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将若水月送回鸾凤殿,安慰了几句,夏侯夜修便离开了。

    望着夏侯夜修冲忙离去的身影,若水月的目光逐渐变的深邃起来。她知道,他定是回瑶池盛世查那几具尸首去了。有那么一刻她真想不动声色的跟上去看个究竟,可理智告诉她,现在她不能,也不可以,否则稍有不测别说复仇了,就连她的小命都难保。毕竟,夏侯夜修这个人绝对不像表面看着的这般简单。

    “主子。。。”初月端着茶水走了上前。

    闻声,若水月回过神,接过杯子轻酌了一口,便又递给了初月。

    “主子!”看着若水月初月一副欲言又止的唤了声。

    “怎么?有事?”

    “恩,两个时辰前殿下来过一趟,可没见到你便气冲冲的又离开了!”一想到冷訾君浩离开时的摸样,初月是打心眼里感到害怕。

    眉头一挑。“他没说又什么事?”

    初月摇摇头。“没有,只问了你在不在!主子,你是不是爱上皇上了?”

    “厄?你为何会这么问?”闻言,若水月倒是一脸惊愕的看着初月。

    “否则你今天怎么会为了他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的就冲进火海了?这要是让殿下知道了,殿下岂不会难过死。”此时在初月心里,主子就应该和殿下在一起才是对的,毕竟皇上可是主子的灭门仇人啊!

    闻言,若水月并未急着回答初月的话,反而反问道。“你知道那个在火海中被夏侯夜修抱出来的女人吗?”

    “主子说的可是雪妃?”

    若水月猛的点点头。“对,就是她,你可知道她的详细情况?”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雪妃姓顾,名书雪,是兰妃的妹妹,她。。。”

    “兰妃?这么说,她也是顾海的女儿?”初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惊愕的给打断了。

    闻言,初月虽然不解,可还是点点头,应道。“是啊!她和现在那被罚关在梨园的兰妃都是顾海的女儿,怎么了小姐?”

    “没,你继续说。。。”若水月摇摇头,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是,据说雪妃是在两年前进宫的,一进宫就被册封为了雪妃,可奇怪的是,她居然从一进宫就开始身体抱恙,直到现在。也就是说,从进宫到现在,她都还未侍寝过,也几乎不轻走出她的风雪殿。”

    “哦?身体抱恙,还从未侍寝过?”听到这儿,若水月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的。”初月又是重重的点点头。

    “那你难道都不好奇,她今天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凤萱殿?还是在那种情况之下?”眉头一挑,若水月面带笑意的看着初月问道。

    闻言,初月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这,我也纳闷,按理说,雪妃这一个从不轻易出自己宫殿的人,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居然还为救出倪诺儿的孩子搞得自己一身的伤。”

    “那按你的想法她为什么会如此?”嘴角勾勒出一抹诱人的笑,若水月意味深长的问道。

    思索片刻,初月犹豫的开口道。“这个。。。依我看,也许只是巧合吧!毕竟像雪妃这样与世无争的人,我想她应该。。。”

    “你呀!哎!难道你不知道有个词叫做演戏吗?像你家主子我,在别人眼中还不是一副纯洁无邪的样子!可事实那?”说到这儿,若水月的眉头却不自觉的紧了紧,美妙的眼中多了一抹忧伤。是啊!曾几何时,她也只是个天真无邪心地善良的女孩,而现在那?却变成了个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女人。

    “那依主子的意思???”

    收回思绪,若水月眼中的那抹忧伤瞬间变化为阴寒。“依我看,今天凤萱殿的那场大火和雪妃有着莫大的关系,换句话说,也许那场大火就是她顾书雪所为,至于目的嘛!呵呵。。。”想到今日在火海中,顾兰雪看到夏侯夜修进来时的反应,和在那火柱落下时反应,若水月的嘴角就不自觉勾勒出一抹讽刺的笑。

    “啊?怎么会?”闻言,初月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啊!和她真正的接触过吗?真正的了解她的性格吗?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蒙蔽了!”

    “知道了!”初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知道为什么今日在火海中,夏侯夜修她们都出来了,却迟迟不见我的身影?”看着初月,若水月突然决定趁这个机会好好的给她上一课。毕竟现在的她,太不像是从黄泉地狱出来的人了。

    “刚开始我还以为主子你被大火困住了,可回头一想,既然主子你敢冲进火海,必定有你的计划,可究竟是什么计划,我就不知道了!”

    闻言,若水月还是有些满意的点点头。“算你丫头不笨。。。我原本冲从进火海,为的只是不让他们找到倪诺儿的儿子,换句话来说,我要让倪诺儿的儿子死在火海之中,让倪诺儿痛不欲生,可进去我才发现,顾书雪居然也在,还紧紧的护着小家伙夏侯睿,既然有人在,我也不好公然出手,于是退到安全的一侧,看着她们,直到夏侯夜修的出现。看着顾书雪抱着夏侯睿吃力的朝他走去,再到火柱断裂砸在顾书雪的身上,每一幕都看的是一清二楚。你知道吗?火柱断裂的声音之大,就算事隔数米的我都听得见,你说就在下面的顾书雪会听不见?更有意思的是,就在这时,顾书雪居然在火柱下推开了夏侯睿,自个还停了下来,虽然时间不长,但却足够让火柱砸在她的身上。”

    “什么?”听到这儿,初月是大吃一惊。

    “从以上看,你还真的认为这件事只是个巧合吗?”见初月惊愕的样子,若水月卿然一笑。

    初月摇摇头。“的确不像是巧合了,只是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做?为名为利还是为了争宠?可若是争宠,她这么做不是得不偿失吗?毕竟火柱在身上落下的烙印很可能就是一辈子了,而且疤痕还极为的丑陋。这要是侍寝的时候,被皇上瞧见了,那不就。。。”

    “也许问题就在她的背上!”一说到背上的烙印,疤痕,若水月突然想到在现代的时候,她看过的一部小说,讲的是一个从小背部被烫伤的官家小姐,被迫进宫为妃。可身上的伤痕让她早早的便看出了自己的命运,于是,她便从进宫开始装病,借此躲过侍寝,时间一长,皇上便也将她忘了,也不再让她侍寝。而她也如同顾书雪一般,几乎不轻易走出自己的寝宫,直到一年后的,她突然出现在皇后寝宫,在火海中守护了当时年幼的太子,也是在皇帝出现的时候,她推开了怀中的太子,自己则被火柱烧伤了背部,同样那丑陋狰狞的伤口却覆盖了她原先的伤痕,一时间让她背上的丑陋套上了光荣的功勋,从而得到皇帝的怜惜,一步步走到女人的巅峰。

    想到这儿,若水月的眉头顿时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若顾书雪真的如那本小说女主人公一般,那自己可真的小心了,且定在她还是萌芽阶段就将她掐死在摇篮之中。否则不将是个祸害!

    “背上?”初月很是不解的看着若水月。

    “明天就知道了!你去让你准备些补品,明天我们去风雪殿探病!”是的,只有看过她背部的伤,才能确定自己的判断。

    “知道了!我这就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