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练武人都有一定的耳力,而像若水月这样内力深厚的高手,耳力更是非凡,早已便将假山处两人的对话一直不差的听入耳朵里。

    虽然不知道夏侯夜修口中的母亲究竟是谁,也不知道她为何还未见面就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偏见,但不管怎么说,若水月敢肯定的是,她将会是她一个极难对付的敌人。

    听着那一步步逼近的脚步声,若水月只觉自己的心也跟着加快了跳动。

    若水月没有回头,依旧一脸陶醉的盯着眼前那朵娇艳的莲花。而余光却已瞥见几抹身影已来到了自己身边。

    不动声色的吐了口气,若水月缓缓站直腰,一脸满足的转过身。“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几人,若水月很是‘受惊’的惊叫一声,手随即不停的轻拍了拍自己的心堂处。

    母亲?在看清中年妇女容颜的瞬间,若水月真的难以相信,眼前这美丽娇艳的女人,居然就是夏侯夜修口中的母亲!

    她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逼视。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乌发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

    若非她耳发几缕白发和眼角那淡淡的鱼眼纹出卖了她的年龄,若水月还真以为她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

    中年妇女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凌厉的盯着若水月,似乎想要从她受惊的神情中察觉到什么。

    慢慢‘平静’下来,若水月撅了撅嘴,疑惑的望着中年妇女。“姐姐你是??”

    闻言,中年妇女先是一愣,随即一抹笑意从她嘴角一闪而过,而她凌厉的目光瞬间也温和了不少。

    注意到中年妇女的变化,若水月心里是一阵笑意。女人就是女人,尤其是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对于自己的容颜还是如此的在乎。

    看样子,这马屁无意中拍一拍还真是有必要的。

    没有回答若水月的话,中年妇女冷冷的反问道。“你又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我的瑶池盛世?”

    闻言,若水月在心里忍不住的对她翻了个大白眼。靠!这不是明知故问的吗?

    可面上,若水月还是一脸无辜的回答道。“我叫冷訾残月,是夜修妻子!是他带我进来的!我。。。”说到妻子时,若水月都在心里狠狠得鄙视了下自己!妻子?哼!说的好听,其实还不是他的一个妾!不过她却偏要这么说。

    假山处,一直目不转睛盯着几人的夏侯夜修,在听到若水月说是自己妻子的瞬间,顿时就愣住了,眉头也不自觉的邹起来!不得不承认,自己虽然是喜欢眼前那绝美的女人,可妻子的位置永远都是只属于一个人

    的。那就是倪诺儿!而她,最多就是自己的宠妾,也只能是自己的妾!

    “妻子?哼!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的身份了吧!若我没记错的话,倪诺儿才能算的上是夜修的妻子,而你?顶多就是夜修的一个妾罢了!”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中年妇女不屑的打断了!

    “你。。。”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顿时写满了受伤,美妙的眼中,是那星星的泪光。

    看着眼前女人眼中那强忍的泪水,中年妇女有那么一刻失神了!因为她仿佛间从她美妙的眼中看到一幕悲凉的画面。漫山的倾世桃花,被无情的狂风暴雨摧残,蔚蓝的天空飞扬着受伤的落英。

    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吸进一切的委屈。“是的,在你们的眼中,甚至在夜修的眼中,我就只是他的一个妾,可在我心中,我就是他的妻子,我心爱男人的妻子。而他也是我唯一也是第一的丈夫!”敛下眼眸,若水月固执的开口道。然而不知为何,她明明是不在乎他夏侯夜修的,也更没有爱上他,可不知道为何在说到这儿的时候,她却觉得万分的悲哀!心也忍不住的狠狠一抽!是在为这社会的不公?还是那些所以付出真情的女人而感到悲哀?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一刻她的心很难过。

    在听到她那句唯一也是第一心爱的丈夫的瞬间,夏侯夜修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对那个绝美而又倔犟的女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心动?还是感动?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一刻他是多么的想要拥她入怀,好好的爱护她,保护她。

    那一刻中年妇女的震撼似乎一点也不亚于夏侯夜修。毕竟曾几何时,她也多么渴望得到一份唯一的爱。然而。。。

    “梦是美好的,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呵!”恍惚的说了句,中年妇女却突然带着丫鬟嬷嬷转身走了。

    抬起眼帘,望着中年妇女离去的身影,若水月却是一阵纳闷。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就这么走了?还有她究竟是谁?为何会是夏侯夜修的母亲那?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见母亲离开了,夏侯夜修这才缓缓的从假山后走了上前。

    闻声,若水月是猛的回过神。抬头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夏侯夜修,若水月不语,只是目光复杂的盯着他那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也许只有成为他真正的妻子,才会知道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怎么了?”见若水月不语,夏侯夜修很是疑惑的开口问道。

    若水月摇摇头。“没什么,你刚去哪儿了?怎么半天都没有回来?”

    “有点事,耽搁了!饿了吧!走,我带你去吃点东西。”说罢,夏侯夜修很是自然的搂着若水月的肩,就朝一座名为听雨轩的亭楼走去。

    夏侯夜修的敷衍,让若水月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可若水月也没打算继续追问下去,毕竟看着情形,就算她问了,他也不会回答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