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若水月早早的就来到了龙鳞殿。

    她一身淡蓝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樱丝用天蓝色发带捆绑着,头插一只宝蓝色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夏侯夜修是一阵惊艳。这女人,无论怎么装扮都是如此的绝美,勾人心魄。

    “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不多休息休息?”上前拉着女人如脂般白皙的手,夏侯夜修温柔的问道。

    “臣妾。。。”

    “哟!本宫当时谁那?原来是月妃啊!月妃你这一大早的跑来龙鳞殿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会打扰皇上休息吗?”若水月刚开口,就被纱幔后倪诺儿凌厉的声音给打断了。

    随即便见倪诺儿身着华服走出来,迷离繁花丝锦制成的芙蓉色广袖宽身群,绣五翟凌云花纹,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的是细小而浑圆的蔷薇晶石与虎睛石,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发髻正中插一支象征着皇后身份的凤翎步摇,凤头用金叶制成,颈、胸、腹、腿等全用细如发丝的金线制成长鳞状的羽毛,上缀各色宝石,凤凰口中衔着长长一串珠玉流苏,最末一颗浑圆的海珠正映在眉心,珠辉璀璨,映得人的眉宇间隐隐光华波动,流转熠熠。发髻正顶一朵开得全盛的“贵妃醉”牡丹,花艳如火,重瓣累叠的花瓣上泛起泠泠金红色的光泽,簇簇如红云压顶,妩媚姣妍,衬得乌黑的发髻似要溢出水来。

    若水月没有开口,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倪诺儿头上的凤翎步摇,那是太后姑妈曾经送她的礼物。她当年无知的为了报答夏侯夜修的解毒救命之恩就将其给了夏侯夜修,只是没想到,今日这象征着身份的凤翎步摇居然会戴着她若家的大仇人头上。一时间若水月心中的恨几乎要将她给吞噬。

    “放肆,本宫在问你话那!”见若水月不理会自己,倪诺儿一时间是风颜大怒,完全忘记了身边那眉头紧邹的夏侯夜修。

    闻言,若水月是缓缓回过神,一脸委屈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因为昨日凤萱殿走水,雪妃为了救二皇子受了伤,所以,所以今日特意来邀请皇上同臣妾一起去探望雪妃!”若非有夏侯夜修在场,若水月真想冲上去狠狠的扇倪诺儿这个贱人几巴掌。

    “哼!你少在本宫面前摆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摸样,知道吗?本宫看了恶心,而且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以为本宫真的就忘记了吗?”看着若水月此时的摸样,倪诺儿就恨不得上前抓破她那张精致的脸。这个装模作样,阴险恶毒的女人,总有一天自己会揭开她那张虚假的面具的。

    一时间,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更是委屈无比。“臣妾愚昧,不明白贵妃娘娘你的意思。”

    一听贵妃二字,倪诺儿更是火冒三丈。要不是这个阴险狡诈的女人,自己回从皇后变为贵妃的吗?

    倪诺儿涂满红色丹寇的手指突然狠狠指着若水月,一脸怒不可遏的怒吼道。“冷訾残月,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要不是因为你。。。”

    “倪诺儿,给朕注意你的身份,别忘了朕昨晚对你说的话!”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阴冷的打断了。

    闻言,倪诺儿浑身猛的一震。“不是的皇上,你不知道,其实她冷訾残月就是那个丑。。。”

    一听到丑字,若水月便已明白倪诺儿接下的话是什么,心也随之一颤,然而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突然厉声给打断了。“够了,朕不想再听你说什么废话了。你身为后宫之首,雪妃为了救你的儿子深受重伤你不知去感激探望也就罢了,月妃不过也是好心,你居然还在这里蛮横无理的辱骂她。朕真不知道,你的三书四德都学到哪儿去了!”

    “皇上,臣妾知道去探望雪妃,只是她冷訾残月。。。”

    “朕最后再说一次,朕不想要在听你的废话了,还有若你真的还想要回你皇后的位子,你就给朕做出个皇后因有的姿态来,否则朕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后悔。”倪诺儿还想要反驳什么,可此时夏侯夜修依却不再给她任何的机会。说罢,拉着若水月的手就走出了龙鳞殿。

    在踏出殿门的同时,若水月突然回过头,冲正一脸气愤的倪诺儿得意一笑,便头也不回的跟着夏侯夜修离开了龙鳞殿。

    望着两人肩并肩,手牵手离去的身影,倪诺儿更是气的牙痒痒。若水月你这个贱人,你给本宫等着,总有天本宫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是倪诺儿没有看见,在若水月回过头的瞬间,她脸上的笑意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换上一脸的漠然,而她美妙的双眸中更燃烧着点点星火。是的她生气,非常的生气,只因夏侯夜修最后那句话,那句“若你真的还想要回你皇后的位子,你就给朕做出个皇后因有的姿态来。”虽然他这话后面带着威胁,可夏侯夜修的意思已非常明白,他皇后的位置始终都还是她倪诺儿的,他还为她留着,只需一个机会,他便会名正言顺的再次将皇后的桂冠给她戴上。真是可恶,没想到她在夏侯夜修心中的地位居然这般的根深蒂固,看样子想要搬她下台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都在心里思索着各自的事。瞧着气氛他们身后跟着的大群宫女太监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来到了风雪殿。

    “皇上驾到,月妃娘娘驾到。。。”两人刚踏入大门,耳边就传来了太监尖锐的声音。

    闻声,两人这才猛的回过神,对视了眼,谁也没开口便走了进去。

    “奴婢秋叶见过皇上,见过月妃娘娘。”听闻两人的到来,顾书雪的贴身宫女秋叶急忙迎了上来。

    “起来吧!你家主子那?”没有看秋叶一眼,夏侯夜修冷冷的问道。

    欠了欠身,秋叶急忙答道。“回皇上的话,娘娘在内室休息。”

    闻言,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御医怎么说?雪妃的伤势如何?”

    一说到雪妃的伤势,秋叶的脸立刻写满了悲哀。“娘娘虽已没有了生命危险,可娘娘的背部大面积灼烧,留下了大片伤痕,御医说因为灼烧比较严重,所以此伤痕难以消除!”

    “哎!”一声叹息,夏侯夜修抬脚就朝内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