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下一刻便见若水月等人如天外飞仙般,款款而下。

    看清带头女子那绝世倾城的容颜的瞬间,同行男子顿时就愣住了,黑纱下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怎么会是她?

    “冷訾残月,居然是你?”此话出于琼枝之口,只是她怎么也没料到,她居然出宫了。

    啪!琼枝话一落,若水月扬起手就是狠狠得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放肆!冷訾残月也是你个小小宫女叫的?”怒视着琼枝,若水月厉声训斥道。

    上下将若水月打量了一番,琼枝轻哼一声。“哼!你以为这还是皇宫?你还是那高高在上的月妃?我呸。。。”

    啪!又是狠狠得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不同的是,此时出手的不是若水月,而是月影。“放肆!敢对我若月楼楼主无礼!真是找死!”

    “你们居然敢打我,我和你们拼了。”摸着自己被打的火辣辣的脸颊,琼枝冒火的上前就欲还手。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走进若水月,就被同行的男子给拉了回去。“别去送死!”

    狠狠得瞪了眼若水月,琼枝毫无忌惮的冲同行男子说。“怕什么?你那么厉害,还怕打不过她们几个女人?”

    然而此时同行男子根本不再理会她,只是一脸惊愕的看着若水月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容颜。“什么?你居然就是若月楼楼主,魔月?”

    若水月不否认的点点头。“没错,我就是若月楼的楼主,魔月!只是,你既然知道我若月楼,也应该知道,我若月楼的手段!”

    若水月的话让同行男子一时间似乎难以接受。“是啊!若月楼,若月楼,不就是若水月少了个水字嘛!”

    “哦?看样子你对我的身份到是挺了解的!只不过,无论你是谁!敢打我亲人主意的就得死!不管是你们这些走狗,还是倪诺儿那个贱人!”说罢,若水月不再浪费时间,只是冷冷的看了眼月影几人。

    下一刻,便见月影几人冲了上前和同行男子厮杀起来。

    以月影的武功,若水月相信同行男子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而且还多了三个星使,所以对于目前的战况,她根本就不在意。只见她笑的一脸邪恶的缓缓朝琼枝走去。

    见同行男子此刻已没有了先前的威武,琼枝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尤其还是在若水月一脸恐怖向她逼近的时候。

    “你刚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现在知道怕了?”看着浑身发抖的琼枝,若水月笑的是更加邪恶。

    “你,你,你可别过来,我,我不,不怕你!”嘴里是这么说,可此时她的身体动作却早已出卖了她。

    眉头一挑,若水月一声冷笑。“不怕我那你抖什么?”

    “我,我哪里,那里抖了!”直到此时此刻琼枝都还在嘴硬。

    “很好,有骨气,我喜欢。。。”此时琼枝丝毫没有注意到若水月眼中那越演越烈的残忍。突然,若水月踢起地上的利剑,就朝琼枝手臂狠狠得刺去。“只是你这骨气并不让我折服,而是让我想要摧毁!”

    琼枝还未反应过来,一片雪白的肉就从她的手臂上被若水月的活活的削了下去。“啊!”顿时鲜红的血便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袖。

    看着一脸痛苦难耐的琼枝,若水月突然将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凑了上去,笑的很是无邪。“会痛吗?”

    看着她那张笑的无邪的脸,琼枝的心在那一刻惊恐的几乎要蹦了出去。眼前的女人,虽然有着绝世倾城,如仙女般的美貌,且,笑的是这般的纯真无邪,可此时此刻,她浑身散发出的,却是地狱死亡的气息。

    “你,你。。。”捂着伤口,琼枝惊恐的朝后面一步步退去。

    琼枝的恐惧让若水月脸上的笑意便的更加浓郁起来。这一刻的她似乎对于她的恐惧,她很是享受。“别怕,暂时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对了,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吗?我让你也尝尝怎么样?”说罢。手中的剑,再次一挥,又是一片雪白的肉从琼枝手上被削了下来。

    “啊!啊!”一时间琼枝的惨叫声,震惊了整个山谷。随即整个人就晕死了过去!

    见没得玩了,若水月手一挥就将手中的利剑甩了出去。而该剑不偏不倚正好刺进了同行男子的腿上,为整个打斗画上了一个句号。

    褪去同行男子的笠帽和黑纱,在看清男子容颜的瞬间,若水月的两眼睁的老大,绝美的脸上是惊愕,更是愤怒。

    “泉龙?”看着男子那张熟悉的容颜,若水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叫道。他是冷訾君浩最得力的属下之一,可他居然和琼枝在一起。而且看他对琼枝的态度完全可以排除两人间的关系,换句话说,他的出现是听命从事!这么说是冷訾君浩和倪诺儿?想到这儿,若水月只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撕裂般的疼。是他吗?真的是他冷訾君浩吗?要知道,这世间谁背叛她,都没有冷訾君浩背叛她来的疼,来的伤她。

    面对若水月眼中的受伤,泉龙不语,只是冷冷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主子。。。”见若水月情绪有些不稳,月影不禁担心的唤了声。

    看了眼月影,若水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没事!给,把这给他服下,然后派人将他送去分楼关起来。”说着若水月脸色难看的从怀中掏出一瓶药给月影。

    “那主子,这贱人又该如何处理?”狠狠得朝琼花踢了一脚,月影开口问了一句。

    眯着眼,盯着琼花那还算可人的脸上,若水月眸光一沉,冷冷的说。“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送去给下部的兄弟们,也让他们尝尝鲜。只是玩归玩,但她的命暂时给我留着!”

    听闻若水月的命令,一旁的泉龙不禁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此刻他的眼中满是陌生,是的太陌生了,丝毫不想是大家影响中,那个倔强却很善良的女人,她的狠,似乎比起主子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