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外来者一走,若水月就命人将伤者都送回了房疗伤。而她则站在院中,看着她那些惨死部下的尸首。没人知道,这一刻她的心有多痛。虽然她的心一向很狠,虽然她们都只是她的部下,可她们却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她们都已慢慢的住进了她的心里。

    “主子。。。”这时末月带着若月楼剩下的人走了过来。

    看着剩下的人和地上的尸首,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邹了起来。“月影和影月那?我不是让她们随你一同保护少爷的吗?”月影和影月的武功远远高于初月和末月,也正是因此,她才没有带月影和影月入宫,而是让她们随其他八大月使坐镇若月楼,若非这次情况特殊她也不会招她们出来。她相信,以月影和影月的武功别说才区区数十人,就算上百人,她们也能解决,那还用的着她若水月亲自出面,可现在问题是月影和影月居然没了人影。

    看了眼若水恒,末月有些心虚的回复道。“她们还在屋里睡觉!”

    “什么?这么大的动静她们还在屋里睡觉?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若水月相信,就算是睡觉,以两个人的听力也早醒了,更何况还是在这么大的动静之下,所以其中定有问题。

    “这个,这个。。。”一时间面对若水月的问题末月还真不敢如实相告。

    见状,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邹了起来,随即指着其中一名白衣女子厉声质问道。“她不说,你说。。。”

    被点到的女子闻声一颤,无奈的看了眼末月这才款款道。“回,回主子的话,月影和影月两姐姐因为喝了不少酒,又,又被下了不少蒙汗药,所以,所以。。。”

    “什么?喝酒?蒙汗药?说!谁干的?”看她们一个个的神情,若水月便已明白,这蒙汗药还绝非外人下的。

    一说到‘凶手’便没一个人敢开口了,任若水月怎么问都将嘴闭的紧紧的。

    问了半晌都没人回答她,若水月终于忍不住的发火了。“说,究竟是谁干的?你们一个个最好不要逼我。”

    闻声,众人猛的一震,却依旧没人开口。虽然她们是怕主子,可长时间的相处,主子是怎么样的她们还是了解的。

    “好,你们当真不说是吗?行!末月,这里除了月影和影月就属你职位最高,该怎么罚我想你应该知道吧!”想到那么多枉死部下的尸首,若水月终于还是狠下心厉声道。

    “主子。。。”闻言众人是猛的一惊,似乎谁也没想到主子这次回来真的。要是真按楼规,那末月可是要被断手的啊!

    “是,知道了!”睫毛颤了颤,末月缓缓的拾起地上的利剑,挥手就朝自己的左手砍去。

    然而就在剑即将落下的时候却被若水月给突然挡了下来。

    “主子??”看着拦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末月错愕的唤了声。

    “哎!”叹了口气,若水月有些无奈的说。“罢了,断手就免了,改为二十鞭!由我亲自执行!你,拿鞭子去!”说着若水月指着一名女子吩咐道。

    “是。。。”无奈的看了眼末月,被点名的女子终于迈出了脚步。

    看着若水月,末月一脸感激的跪下身,冲若水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谢主子开恩!”是的,比起断手,二十鞭已经很轻了。

    又是一声叹息,若水月无奈的摇摇头。“别怪主子狠心,只是此事一定要对惨死的姐妹们一个交代!”

    “我明白。。。”说罢,末月缓缓的弯下了身。的确,若月影和影月两位姐姐没被下蒙汗药,那以她们的武功,也就不会死这么多姐妹了。

    很快鞭子就取来了。

    紧握着鞭子,若水月咬了咬牙,终于还是挥动了鞭子。

    “不要啊!姐姐。。。”就在鞭子即将打在末月身上的时候,若水恒突然从屋里冲了出来,挡在了末月的前面,顿时鞭子就狠狠得抽在若水恒的声音。

    看着自己的弟弟,若水月眸光一沉,厉声道。“给我滚一边去,你的事,我稍后再找你算账!”

    “不,我不走,要打你就打我好了,其实。。。”

    “少爷,你走开,只是二十鞭子,我不会有事的!”若水恒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末月冲忙给打断了。

    “不行,末月姐姐,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让你替我被这口黑锅的!”说完,若水恒有些心虚的抬起头看着一脸气愤的若水月。“姐姐,其实,其实那蒙汗药是我偷偷放在两位姐姐酒杯中的,因两位姐姐喝酒太厉害,所以我就。。。”

    啪!若水恒话还未说完,若水月扬起手就是狠狠得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你这混账东西,你。。。行,既然是你干的那这二十鞭子也理应你受,给我转过去!”一想到那些惨死的姐妹,和她要是来迟的万一,若水月就是一肚子的火。

    闻言,若水恒没有开口,只是自责又受伤的看了眼若水月便缓缓的转过了身,背对着若水月。

    “主子,不要啊!少年还小,而且他也没有什么恶意啊!”一见若水月挥动了鞭子,末月刚起身便又跪了下去,随即其他人也纷纷跪了下去。

    看她们这样,若水月是更加恼怒。“还小?他可都要十五了。。。”一说到若水恒的年纪,若水月顿时就愣住了,若她没记错的话,恒儿已经十五了,也就是在昨天刚满的十五,想到这儿,若水月的心还是忍不住的紧了紧。原来她们这就是她们昨晚喝酒的原因,她们是在给恒儿过生。

    可是就算如此,她也要给已死的姐妹们一个交代。“你们都给我走开,若谁再为他求情,求一次就加十鞭。。。”

    果然,闻言众人都不敢再开口,就连末月也无奈的退到了一侧。

    看着若水恒那还有些幼嫩的背部轮廓,若水月忍着心中的不忍终于挥动起了鞭子。

    一鞭鞭落下,若水恒雪白的衣袍上顿时显现出一条条清晰的血痕。

    见状,末月等人都纷纷的转过了头,不忍再继续看下去。

    而若水恒是咬紧牙关,硬是哼也未哼一声。

    只是此时她们谁也不知道,这一刻最疼的还是她若水月,每一鞭打下去,若水月只觉都打在了她的心上,这种疼痛比起她曾经在黄泉地狱的遭遇似乎还要难受上百倍。也在这一刻,若水月是深深的体会到打在儿身疼在娘心这句话的含义,虽然她不是他的娘,只是他的姐姐。

    二十鞭子转眼便已打完,而此时的若水恒早已疼的晕了过去,见状末月她们急忙将他送回了房。

    此时她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若水月那没再挥动鞭子的手,居然剧烈的颤抖起来。晶莹的泪珠带着深深的疼,无声的划过她绝美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