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见状,若水月想也未想便直接跟了上前。

    “还请月妃娘娘留步。。。”若水月刚走几步,却被突然上前的秋叶拦了下来。

    秋叶突然的阻拦上若水月一时间很是气愤。“放肆,你一个小小的宫女居然敢拦本宫的路,你这是要造反不成?”

    面对若水月的呵斥秋叶是面不改色,只见她冲若水月欠了欠身,冷然的开口解释道。“奴婢不敢,只是御医说了,娘娘的房里不宜有太多人!所以娘娘还是请回吧!”

    眸光流转,看着眼前的宫女,若水月冷冷一笑。“哦?那御医可说了,不宜有太多人究竟指的是几人?是一两个人那?还是六七人?”

    “厄?”很明显秋叶怎么也没想到若水月会这么说,顿时不禁有些懵了。

    见状,若水月又是一阵冷笑。“看样子御医是没有说明了,既然如此你又怎么知道他指的不宜太多人究竟是几人那?”

    “这个。。。”看着眼前这绝世倾城的女人,秋叶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皇上加本宫只有两人,本宫想两个人应该称不上太多人吧!哼!”说罢,若水月冲身后的初月递了个眼色,推开还有发愣的秋叶就直接走了进去。

    “月妃,月妃娘娘。。。”待秋叶回过神,她的一个反应就是追上去,可却被突然出现的初月给拦了下来。“这是我家主子,送给雪妃娘娘的补品,还请秋叶妹妹点点。”初月手一挥,便见数十名宫女端着礼盒整齐的走了进来。

    看了眼已进入房的月妃,又看了看面前的一大堆补品,顿时秋叶只觉一个头两个大。

    这边,若水月刚走到门外耳边就传来,夏侯夜修好听且邪魅的声音。“雪妃你这是在和朕玩欲擒故纵吗?”

    闻言,若水月不禁眉头一挑,停住了脚步,满心疑惑的听着里面的对话。欲擒故纵?什么意思?

    “臣妾不敢,只是臣妾背部伤痕不堪入目狰狞,如此污秽,不敢浊了皇上的眼,所以还请皇上成全!”声声如珠盘玉落,坚韧有力。

    听到这儿,若水月这才算是怎么一会儿事了。看样子夏侯夜修也真不是好唬弄的,对于顾兰雪突然出现在凤萱殿救的夏侯睿一事也深表怀疑,这不,正想要验伤那!

    见一脸苍白的女人如此贬低自己,夏侯夜修的眉心微蹙,一丝愧疚由内而生。“朕话说重了,伤到你是吗?”也是,这世间有那个女子能接受自己白皙无暇的悲伤突然多了一大片不堪入目令人作呕的疤痕。无论这疤痕如何的疑点重重,他相信,她应该也不会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的。

    想到这儿,夏侯夜修不由自主的迈出脚步想要上前关怀她。然而,夏侯夜修还未来得及靠近,就听见到她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请皇上不要靠近,此时此刻臣妾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皇上了。还请皇上给臣妾一些时间!”

    闻言,夏侯夜修刚迈出的脚步果然收了回来,面色沉重的看着有些抽泣的顾兰雪。

    门口处的若水月听闻顾兰雪的话,嘴角一扯勾勒出一抹笑。似乎她心里的某些疑惑在此刻得到了回答。

    见气氛变的有些沉重起来,若水月这才缓缓的走了上前,一脸关怀的看着床上一脸苍白的顾兰雪轻问道。“雪妃姐姐,伤势好些了吗?”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若水月,顾兰雪眉头不自觉的一紧。不知为何,对于眼前这绝世倾城的女人,顾兰雪总有种说不出感觉。这已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她了,还记得昨日在凤萱殿,虽然只是无意的一眼,她便已明白,她绝对不像是众人口中那温柔清纯的女人。

    相对于顾兰雪的不悦,在看到若水月的瞬间,夏侯夜修却莫名的松了口气。毕竟刚那沉重的气氛让他感到非常的不适。

    怔了怔,顾兰雪很快就回过了神,苍白的脸上勉强撑起淡淡的笑容。“好些了!想必你就是月妃吧?果然如众人口中的一样,长的美若天仙!”

    闻言,若水月故作羞涩的低了低头,一脸无邪的笑了笑。“姐姐过奖了,姐姐长的那才叫做美若天仙那!”虽然顾兰雪是眉头她长的那般绝美,可怎么看也是个大美人。

    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那一脸无邪的若水月,顾兰雪嫣然一笑。“月妃还真是谦虚啊!”

    吱咻咻咻。。。

    若水月刚要开口,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奇特的礼花声。

    闻声,三人都不禁朝窗外望去。

    天际间,隐约看到一阵烟花,只是这烟花极为的奇特,不想通常的礼花,大大小小的血色月亮围成一个大大的月亮,在蔚蓝天空的承托之下格外绚烂。

    只是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若水月那收缩的眸孔,和那一闪而过的惊慌。这是末月的性号弹,不好,水恒出事了!

    “这礼花还真是奇美啊!”看着那大大小小的血色月亮礼花,顾兰雪不禁称赞道。

    “是啊!我都还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奇特的礼花那!”复杂的看了眼窗外,若水月焦虑的符合道,没人知道,这一刻她是多么的想要离开这儿,冲出宫去救自己唯一的亲人。可却不行,看着夏侯夜修此刻的神色,想必在怀疑着什么,要是自己贸然离开定会惹他的怀疑的。

    东拉西扯的说了几句,若水月按耐不住的终于将话说到了重点上。“听说姐姐的背部伤的很严重,还留下了大片的疤痕是真的吗?”

    顾兰雪不明白若水月这番话的意思,只是一脸自卑又委屈的保持着沉默。

    见雪妃如此楚楚可怜的摸样,夏侯夜修有些不悦的邹了邹眉,提醒的唤了声。“月妃。。。”

    然而面对夏侯夜修的提醒,若水月却丝毫不加以理会,反而大步走上前一脸亲密的坐在顾兰雪的床边。“若真是如此,姐姐也大可不必难过。”

    “厄?”顾兰雪很是疑惑不解的看着她。

    只见若水月头一歪,更加一脸无邪的笑了起来。“因为姐姐也许会因此因祸得福还不一定那!毕竟。。。”

    光听到这儿,看着若水月脸上那无邪的笑容,顾兰雪的心顿时就被提了起来,看她的目光也变的阴冷了许多。她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顾兰雪还未来得及开口,耳边就传来夏侯夜修生气的喝止声。“冷訾残月。。。”

    被夏侯夜修这么一吼,若水月不语,只是一脸受惊的望着他。

    看着若水月此时的摸样,夏侯夜修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有些气愤的训斥道。“朕真不敢相信这番话居然会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是的,此时的若水月在夏侯夜修眼中就是来找茬,挖苦的。枉他还以为她是真心来探望雪妃的,没想到,她居然。。。

    夏侯夜修这话若水月怎会不明白,只是现在她要的就是这个。

    按捺着心中的焦虑,若水月依旧是一脸的纯洁无邪,只是此时她眼中却多已一些疑惑。“有什么不对的吗?雪妃姐姐肯定会因此因祸得福的。因此皇上就会更喜欢她,从而得到皇上的宠爱,而我也就会。。。”

    “月妃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若水月话还未说完就被顾兰雪一脸气愤的给打断了。

    同一时刻,打断若水月的还有夏侯夜修生气的一个巴掌。只是眨眼间,若水月白皙的脸上无根手指印是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