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卯时,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是那般的美,那般的动人。

    站在若水恒的房门外,犹豫了半晌,若水月最终还是敲响了房门。

    “谁?”屋里传来若水恒有些虚弱的声音。

    “恒儿,是我。。。”紧握着手中的复肌露,若水月有些紧张的开口道。

    屋里安静了片刻后,才又响起了若水恒有些不满的声音。“我已经睡了!”

    然而听闻若水恒的话,若水月反而不再那么紧张。轻笑了声,若水月直接忽略掉若水恒的话。“哦!那我进来了!”说着推门就走进了屋。

    见若水月进屋,若水恒有些赌气的轻哼了声,就转了过去,背对着若水月。

    “怎么?你这是在生姐姐的气吗?”走上前,坐在若水恒的床边,若水月温柔的问道。

    若水恒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她的话。

    见状,若水月紧握着复肌露,显的是那般的无奈。“你不要怪姐姐狠心,只是有时候姐姐也没得选择!”

    闻言,若水恒依旧没有开口,还是背对着她。

    因为有伤,若水恒并未穿衣衫,所以坐在他床边,若水月是将他背上的伤痕看的是一清二楚,那一条条撕裂的鞭痕看着若水月是一阵心疼。

    来不及多想,若水月打开复肌露就小心翼翼的为若水恒上药。

    然而若水月刚触碰到他,他就不停地朝床里面躲去。

    见状,若水月无奈的脸上又多了一抹悲伤。“恒儿,别这样啊!姐姐知道,你还在气姐姐今天打了你。可是你要知道,打你,姐姐也很心疼,只是在打你和你生命之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姐姐的选择都是你的命。不光是因为你是若家唯一的根,更因为你是姐姐唯一的弟弟,所以姐姐绝对不能容忍你有丝毫的差错!”

    若水恒虽然没有丝毫的动作,可通过他那微微颤抖的身子,若水月知道,他懂她的意思了。

    见状,若水月又继续道。“月影和影月都是姐姐特意安排在你身边保护你的,所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该对她们下药。就如今天,姐姐真不敢想,要是姐姐迟来一步,你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不测。还有那些已死的姐妹们,虽然她们是姐姐的属下,可她们对姐姐无一不是忠心耿耿,而对你,也是用命保护的不是吗?打你,是对她们的愧疚,更是怕失去你,你懂吗?”

    听到这儿,若水恒终于有了反应,只见他缓缓转过身,满脸泪水的看着若水月。“姐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虽然月影和影月两位姐姐的出现,让他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危险,可因为昨天是自己生日,大家玩的高兴了,也就没想到那么多。所以才。。。想到昨晚还一起玩的姐姐们,现在却已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他也真的很难过,很自责。

    “好了,好了。。。事情过去就算了,但你要答应姐姐,以后一定不能这样了,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抹去若水恒脸上的泪水,若水月心疼的说道。

    “恩,知道了!”若水月小小的一个动作,却让若水恒一时间哭的更凶了。这样的感觉,真像是娘亲的!

    深深吸了口气,忍着自己想哭的冲动,若水月强撑起笑。“好了,都已经十五岁了,是个男子汉了,怎么哭的像个小孩似得?来!把眼泪擦了!”说着若水月用手中的罗帕温柔的为若水恒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恩。。。”狠狠得抽泣了几声,若水恒这才止住了眼泪。姐姐那温柔的动作,让他心里留下一缕名为幸福的东西。

    “来,转过去,姐姐给你上药!”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勾勒出一抹慈爱的笑。

    “刚已上过了!怎么还上?”嘴里虽然不怎么愿意,可人却早已转了过去。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说着,若水月又打开盖子,小心翼翼的为若水恒上药。

    药刚一上上,就听见若水恒惊愕的声音。“姐姐,这是什么药啊?凉凉的,好舒服!”

    “这呀!叫复肌露,不但是上好的止疼药,更是治愈外伤的圣药!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哦?这么神奇?”转过身,看着若水月手中的复肌露,若水恒是一脸的好奇。“姐姐,你可以将这给我吗?”

    “当然可以。。。而且姐姐不但会给你这些,等明天姐姐还要好好的教你用毒,这样在危机之下,你也可以暂时的自保!”看着复肌露,若水月若有所思的说道。

    若水月的话让若水恒心中一阵欢喜,然只是下一刻,若水恒吧便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也紧紧的邹了起来。“姐姐,为什么要明天,现在就开始不行吗?”

    闻言,若水月怔了怔,宠溺的看着若水恒笑道。“当然不行!你现在有伤不说,而且姐姐还要。。。”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突然闭上了嘴,有些事还是不要他知道的好。

    看着若水月,若水恒一脸的疑惑。“姐姐还要什么?姐姐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厄?没,就是这么晚了,姐姐也累了一天了,当然是要休息了!好了,你好好休息,姐姐明天再来看你。”说着若水月起身就欲离开。

    然而若水月还未迈出步子,手就被若水恒给拉住了。“姐姐,你这是要去见那个想要我命的雇主对吗?”那个黑衣头子的话他也听到了。

    眉头紧了紧,可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却依旧还挂着灿烂的笑。“不是,姐姐真的累了!只是想要回去睡觉,而且姐姐。。。”

    “姐姐,你不用再解释了,我知道你今晚说什么都一定会去见那雇主的,我也知道,我拦不住你。我只想说,姐姐我等你,你一定要平安回来!”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恒很是平静给打断了。

    看着他眼中的担忧,幻化成一抹幸福在若水月心中激起一圈圈涟漪。

    欣慰的笑了笑,若水月点点头。“放心,姐姐一定会平安回来的!”轻轻的拍了拍若水恒的头,若水月转身即走出了房间。

    是的,她不会死,也不能死,她不光还有家仇未抱,而且她还要保护自己唯一的且可爱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