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听雨轩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听雨轩”匾额。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园锦簇,剔透玲珑,后院满架蔷薇、宝相,一带水池盛开着朵朵娇艳诱人的莲花,幽香弥漫。

    二楼一侧是夏侯夜修的卧室,而另一侧,则是露台。

    跟随夏侯夜修来到他的卧室,刚一走进去,若水月整个人顿时就愣在了原地。

    不是为他里面那富丽堂皇装潢,而是为那直接挂在床头的两块龙符,和放在桌案上的玉玺,及大面积挂在墙上的兵力布置图。要知道,就光这屋里的这三样东西可就是南拓国的整个命脉了!只要是有心之人,无论得到其中之一,都足矣让南拓陷入绝境。只是若水月不明白,为何夏侯夜修会将这些东西如此光明正大的放在此处,难道他都不怕被人盗走吗?思及此,若水月突然有些明白冷訾君浩为何会煞费苦心的想要进入这瑶池盛世了!原来为的就是这些宝贝!还有,夏侯夜修带自己到这儿真的就只是为了吃东西的吗?

    “龙符,玉玺,你怎么都将这些宝贵的东西放这儿?不好好的收起来,要是被人盗了怎么办?”眸光流转,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很是疑惑的问道。而她却故意漏了说兵力布置图!毕竟玉玺一般都放在朝堂案桌,龙符又是皇帝会将它随身携带。而她身为公主,说见过到也不稀奇。只是这兵力布置图,一般都觉不会拿出来视人的,更别说用来逗自己的孩子了。

    闻言,夏侯夜修眉头一挑,有些惊愕的看着若水月。“你认识这些东西?”

    点点头,若水月很是无邪的眨了眨眼。“认识啊!小时候在父皇哪儿见过。听父皇说除了玉玺,龙符,还有个兵什么的东西可都是一个国家的命脉,所以一定的好好藏好。要是被有心的坏人得到了,那会让一个国家陷入绝境,甚至灭亡的。”

    夏侯夜修当然明白若水月说的兵什么东西是什么了,只是他却没有告知的意思,反而目光深邃的盯着她。

    忽略掉夏侯夜修打探的目光,若水月快步上前,来到床头,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那挂在床头的龙符。这上面其中的一枚龙符曾经是属于爹爹的,也正是若家的保命符。可就是为了救自己的命,它才落在了他夏侯夜修的手上。也正是因此,才断送了若家一百来口人的性命。。。

    突然间若水月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副她此生都难以忘怀的画面。那飞溅在洁白雪地上的鲜血,和一颗颗滚落在地的人头,还有夏侯夜修和倪诺儿狠毒的笑容。

    顷刻间若水月只觉自己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杀人的欲望在心中变的强烈起来。

    “看着龙符在想什么那?这么认真?”这时夏侯夜修突然从身后抱住若水月,意味深长的问道。

    猛的回过神,同时迅速的收起自己的情绪和欲望。

    轻轻松开夏侯夜修的手,转过身,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一脸疑惑的问道。“没想什么,只是很好奇,南拓国的龙符有很多枚吗?”其实这个问题若水月早已想问了,只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而现在时机刚好。这儿有两枚,自己从水恒那夺走一枚便就是三枚,可按道理,一个国家的龙符绝对不会做三枚,毕竟三,闪,谐音不好,更何况他们皇族就更忌讳这些了。所以究竟有多少枚,她倒要问个清楚!

    “厄?”闻言夏侯夜修猛的一惊。“你为什么这么问?”

    歪着头,眨了眨眼,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回复道。“是啊!因为除了你这儿两枚,我似乎还在那见过!”

    “真的?在哪儿?你还在哪儿见过这龙符?”闻言,夏侯夜修突然变的激动起来,抓着若水月的双臂就不停的问道。

    疼痛突然席卷而来,若水月很是不爽的挣扎起来。“夜修,放开,你放开我,疼。。。”

    “哦,哦。。。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急忙松开手,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歉意。

    郁闷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不语,只是无奈的揉了揉自己被捏疼的肩。

    “月儿,你赶紧告诉我,你究竟在哪儿还见过这龙符?”按下自己激动的心,夏侯夜修尽量平静的冲若水月问道。

    “这个,这个。。。我一时间也记不清了!不过看样子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下次我会留心的,只要一看到这龙符就会赶紧告诉你的!”摇摇头,若水月此时也是一脸的歉意。话是这么说,可若真的还有这龙符的下落,怎么会真告诉他。没将他的一并盗走都算好的了!

    “这样啊。。。哎!”这一刻夏侯夜修的眼中明显的写满了失望。

    “对不起,我。。。”看着夏侯夜修此时的摸样,若水月的眉头也紧紧的邹在了一起。

    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被夏侯夜修拉倒一旁的凉榻上坐下。“这也不能怪你,只能说天意吧!”

    “那我们南拓国究竟有多少枚龙符那?而其他的又为何会落在别人的手中那?”歪着头盯着夏侯夜修,若水月依旧是一脸的纯洁无邪。这才是她想要知道的重点,其他的现在她根本才不关心那!

    看着女人那不停眨着的美妙双眸,夏侯夜修疑惑了片刻,终于缓缓开口道。“其实我南拓国的龙符一共五枚。我父皇两枚,曾经的大将军若文荣两枚,还有一枚在现在的大将军顾海,也就是兰妃,顾书兰父亲手中。后来我父皇又将龙符一分为二,我和前朝太子夏侯淳各一枚。皇位之争,夏侯淳惨败后,他的那枚就失去了踪迹。而若文荣手中龙符。。。哎!”一提到若文荣,夏侯夜修的眉头便已邹成了一团。不知为何,一想到若文荣,自己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若水月那张丑陋的脸,和她那倔强的神情。

    见状若水月的眉头也随之紧邹了起来。不为别的,只为夏侯夜修那紧邹的眉头而感到气愤。他害得若家一百来口枉死黄泉,现在提起家父,他居然还摆出这么一副嘴脸,真是可恨之极。

    一声叹息过后,夏侯夜修又继续开口道。“若文荣,原本我只知道若文荣手中有龙符却不知他手中的龙符并非一枚,而是两枚。也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他自愿交出了一枚龙符,可没过多久,他居然阴谋叛国,最后被我发现,治了他一个满门抄斩之罪。”有些事实,夏侯夜修真的不愿告诉眼前这一脸纯洁无邪望着自己的女人。

    而此时他也丝毫没有发现身边女人那眸中的深邃和压抑的怨恨,及那早已紧握成拳头的手。

    自愿交出龙符?无耻,那明明是被你逼迫的好不?还有什么阴谋叛国?哼!不过是你夏侯夜修这卑鄙无耻小人为了美色而诬陷家父的手段!如今居然被你说的这般的冠冕堂皇!真是卑鄙无耻之极。

    “直到他死后,我才发现,原来他手中居然还有一枚龙符。只可惜,就算我将将军府挖地三尺也未找到那枚龙符的下落!原本我以为那枚龙符被若文荣给了他丑陋的女儿,没想到就算星月殿我将它挖地三尺也为找到那枚龙符。而现在那枚龙符也没了踪迹!”

    听到这儿,若水月嘴角不禁露出一抹讽刺之色。哼!你夏侯夜修更没想到的是,他若文荣并非将龙符给了他的女儿,而是给了他的小儿子,虽然现在龙符是落在了她女儿的手上。当然你更想不到,你以为已死的丑八怪会在三年后的今天以另一个身份坐在你的身边,听你述说着你做过的哪些无耻残暴的事情!

    “至于最后一枚龙符至今还在顾海手中,原本我也没有收回的打算,可现在顾海在朝中的实力如日中天,收回他的龙符和权力,我也势在必行!”说到此,若水月清晰的在夏侯夜修眼中看到了残忍的杀戮。

    看样子,夏侯夜修是打算让顾海成为第二个若文荣,让顾氏一族成为第二个若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