刻间,若水月只觉有股醉人的甘甜涌入心田,随即,她绝世倾城的脸上也洋溢着比鲜花还要绚烂的笑容。这样的答案,她期盼了多久,今天她总算是亲耳听到了!

    她脸上的幸福,一时间也感染了冷訾君浩。“月儿,我答应你,等在南拓国的一切恩怨都结束后,我就带你回北辟国,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冷訾君浩的女人!”望着她眼中那绚烂的倾世桃花,冷訾君浩坚定的许下了承诺。

    若水月不语,只是满脸笑容的望着他。这样的誓言真的让她感到幸福,和感动。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这世界上还有没有她若水月的存在。毕竟这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沉静在甜蜜中的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窗外那道若隐若现的黑影。

    偷听到重点,月珠不敢再多做停留,转身就欲离开。然而刚迈出脚步,她就被突然出现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盯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初月,月珠只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到了喉咙。“初,初月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僵硬的脸上勉强撑起笑问道。

    初月不语,只是目光阴寒如冰的盯着她。

    初月这样的目光更是让月珠更是惊慌不已。“若,若初月姐姐没有别的吩咐,那我就先行。。。”

    “你就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月珠话还未说完,初月就阴冷的打断了她,漆黑的眸中,满是杀意。

    僵硬的脸上继续勉强撑着笑,月珠故作无辜的看着她。“我不明白初月姐姐的意思!”

    一声冷哼,“不明白是吗?见过主子你就什么都明白了!”说着初月突然伸手抓住月珠的手腕,就将月珠往殿内拉去。

    闻言,月珠的心跳顿时漏了几拍。猛的甩开初月的手,月珠是一脸气愤的盯着她。“放手,我自己会走。。。”直到此时月珠都坚信,在小姐心中她初月的地位远远不及自己,所以就算见了小姐,只要她矢口否认,小姐也会相信她是被她初月冤枉错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