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北辟国驿站

    一下马,若水月就急忙冲进了驿站。现在她只关心一个答案,那就是泉龙为什么会和倪诺儿的人在一起?

    “残月?”若水月的突然到来,让妙雪很是惊讶。

    “冷訾君浩那?”没有过多的废话,若水月开口就要见冷訾君浩。

    “哦!主上他。。。”

    “哼。。。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居然敢直呼主子的名讳,才几个月不见,你残月就长胆了啊!”妙雪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旁悠闲啃瓜子的灵衣阴阳怪气的给打断了。

    闻声,若水月不恼,只是不屑的冷笑一声。“以我现在的身份,你还不配同我说话!”若水月知道,从三年前第一次见面灵衣就看她不爽,原本她是很不想理会她,可就是看不惯她那目中无人的模样。

    “残月,你。。。”

    “不要以为你在冷訾君浩身边做事,就可以如此嚣张。我警告你,你最好别惹我,否则你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给灵衣说话的机会,若水月一脸阴邪的就打断了她。随即转过头,淡然的又冲妙雪问道。“他不在驿站吗?”

    无奈的看了眼灵衣,妙雪点点头。“恩,主上一早便出去了!”

    闻言,若水月不悦的叹了口气。“呼!知道了!那我去他房里等他!”说完,就直接朝冷訾君浩的房间走去。

    见状,妙雪和灵衣虽有异议,可一时两人还真不敢去阻拦她。不光因为她和主上不清不楚的关系,更因为现在的她早已不是三年前那个在破庙可怜无能的她了,虽然不知道她的武功究竟有多高,但能肯定的是,就是十个她们加起来也都不是她的对手。

    刚走进冷訾君浩的房间,若水月就被他桌案上的一副画像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副女子的画像,从女子的衣着看,描画的应该是她大婚时的模样,一身大红的凤冠霞帔。只是唯独让若水月感到不解的是,该女子画像却没有女子清晰的容颜轮廓,有的只是淡淡的一双峨眉,眉目间似乎还影藏着化不开的忧伤。

    这画中的女人究竟会是谁那?

    想到这儿,若水月情不自禁的将画像拿了起来,想要仔细的看看。

    然而她刚拿起画像,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暴戾声音。“你拿的是什么?”说话的同时,对方伸手就欲将画像夺过去。

    也许是对方太用力,也许是若水月抓的太紧,只听见呲的一声,画像就在两人的手中被分成了两半。

    看着被扯成两半的画像,冷訾君浩一时间是大发雷霆。“你这是在做什么?”说着,一把就将若水月手中的另一半画像给夺了过去。

    顷刻间,若水月只觉一股刺水的冰水从天而降,让她在这炎热的夏季都忍不住的一颤。

    没有开口,若水月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冷訾君浩焦急的将那两半画像展平放好,在黏上。从头到尾他的目光都没落在她身边一刻。

    从冷訾君浩紧张那副画像的神情,若水月突然明白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哪个画像中的女人才是他冷訾君浩心中真爱!

    直到收好画像,冷訾君浩似乎这才意识到什么,猛的抬起头,有些惊慌的看着若水月。“月儿?”

    事已至此,她还能说什么?虽然没了爱情,但她还有亲人,还有血债,所以便不重要,真的不重要了!

    “我找泉龙有点事!”突发的状况让若水月明白了一件事,他冷訾君浩也许并不是自己该完全信任依靠的人。所以在事情没有真正明了之前,泉龙的事还是不要直接问的好。

    若水月过度的冷漠让冷訾君浩有些不悦的紧了紧眉,可既然她没问,他也便不愿主动解释什么。“哦?你找他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问他,之前让他帮我找的药引找到了没有!”现在泉龙在她的手中,要怎么说也自然随她了。

    “哦!原来如此,只是泉龙之前突然说有事要离开些日子,到现在还未回来!”眸光一闪,冷訾君浩淡然的笑了笑解释道。

    敛敛眉,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哦!知道了!”这么说难道此事真的与冷訾君浩无关?

    突然的沉默让房里的气氛变的有些凝固起来。

    “那个,月儿,你还需要什么药?我让江龙他们去找!”这样的气氛让冷訾君浩也敢道压抑,于是开口打破了沉默。

    “不用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若水月不再看冷訾君浩一眼,转身就走出了他的房间。

    若水月冷漠的拒绝让冷訾君浩一时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了视线中,冷訾君浩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起身就朝若水月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月儿!”

    追到大厅,见若水月停在了原地,冷訾君浩还以为她是听见了自己在叫她。于是一脸笑意的上前,想要解释什么,可一上前他才发现,原来是他想多了。

    因为此时若水月根本就没在看他,而是一脸惊愕又生气的盯着他对面那一身玄色华服的男人,夏侯夜修。

    心里原本就有气,一来到大厅便看到夏侯夜修紧绷着一张脸,带着四名黑衣侍卫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若水月整个人顿时就愣在了原地。虽然她早已知道夏侯夜修会将她接回宫,可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夏侯夜修居然会亲自来接她。

    回头一想到他俩现在的状况,若水月精致漂亮的脸蛋顿时就拉了下来。嘟着自己诱人的红唇,气冲冲的怒视着夏侯夜修。

    原本夏侯夜修也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找她,可仔细想想,她在南拓国除了他的皇兄也没有别的认识的人了,所以她来北辟驿站的几率最大。想到这儿,夏侯夜修便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直到看到她完好如初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那颗悬着的心这才重重的放了下去。可一见面,面对他的便是如此一张愤怒的脸,让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后就这么无奈的和她对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