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在听雨轩简单的吃过些东西,若水月就随夏侯夜修出了凌轩雅居。一路上若水月都用心的记着沿途的特征,和方向。尤其是在蔷薇迷宫内,每一步,若水月走的都是那般的小心翼翼,并不是怕掉入陷阱,只为将每一步都深深的刻在心里。因为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再进入这里,盗得那足已毁灭整个南拓的命脉。

    就在即将走出蔷薇迷宫的转弯处,一副血腥的画面突然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那是三个人惨死的画面,一人直接被什么利刃斩断了头颅,另外一人似乎也是被同样的利刃从腰斩断,其中的内脏更是令人作呕的暴露在外,最后一人则是被数十支刀刃活活的顶死在蔷薇墙上。鲜艳的血液飞溅在那一朵朵蔷薇花上,看起来却是那般的娇艳。

    看着眼前如此血腥的一幕,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这蔷薇迷宫果然不容小看!这三人不过刚进入这里居然便命丧黄泉了,且死状还是这般的惨烈!看样子,自己还得谨慎而行,绝对不能贸然闯入这里。否则这些人便将会是自己的下场!

    眸光一转,若水月突然想到什么,随即不停地颤抖起来尖叫起来。“呀!啊!!!”是的!现在她在夏侯夜修的眼中就是一个纯真无邪的柔弱女人。而作为一个纯真无邪的柔弱女人,在看到这般血腥作呕的画面,如此冷漠淡然实在不合,所以她必须得做出柔弱女人该有的反应来,否则必将会引起夏侯夜修的怀疑。

    闻声,一脸邪恶盯着三人尸首的夏侯夜修这才意识到身边的女人。“月儿。。。”轻唤一声,夏侯夜修伸手就将若水月紧紧的搂入了怀抱。“月儿,别怕!别怕!有我在!”安慰的同时夏侯夜修的手不停地轻抚着若水月的背部。

    若水月不语,只是深深的埋在夏侯夜修怀中,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

    见状,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很是不悦的朝蔷薇迷宫的另一侧冷冷的撇了眼,便见蔷薇迷宫突然如活了一般,不停的转动起来。只是眨眼间,先前那副血腥的画面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月儿,月儿,你怎么了?”轻轻的松开若水月,夏侯夜修故作疑惑不解的轻问道。

    若水月不语,只是紧偎依在夏侯夜修的怀中,伸手指了指身后那副血腥的‘画面’。

    “厄?没什么啊?月儿,你究竟是怎么了?“眨了眨眼,看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继续装傻问道。

    听见夏侯夜修说没什么,若水月的眉头再次一紧。他是瞎子吗?那么明显且血腥的画面,他居然说什么!

    又指了指身后,若水月声音颤抖的开口道。“我,我怕。。。”

    “怕什么?你背后什么都没有啊!月儿!你究竟是在怕什么?”忍着想笑的冲动,夏侯夜修依旧装傻的问道。

    “你骗我,我不要看,我要离开这里!夜修,求求你,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说着若水月还不忘用力的摇了摇夏侯夜修的手臂,恳求的话语,颤抖的声音,和颤抖的身子,这些无疑都是在说明身体的主子此刻是多么的恐惧,然而偏偏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却是极不相符的表情。冷漠的脸,淡然的神色。不过好在此时她的脸完全的埋在了夏侯夜修的怀里,他根本就看不到,否则被他知道了,真不知道他该有何感想。

    “哎!月儿,我没骗你,你不信自己回头看,真的什么都没有!”看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女人啊!怎么就这么胆小那?

    “真的?”闻言,若水月很是怀疑的问道。心里却在很是鄙视的说。“什么都没有!你当老娘是三岁小孩啊!就算你是神仙,也不可能在老娘还抱着你的情况下就将那几具血腥的尸首变消失了吧!”

    “真的!不信你自己回头看看!”

    闻言,若水月虽然怀疑,但还是故作惶恐的抬起头,慢慢转身朝身后看去。

    然,只是一眼,若水月的两眼在顷刻间就睁的老大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那些尸首那?还有那些沾满血迹的蔷薇花那?怎么都没了?

    看着若水月满是错愕的脸,夏侯夜修嘴角扯起一抹笑意。“看吧!我没骗你吧!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这么可能,我刚明明看见,哪里,哪里,还有哪里全是血和。。。”

    “看样子是你眼花看错了,哪里那有什么?”不等若水月将话说完,夏侯夜修就打断了她。

    “不是的,我刚真的看见。。。”

    “好了,看样子你今天真的是累了!走,我送你回鸾凤殿好好的休息休息!”若水月还想说什么,可夏侯夜修依旧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拥着她就走出了蔷薇迷宫,走出了禁地瑶池盛世。

    闻言,若水月虽然满心困惑,但还是老实的闭上了嘴。只是在瑶池盛世关上门的瞬间,还一脸疑惑不解的朝里面看去。她相信,刚那血腥的一幕绝对不是她错觉,更不是她眼花看错了,那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事。只是她不明白,夏侯夜修究竟是用什么办法让那些尸首和染血的蔷薇消失的。是里面另有玄机还是说里面还藏着什么绝世高手,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清理完一切污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