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听到冷訾君浩的名字,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邹了起来。他想进入这里?看样子这里定有他想要得到的东西或秘密。而且夏侯夜修为何会突然这么说?难道是想试探自己什么吗?

    眸光一转,若水月很是疑惑的望着夏侯夜修。“皇兄?他想进入这里干什么?”

    “谁知道那!”说着话的时候,夏侯夜修死死的盯着若水月那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眸,似乎想在其中看出点什么。但很是遗憾,因为此时若水月那美妙的眼中除了疑惑,还是疑惑。

    “来,我为你清洗泡沫。。。”移开自己的视线,夏侯夜修一脸体贴的拿过银勺,舀水小心翼翼的贴若水月冲洗着发丝。

    当温热的水随着发丝打落在肩上时,若水月只觉有种很是微妙的感觉在心中涌起。

    “记住了,瑶池盛世的事情不要告诉旁人!”抚摸着若水月乌黑的发丝,夏侯夜修突然意味深长的开口提醒道。

    闻言,若水月撅撅嘴,很是疑惑的看了眼夏侯夜修,点点头。“知道了!”

    见状夏侯夜修温柔的手抚摸上若水月那精致的脸蛋,目光温柔的看着她。“月儿!”

    这样的温柔,让若水月一时间难以招架得住。怕这样的温柔会是一种暗示。

    “夜修,我。。。”无奈,面带羞涩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然而只是一眼,若水月就呆住了。

    此时水中,夏侯夜修如云烟似的乌发,像茂密的水草,透过清澈的碧水,散发着蛊惑人心的黑色魅力。几滴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的下颚滑落,打在他那精美诱人的锁骨上。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轮廓在烟雾袅袅中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性感的嘴角勾勒出一抹诱人的笑,没有多余的语言,夏侯夜修手腕一收,若水月整个人顿时就被拥入了怀中。

    突然的动作,让若水月是猛的从惊艳中清醒过来。

    “唔!”然而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她那诱人的红唇就被夏侯夜修给含住了。

    虽然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可事已至此,她若水月也没有了退路。

    只是出乎若水月意外的是,夏侯夜修的吻不是之前那般狂野,他的吻很轻,很温柔,似乎还带着一种魔力,让前一刻还反感万分的她,突然变的奇怪起来。手也早已不知不觉的搂上了夏侯夜修的颈部,主动的和他亲吻起来。

    咚咚。。。这是耳边响起一阵敲门声。

    “少爷,夫人回来了,让你立刻过去一趟。”这时门外传来一个丫鬟的声音。

    闻言,夏侯夜修这才一脸与犹未尽的松开若水月。“我去去就来,你先自己洗会儿!”无奈的说完,夏侯夜修赤身就从水中站了起来,披上衣袍就走了出去。

    望着夏侯夜修离去的身影,若水月原本迷离的目光逐渐变的幽深起来。夫人?少爷?看夏侯夜修这态度,想必对这夫人也是敬爱有加的了!只是按道理说夏侯夜修的娘亲早在二十多年前便已过世,而这夫人又是谁?是干娘?奶娘?

    泡了一会儿澡,久久不见夏侯夜修回来,若水月终于呆不住了。无论是这世外桃源般的瑶池盛世,还是那神秘的夫人,都无意不让她若水月好奇万分。

    沿途是迷人的风景,然若水月一路走来却不见一个人影。奇怪,就选这瑶池盛世是禁地也不至于没人了吧!哪些丫鬟嬷嬷些都去哪儿了?

    正想到这儿,几个黑影突然从一侧迅速闪过。

    见状,若水月眉头顿时就邹了起来,转身就朝黑影追了过去。然追到转角处,若水月却突然停了下去,蹲在莲花池旁,一脸惊艳的望着池里的莲花,嘴里还轻轻的念道。“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

    不远处的一座假山后,几人见若水月突然停了下来,都是一脸的错愕。

    忽视掉一旁那几道凌厉的光芒,若水月绝美精致的容颜上那犹如星辰般得眼睛沉了沉,随即又放光似地盯着身旁那亭亭玉立的莲花。

    风起,若水月那粉,白薄纱在迎风起舞。玲珑,曼妙的娇躯玉体,呈现出女子独特的美,宛如一朵正怒放的幽香荷莲。

    见夏侯夜修痴痴的望着那妖娆的女人,他身边的一位中年妇女很是不悦的开口道。“美人是毒,越是美妙的女人,她带的毒就越烈。”

    闻言夏侯夜修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有些无奈的看着中年妇女。“母亲,你不是都看见了吗?她没问题!一切都是你多虑了!”

    “我也希望是我多虑了!可这女人就如看不到底的深海,既黑暗又深不可测。”目光凌厉的看了眼不远处那比蔷薇还要绚烂的绝美的女人,中年妇女冷冷的说道。

    “母亲,你没和她接触过,也不了解她,而她也根本不是像你所说是个阴险毒辣的女人,根本不像什么深海。对儿子来说,她就是那盛开的清莲,美妙,无邪!”望着若水月那绝世倾城的容颜,夏侯夜修坚定的反驳道。

    “清莲?哼!我看是藏在水底的毒蛇还差不多!还有你别忘了,她可是冷訾君浩的妹妹!别到时候你是如何毁在她手上的都不知道!”看着夏侯夜修,中年妇女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摸样。

    简单的几个字就说到了夏侯夜修的痛处。是啊!她是冷訾君浩的妹妹!可,可是。。。

    一时间夏侯夜修脑海中突然闪过今日凤萱殿走水,她因自己不顾一切冲进火海的画面。他不相信,那么一个能为了自己不顾性命的女人会是什么毒蛇。“是,她是冷訾君浩的妹妹,可她既然能为了儿子连命的不要,母亲你能说这样的女人会害儿子吗?”

    “哦?他冷訾君浩的妹妹居然为了你冲进火海?稀奇!那我到是要亲自上前瞧瞧了!”说罢,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嬷嬷和两个丫鬟就走出了假山。

    “母亲。。。”见状,夏侯夜修拔腿就欲跟上去。

    “你别来!”刚迈出脚步,耳边就传来中年妇女制止的声音。

    闻言夏侯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但还是停住了脚步,神情担忧的望着自己的母亲一步步朝若水月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