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的出现和那黑衣人的死,让其他黑衣人顿时变的愤怒起来。

    “你是谁?”这时其中一个黑衣人走了上前,满脸杀气的瞪着若水月。

    若水月清楚,想必他便是他们的头儿了。

    目光阴冷的将黑衣人扫射一周后,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突然扬起妖娆而妩媚的笑。“你们敢动他们,居然不知道我是谁?还有,你们没听见她们叫我什么吗?”

    闻言,黑衣人似乎这才想到了什么,随即原本一脸杀气的脸上居然露出一阵惊恐。“你是她们的主子?你,你是若月楼的,魔,魔月?”说到魔月二字,黑衣人的声音都变的颤抖起来。

    而其他黑衣人则在听到魔月二字时,一个个脸色发白。

    若月楼,现今天下数一数二的暗杀门。他虽是两年前突然窜起的门派,可却不容人小觑。传言活着的人没人见过若月楼中人的真正面目,见过的也早已成的亡魂,而唯一能确定她们身份的就是她们腰间纹画的那残缺的月亮。传言他们是从地狱来的魔鬼,心狠手辣。尤其是她们的楼主,魔月,据说在创楼之初,她就光为了一单生意,不光灭了对手整个家族,甚至最后连雇主一族也残忍灭了,整个鸡犬不留,只因雇主的背信弃义。当时那画面之残忍,之血腥几乎轰动整个武林。魔月不光武功高强,且还是用毒高手,甚至最后还被江湖人称之为毒王。至于她是男是女,样貌美丑却没有人知道。

    一时间若水月绝美脸上的笑容妖艳无比。“居然知道我魔月,看样子你等也非等闲之辈啊!只是你们可知道等罪我若月楼的下场?”红唇轻启,天籁般动人的声音响起。

    他们说的没错,她就是若月楼的楼主,魔月,为复仇入魔的妖月。只是她的这个身份除了若月楼的人几乎无人知晓。当然!也包括冷訾君浩。之所以不告诉他,只因这若月楼并非她白手起家的,换句话说,这若月楼其实就是黄泉地狱,唯独不同的就是这主子由阎罗宫主换成了她若水月。也就是说她杀了冷訾君浩的师傅阎罗宫主,最后不但夺走了他的内力及一切武功秘籍,甚至也夺走了他的黄泉地狱。只不过因为她的隐秘工作做的很好,所以冷訾君浩至今也并不知道黄泉地狱易主之事,更不知道她若水月将黄泉地狱改成了若月楼。

    其实最初她也并不是个杀人如麻的魔鬼,就算复仇的欲望再强烈她也没有想过要乱杀无辜。第一年在黄泉地狱的日子虽苦,甚至可说是痛不欲生,她这个信念也从未改变过。可直到第二年,因为经历了一年的磨练,她一身的肥肉也早已化为的汗水与血水,从而整个人变的绝世倾城。就因为美貌,让若水月的接下来的生活比活在地狱还要她痛不欲生。只因那阎罗宫主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个变态的禽兽。一次次想要占有她,都被她聪明的拒绝了,可到了后面阎罗宫主便失去了耐心。为了逼迫她就范,阎罗宫主是更加残忍非人的折磨她,活生生削她血肉喂狗不说,甚至还要她自己生吃掉自己腿上的血肉,她自己的都不说了,有时还要她杀了别人生吃对方的血肉,那人肉血腥作呕的味道直到现在她都记忆犹新。无数次她几乎都撑不下去,接近崩溃了,可一想到若家那惨死黄泉的亲人,复仇的欲望又让她咬牙撑了过去。直到有次无意中她在山谷间一处隐蔽的洞中发现了两本武功秘籍及一本记载了毒术的手札后,她整个人就开始发现了天大的变化。她变的及其的凶狠,残暴,不光对别人,就连对自己亦是如此。为了争强内力,她不惜挖开自己的身体,用毒水催动内力。短短半年的时间,因为武功秘籍和有毒手札,她终于打败了阎罗宫主,只是她却并没有一剑杀了他,而是吸尽了他所有的内力,慢慢夺走了他的一切,生命,武功,财产及整个黄泉地狱。随后再加以改变,黄泉地狱便成为了现在的若月楼。

    有了若月楼,有了武功,有了毒,原本就她便以为可以有恃无恐,不用靠冷訾君浩也能报仇了,可直到夏侯夜修和冷訾君浩的信息情况摆在面前,她才明白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比起他们,她差的太远了。所以她这才又决定回到冷訾君浩的身边,想要借他之力报仇,待报仇后,再连他冷訾君浩一切杀了,毕竟黄泉地狱的痛苦有一半是他赋予的。可当时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她居然会爱上他。而若月楼的事便也更不敢告诉他了。

    闻言,带头黑衣人顿时便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是的,其实在他们群杀掉第一个白衣女人的时候,在她破碎的衣衫间,看到残却月亮的瞬间他们便知道,她们是若月楼的人了。当时他们便就想要收手,为了钱财就得罪了若月楼,这笔生意无论怎么算都是亏本的。可就在他们想要抽身的时候,居然被发现了,被逼无奈之下,他们只有奋力拼杀。原本想这里地处偏僻,只要杀光她们闭了她们的嘴,便神不知鬼不觉了。虽然她们是若月楼的人,可不过区区几人,而他们可有数十人,只要奋力拼杀,他们还是有胜算的。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料到,人还未杀完,居然就惹来了若月楼的楼主魔月。

    见他们惊恐的看着自己,半天不语,若水月又是一阵轻笑。“这样吧!只要你们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这笔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闻言,数黑衣人是面面相觑,一脸的犹豫。

    最后还是带头的黑衣人一脸为难的看着若水月开口道。“楼主,你也知道我们做杀手的讲的就是诚信,你说我们要是将雇主的身份告诉了你,那往后谁还敢找我们啊!”

    带头人的话让若水月感到一阵好笑。“命都没了,你们居然还想着要诚信?要生意?罢了,既然这是你们的选择,那好,我成全你们!让你们。。。”

    “等等。。。好,我说。”若水月话还未说完,黑衣人们便被若水月的气势给吓住了,立马妥协。

    闻言,若水月嘴角勾勒出一抹满意的笑。“识时务者为俊杰!好!说吧!雇主究竟是谁?”

    迟疑片刻,黑衣头人四周观望一圈这才缓缓道。“雇主具体是谁,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宫里的人。”

    “宫里人?”一说到宫里人,若水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倪诺儿。因为现今除了她,可没人会无故打水恒的主意了。

    “是的。。。”黑衣头人惶恐的点点头。

    “那你怎么和他们接头?也就是说,如果今日你的得手了,要怎么交货?”此时的若水月脸上早没有了丝毫的笑容,有的除了嗜血的杀意就是残暴。

    “这个。。。巳时在七里坡破庙中。”疑惑片刻,黑衣头人终于开口交代出来。

    “那好,今晚你们按约定的时间去和雇主接头。”眸光流转,一抹诡异的神色染满若水月的整个眼眸。

    “可是。。。知道了!”想要拒绝,可当对上若水月眼中的杀戮时,黑衣头人还是无奈的点点头。

    “不要妄想玩什么花样!你们应该清楚,和我魔月玩花样的代价会是多大!”

    黑衣头人猛的一惊,急忙点点头。“是,不敢!”

    一声叹息,若水月点点头。“行了,那你们先走吧!记住我说的话。”

    闻言,众黑衣人先是一愣,随即转身就迅速飞出了院子,似乎若不逃快些就会真的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