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对于泉龙的出现,若水月是满心的疑虑,她真的想赶紧跑到冷訾君浩面前去向他问个明白。可面对若水恒哀求的目光,她还是决定留下来多陪他几天,好好的教他一些用毒之术,防身。

    虽然只是短短七天的时间,却让大家感觉是如此的幸福和宁静,这样的幸福也是若水月这些年从未有过的。

    每日清晨,若水月便教若水恒练武,午休后又教他用毒和解毒,而晚上大家则坐在院子里听认真的听若水月弹琴唱歌,讲故事。她讲的故事总是那么新异,再配上动作,总是让众人听得是与犹未尽。

    快乐的时光终是那么短暂,转眼间便已是第八天了。

    安排好一切,若水月终于还是翻上了马。看着众人一个个不舍的目光,若水月忍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心浅笑道。“你们一个个的那都什么脸?感觉我这一去就不回来了似得!”

    若水月话刚说完,若文琴就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腿上,不悦的邹了邹眉。“臭丫头,别胡说!我和恒儿还有大家都在这儿等你,等你回,回家。。。”话还未说完,若文琴就忍不住的捂着脸哭了起来。

    这样的责怪,却让若水月感觉格外的亲切,和幸福。吸了吸鼻子,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扬起甜甜的笑。“恩!那我就走了!”

    “姐姐。。。我舍不得你!我不想你走。。。”刚要驾马离开,就被若水恒拉住了裙角。

    “姐姐也舍不得你啊!不过姐姐答应你,这次是我们最后一次分开了!等一切的事情结束后,我们一大家人就找世外桃源幸福的生活好吗?”抽回自己的裙角,若水月温柔的从若水恒安慰道。话是这么说,可若水月心里明白,那样的幸福还离他们很远很远。

    “恩!”迟疑片刻后,若水恒这才重重的点点头。退到了一侧!

    “那,大家保重了!驾。。。”说罢,若水月脚一蹬,就快马加鞭的离开了。

    “姐姐,你也要保重啊!”身后若水恒的呐喊,让若水月一时间是泪流满面。再见了恒儿,为了你姐姐说什么都会快点结束这条复仇之路的。

    与此同时,皇宫里夏侯夜修终于发现了若水月不见了。

    鸾凤殿内,望着那碎了一地的古玩玉器和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夏侯夜修是龙颜大怒。

    “说,你家主子究竟去哪儿了?”怒视着初月,夏侯夜修厉声质问道。

    闻言,初月浑身一颤,一脸惶恐的看着夏侯夜修。“回,回皇上的话,我家主子,她,她走了!”

    “什么?走了?什么时候的事?她去哪儿了?”一听说她走了,夏侯夜修的心猛的一紧。

    “就在,就在九天前,主子满脸泪水委屈的从雪妃娘娘那回来,就气冲冲的说,说。。。”

    “她说什么?给朕如实道来!”一听是从雪妃那回来开始的,夏侯夜修便已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本他打算冷她几天,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可他怎么也没料到,那一向听话可人的她,这次不但不知悔改,居然如此的固执,还大胆的私自跑出了皇宫。她这是铁了心的打算不做他的女人了吗?哼!只是此事可由不得她。

    偷瞥了眼夏侯夜修,初月这才缓缓的将若水月临走时教她的话说了出来。“主子,主子她,她说,说她瞎了眼才,才爱上了皇上。”

    “什么?”闻言,夏侯夜修是狠狠得打在桌上,只听见啪的一声,那精美的紫檀双凤圆桌在顷刻间就成了两半。

    见状,初月急忙重重的磕了个头。“皇上息怒,主子她。。。”

    “她还说了什么?”不等初月将话说完,夏侯夜修就一脸气愤的打断了她。

    “奴婢,奴婢。。。”

    “但说无妨,朕恕你无罪!”见初月一脸犹豫不敢说的样子,夏侯夜修直接就给她一张暂时免罪牌。现在他还真没时间在这儿等着小宫女犹犹豫豫的了,毕竟按时间算,那可气的女人,可已经出宫有些时日了。还真不知道她在外面怎么样了!

    闻言,初月心中一喜,大赞自家自己聪明,这也能让她料到。

    “主子,主子她说,皇上你是,是大混蛋,不信任她就算了,居然还把她看似宫里那些勾心斗角,包藏祸心的女人。早知道皇上是这样的人,当初就算是打死她,她也不去那什么破客栈,那样就不会认识皇上,更不会爱上皇上了!主子,主子还说做皇上的妾,还不如做一个普通百姓的妻,因为起码她是唯一的。所以她要出宫,离开皇上,从新找个真心爱她,疼她,视她为唯一的如意郎君。”

    “什么?她敢!”闻言,夏侯夜修一时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这女人,居然,居然想要给他戴绿帽子!

    “最后主子还将她前一夜,连夜赶治出来的雪肌露给摔了!”不理会夏侯夜修反的愤怒,初月继续说道。

    “雪肌露?那是什么?”

    “回皇上的话,雪肌露是我北辟著名鬼医神手的秘制疗伤神药,是一种及其神奇的药水,它不但能将人身上的伤痕去除,还能够使人肌肤如新生婴孩般白皙润滑。那日凤萱殿走水,主子知道雪妃为救二皇子受了伤,想必是会留下疤痕的,所以担心皇上会因此而对雪妃娘娘感到内疚,于是一夜未眠,又是亲自采露水,又是熬药,配药的,就是为了给雪妃娘娘配制雪肌露。当时配制成功时,主子可高兴坏了,因为此药极难配制,主子之前配制过很多次都失败了,所以成功的时候主子还高兴的大叫雪妃娘娘这次走运,因祸得福了,不但可以消除疤痕,还是可雪白肌肤了。”

    听到这儿,夏侯夜修只觉自己的心像是被谁狠狠得捏了下,很是疼!原来,原来她说的因祸得福指的是这个,自己还以为她是在挖苦讥讽雪妃,最后还狠狠得给了她一巴掌,难怪当时她那么难过,只是朕自己错怪她了。

    “你是她的陪嫁丫鬟,你应该知道她出宫了会去哪儿吧?”现在夏侯夜修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找到她。

    初月一脸无辜摇摇头。“不知道,只是听主子说,这次她要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

    “她妄想。。。”夏侯夜修恼怒的说了句,回头就冲冷凌和冷寒下令道。“准备马匹,朕要亲自出宫将那女人给抓回来!”

    望着转身离开的三人,初月顿时忍不住的轻笑了起来。主子啊主子!你可真要把这夏侯夜修给气的吐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