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对视的两人,冷訾君浩却在其中嗅不到丝毫的火药味,甚至还有些暧昧的气息,这点让他很是不爽。

    有些郁闷的看了眼若水月,身为主人的他这才缓缓走上前,目光冷清的看着夏侯夜修。“南拓皇上突然出现在驿站不知有何要事?”

    “也没什么要事,只是来接朕的爱妃回宫的!”淡然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夏侯夜修的目光便急忙又回到了若水月的身上,似乎稍不注意她就会没人了似得。

    闻言,冷訾君浩很是疑惑的紧了紧眉。什么情况?她不是刚来的吗?怎么就要接她回宫了?

    “接我回宫居然还不是什么要事?可恶!”脸色难看的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很是不爽的嘀咕了一句。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大厅内的众人听的是一清二楚,毕竟在此的都称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

    一时间夏侯夜修那如幽谷般勾人心弦的黑眸中闪过一抹浓郁的无奈。想要开口说什么,可他身为一国之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真开不了口。

    半晌不见夏侯夜修开口,若水月终于没了耐心,只见她回头冷冷的冲冷訾君浩说了句。“我走了!”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见状,夏侯夜修心猛的一紧,来不及思考上前一把就抓住了若水月的手腕。“你要去哪儿?”

    狠狠的瞪着夏侯夜修,若水月是猛的甩开他的手,很是不客气的开口道。“放手,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呀!”

    闻言,夏侯夜修眉头猛的一紧,很是不满的问道。“你说什么?”

    眉头一挑,目光冷漠的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依旧不客气的说。“我说这位公子,我,不,认,识,你!”一字一字的说完,若水月转身就欲离开。

    见状,夏侯夜修又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沉声起唇道。“冷訾残月,你一定要这样吗?还是说你。。。”

    夏侯夜修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没有了耐心。“这位公子,你真的是认错人了,我不叫什么冷訾残月,还有你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吗?放手!”说着,若水月就挣扎着想要从夏侯夜修手中救回自己的手。

    然,此时夏侯夜修丝毫不给她有溜走的机会,就那么死死的抓着她的手。

    “放手,你这样抓着我,要是被我家婆婆和夫君看见了,我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不顾众人惊愕的神情,若水月是越说越离谱,同时手也在不停的继续挣扎着。

    “什么?你将刚的话再给朕说一遍!”一听到她说什么婆婆夫君的,夏侯夜修此刻是真的生气了,一时间连自称都变了。

    就算如此,若水月却依旧不买他的账,一脸不怕死的开口道。“听好了,我说让你放开我,要是让我的婆婆和夫君看到了,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闻言,顷刻间夏侯夜修眼中闪烁着比死还令人恐怖的寒光,怒视着眼前一脸倔犟的女人,夏侯夜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起唇道。“冷訾残月,说,那奸夫究竟是。。。”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停了下来,随即他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令人心弦的笑意。“你跑出宫还没十天,就找到了如意郎君还嫁了人?”很明显,此时对于若水月的话,夏侯夜修是深表怀疑。

    “怎么?不可以吗?还是你怀疑我没有那能力?哼!别以为我除了你就找不到别的男人了,我告诉夏侯夜修,我。。。”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猛的闭上了嘴,随即有些懊恼的轻轻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我靠!居然上了他夏侯夜修的当。

    若水月的这个动作顿时便惹的夏侯夜修哈哈大笑起来。随即众人也忍不住的抿了抿嘴!当然除了冷訾君浩除外,因为从他们的话语间,他总算是听出了些问题。那就是她若水月和夏侯夜修在宫里有了些矛盾,跑出了宫,且已经出宫好些天了,而夏侯夜修这次出宫就是为了接她的。只是若水月今天才来找自己的,那这些天她都去哪儿了?

    “怎么?你不是说你不认识我的吗?既然不认识,为何你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说出那番话来?”忍住笑,夏侯夜修挑了挑眉,一脸狡黠的冲若水月问道。

    “我,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撅撅嘴,若水月两手往腰上一插死鸭子嘴硬的冲夏侯夜修大吼道。

    看着若水月此时的架势,夏侯夜修一时间有些恍惚起来。这样的她,是他从未见过的,从一开始她给自己的感觉就是温柔可人的,而今天的她,似乎和记忆中的她完全就是两个人,现在的她倔犟固执,而且还有些野蛮。

    回过神,看着一脸气愤的若水月,夏侯夜修扬扬眉有些得意的笑了笑。“你现在的反应是不是在告诉我,你无言以对了?”

    “谁说的,我那是。。。呀!你们看天上。。。”说着说着,若水月突然惊讶的指着天上。

    闻声,众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朝天上看去,就在这个时候,若水月猛的往夏侯夜修脚上一踩,夏侯夜修一疼那抓着她的手也不自觉的放松了些。趁这机会,她丢下一句。“那只会飞的小鸟。。。”后趁夏侯夜修和众人没回过神,拔腿就跑。

    猛的回过神,夏侯夜修眉头一蹙,指着若水月逃跑的方向就不顾身份的怒骂起来。“该死的女人,居然来这么一招!被我抓住你就死定了!”说完的瞬间,夏侯夜修却突然有些愣住了,曾几何时他也对某个女人说个这样的话,只是。。。一时间脑海中突然浮现在一个女人身材臃肿肥胖的身影。

    然,只是下一刻,夏侯夜修便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提起内力就朝若水月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见状四个黑衣侍卫迟疑了片刻也追了出去。

    看着相距追去的几人,冷訾君浩原本紧绷的脸,一时间是更加难看。他不懂若水月在想什么,就算是两人真闹了些小矛盾,可既然夏侯夜修都亲自来接她了,她就该见好就收,还气什么跑什么?真是的,她忘了她进宫的目的了吗?还是说她对夏侯夜修真产生了感情?

    思及此,冷訾君浩的心猛的一紧,来不及多想,朝着几人离去的方向也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