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眼看着夏侯夜修逐一将男童和白衣女子救了出去,若水月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一脸狡黠的朝大火中心走去。

    不但皇上,就连二皇子和这白衣女子都出了火海,却迟迟不见若水月出来,初月的心顿时就提到了喉咙。

    快步上前,来到夏侯夜修跟前,初月满脸担忧的望着他。“皇上,月妃娘娘那?她怎么没出来?”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邹了起来。“你说什么?月妃,月妃她也在里面?”说着,夏侯夜修冷锐的目光迅速在人群中扫射了一圈。果然已没有了她的身影。

    猛的点点头,初月很是焦急的说。“是啊!月妃见皇上你冲了进去,不放心,也跟着冲了进去。”

    顷刻间,夏侯夜修只觉自己的心都快跳了出来。“什么?这傻女人。。。”来不及多想,夏侯夜修转身又再次冲进了火海。

    火海中搜寻了半晌,却依旧不减那一抹倩影,夏侯夜修顿时就急了。“月儿,月儿,你在哪儿?月儿。。。”

    听闻夏侯夜修的呼唤,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那一抹笑意变的更加浓郁起来。然,只是眨眼睛,又换上了一脸的焦急。“夜修,夜修你在哪儿???”

    “月儿,月儿。。。”闻声寻去,夏侯夜修终于再火海一角找到那抹身影。

    赤色的火焰中,她绝世倾城的脸上满是恐惧,焦急和担忧。一双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眼正四处张望着,嘴里还不停的唤着。“夜修,夜修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那一刻,她眼中的焦急和担忧深深的撼动了他的每一根神经。快步冲上去,来到她的身边,夏侯夜修是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被她拥入怀抱的瞬间,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满是邪魅的笑容。“夜修?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吗?”如泉水般晶莹的声音中,是惊喜。

    没有回答若水月的话,夏侯夜修只是轻轻的松开她。

    抬起头,满脸泪水的望着夏侯夜修那张俊逸的容颜。“你刚都去哪儿了?我找了你半天,都不见你身影,还以为你。。。呜呜。。。让我看看,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有没有。。。”

    一颗晶莹的泪水无声的划过她精美的轮廓,滴落在他的手上,更滴入了他的心里。伸手想要逝去她眼睛的泪水,可一抬手,落下的却是狠狠一巴掌。

    顿时若水月就惊呆了,似乎这一巴掌是她未曾料到的。

    看着她眼中的受伤,他的心又是一疼。可一想到熊熊大火可能会吞噬她的画面,那股怒火还是代替了一切。“你不要命了?你知不知这大火会活活烧死你?”

    听到他的话,若水月这才反应过来这一巴掌的原因。原来,他这是在担心她!

    又是几滴泪珠滑落,看着他一脸的气愤,若水月咬了咬唇,有些委屈的说。“我,我只是,只是担心你,所以才,才。。。”

    心又是猛的一震。“担心我?”

    这还是第一次,他对她说我,而非朕。。。

    注意到这点,一抹笑意从若水月眼中一闪而过。

    若水月点点头。“恩,我见这么大的火,怕你进来了就出不去了,所以就。。。”

    “就知道怕我出不去了?难道你就不怕这么大的火烧死你吗?”

    “怕是怕,可我更怕你会出什么事。。。”这一刻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有着小女人的羞涩,也有着做错事的自责。

    “你呀。。。真是个蠢女人。。。”话是这么说,可就因为他口中的这个蠢女人,他第一次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开心,随之俊逸的脸上也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那一刻,若水月只觉他那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似乎穿透了一起,照入了她内心最黑暗的地方,生生的疼。

    不再浪费时间,夏侯夜修突然猛的横抱起还在发愣的女人,越过重重阻碍就冲出了火海。

    殿外,正焦急等待的众人见夏侯夜修冲出了火海,那一颗颗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去。

    夏侯夜修是出来了,可他怀中却抱着那个女人,那个狠毒的女人。只是让倪诺儿不明白的是,她若水月为何会出现在这儿?是来看戏的吗?若真是来看戏的,那她又为何会不顾一切的冲进那熊熊大火之中?按她和她的关系,她可不会好心的不顾自己性命的想要去求自己的孩子。那她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是??皇上??

    放下怀中的若水月,望着一片狼藉的凤萱殿和众人黝黑的脸,夏侯夜修有些不放心的冲刘德全开口问道。“都没事吧?”

    “回皇上,除了风雪殿的雪妃受伤外,众人都无大碍!”刘德全瞥了眼若水月回复道。

    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传太医了吗?”

    “已经传了!现在雪妃已被送回了风雪殿,皇上是要过去瞧瞧吗?”

    “现在不用,迟些朕再过去!”

    “是。。。”见皇上这么说了,刘德全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老实的退到一旁。

    听闻两人的对话,若水月这才知道,原来那个白衣女人是雪妃,只是她着实好奇,为何之前都未见过她那?要知道,从今天的状况来看,那雪妃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啊!

    这是倪诺儿一脸虚弱的走上前,满目悲伤的望着夏侯夜修。“皇上,这凤萱殿就这么没了,那臣妾和皇儿们???”

    夏侯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暂时你们就搬去龙鳞殿吧!”原本想随意安排一个宫殿给她们的,可想想,夏侯夜修还是觉得不妥,最后还是决定将自己的宫殿让了出来。

    闻言不光宫女太监,就连若水月和倪诺儿也是大吃一惊。这龙鳞殿还是夏侯夜修身为皇子时的寝宫,是他的私人地方。一般情况下,还不是谁都能进入的,而现在。。。

    “皇上,这不妥吧!”话虽这么说,可这心里倪诺儿别提有多开心了。入住龙鳞殿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她倪诺儿就算不再是皇后,可依旧是他夏侯夜修心尖上的人。

    “行了,就这么决定了!在新的宫殿未建成之前,你们母子四人就暂住哪里吧!”说完,夏侯夜修拥着身边同样一脸虚弱的若水月就离开了。

    倪诺儿望着他们相拥而去的身影,双手不由的握紧了,脸色也在顷刻间沉了下去。这算什么?如今受害的是自己好不?他夏侯夜修不但不安慰自己和孩子,居然和那狐狸精就这么离开了。真是可恶!

    将众人的神色收人眼底,初月此时才明白主子为何会在那种情况下冲入火海。只是她有些不懂,为何主子想要争宠了!她不是一直都不在乎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