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月影和影月早已醒来,见若水月出来,两人连同末月急忙走了上去。“主子!”

    “人都准备好了吗?”此时的若水月早已没有了前一刻的温柔,她绝世倾城的脸上,此时写满了杀戮。

    末月点点头。“都已经准备好了!”

    “恩,末月你和影月留下来保护大家,月影,你带上三个人同我前去!”望着已布满星辰的夜空,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吩咐完毕,就率先走了出去。

    山间的夜,静极了,月亮从树梢升起,放出阴冷的光辉,越发使人感到寒冷。万点繁星如同撒在天幕上的颗颗夜明珠,闪烁着诡异的银辉。

    虽然距离已时还有一个多时辰,可若水月主仆一行五人还是快马加鞭的赶到了西山的七里坡,只因她们要率先赶到破庙隐藏起来。看看这幕后雇主究竟是何人。

    然而若水月等人刚隐藏好,还没一刻钟的时间,黑衣头人便已带着他的人出现在了破庙。

    看着提前一个多时辰出现的黑衣人,若水月有些惊讶的邹了邹眉。毕竟就算是有诚信的杀手,也不至于早到这么多吧?

    就在若水月满心疑惑的时候,破庙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很快变见两个头戴笠帽黑纱的人出现在了破庙门口。

    一见两人,黑衣头人急忙迎了上前。“二位总算来了!”

    然而面对黑衣头人的热情,对方却显得格外冷漠。“我们要的人那?”是一阵清脆的女声。

    听闻女声的瞬间,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却突然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果然是她!虽然对方戴着笠帽黑纱,但仅凭声音,若水月便已能确定,那身材娇小的人,便是倪诺儿那个贱人的贴身宫女之一的琼枝。只是另一个人又是谁?是她倪诺儿吗?

    一听对方要人,黑衣头人脸上顿时满是无奈。“我们失败了!”

    “什么失败?你们这么多人居然连个毛头小子都拿不下?还是说你们嫌我们的酬劳太少,根本就没尽力?”很明显,此刻琼枝对黑衣头人的话充满了怀疑。

    闻言,黑衣头人是连连喊冤。“没尽力我们会少这么多兄弟吗?你看看,就我们活着的兄弟那个不是满身的伤?”

    “哼!你们还有脸说!你们几十个人连个毛头小子你们都摆不平,还枉称什么数一数二的暗杀门?哼!这不是浪费本姑娘的时间?”听对方这么一说,琼枝更是火。

    听琼枝这么一说,黑衣头人可不乐意了!“哼!若就那毛头小子,那还轮得到我们全部出动?”

    “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哼!你们为何事先没告诉我们那毛头小子是由若月楼保护的?害得。。。”一说到此事,黑衣头人就是一脸的怒火。

    “什么?若月楼?”黑衣头人的话还未说完,琼枝身边的人,就已发出了惊愕的声音。

    若水月听出了,那是一名男子的声音。只是这男子究竟又是何人?

    “没错,若早知道他是由若月楼保护的人,就算你们拿一个国家做酬劳我们也万万不会接这单生意的。现在我们力也尽,人也死了,你说你们是不是该有所表示?”他们死伤这么多人,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什么?你们事没办成还想着要钱,还真是够不要脸的。还有那若月楼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当我家主子的路,真是找死!”怒视着黑衣头人,琼枝是喋喋不休的骂道。

    闻言,梁上的若水月是非常不悦的紧了紧眉,这嘴臭的贱人,等会儿看老娘不撕烂她的嘴。

    “找死?哼!我看找死的是你!我也不怕老实的告诉你们,若月楼的魔月已经知晓你们今晚会来此处与我碰头的事了!原本我还看在你们是我客户的份上故意给将时间说迟了一个时辰,避免你们遭到她的不测,可现在看来,不用她魔月亲自动手,老子现在就要了你这臭丫头的命!老子真是忍你忍够了!”说着,黑衣头人手拿大刀就朝琼枝砍了过去。

    见状,琼枝猛的一惊,急忙躲到了与她同行的男子身后。

    只见男子眸光一沉,迅速闪到黑衣头人身后,反手就狠狠一掌打在他的背上,顿时一口鲜血就从黑衣头人嘴里喷了出来。

    一时间其他的黑衣人也纷纷围了上去,顿时场面变的一阵慌乱。

    惬意的靠在梁柱上,望着下面慌乱的场面,若水月笑的是一脸的阴邪。尽情的打吧!杀吧!死的越多越好,免得等会儿要她亲自动手。

    然,只是下一刻,若水月笑容就在顷刻间消失殆尽了。

    只因那同行男子的身手极快,只见他迅速的在黑衣人群中穿过,下一刻,那群黑衣杀手便纷纷倒地了。旁人几乎没见到他是如何出手的,当然除了若水月和月影除外。

    只是这身手,和这剑法,若水月感觉自己似乎在哪儿见过,很是眼熟。

    很快就只剩下了琼枝和那同行的男子了。

    看着倒了一地黑衣杀手,琼枝不屑的冷哼一声。“哼!还数一数二的杀手?我呸。。。那个,大。。。”

    “行了,我们赶紧走,要是若月楼的人真的来了,可就糟了!”琼枝还想说着什么,却被身边的男子给厉声打断了。

    “怕什么?你武功这么厉害,大不了,你再打一架,就连同若月楼的人也一起给杀了,免得她们在哪儿插手插脚的。”琼枝一脸没什么大不了的说道。

    闻言,同行男子不再理会她,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门口走去。

    见男子想走,若水月那肯同意,没有过多的语言,她目光冷热的看了眼月影。

    接到指示,月影衣袖一挥,便见一条红绫从她袖中飞出,直直的打在门上,红绫一转门顿时就被关了起来。

    突然的状况让同行男子一惊,随即猛的转过头,冷冷的朝悬梁上看去。看样子,若月楼的人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