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原本若水月打算气气夏侯夜修就按计划的跟他回宫的,可因为那副画像的事情,加上夏侯夜修的突然出现让她一时间乱了方寸,不想这么快就回宫了,最后她脑子一热就跑了。只是一跑出来她就有些后悔了,可要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又跑进去,她还真拉不下那脸。而且她相信,既然夏侯夜修都亲自出来接她了,定不会放她就这么跑了。所以了,硬着头皮走呗。

    转眼间,天已暗了下来。可却依旧不见夏侯夜修的身影,若水月不禁有些郁闷。那混蛋不会生气自己回宫了吧?

    想到这儿,若水月郁闷的腿一蹬又继续朝前走去。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若水月这才注意到今天街上的人特别的多,尤其是少男少女,每一个都打扮的漂亮俊逸。仔细一想,这才记起原来今天是七夕节,也就是情人节。

    七夕情人节?呵!

    嘴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若水月摇摇头,缓缓的朝人群外走去。这样的节庆对现在的她来说,只是一个讽刺。是的,就是一个讽刺。按情况来说,她成亲了,夫君还是万万人之上的皇帝,可算是一个完美的情人,只可惜他却坐拥三千佳丽不说,还是她的灭门仇人,更重要的是她并不爱他。而她爱的那个人那?风华绝代,俊美无比,且身份尊贵。遗憾的是,别人爱的却不是她!

    看着那些无忧无虑快乐无比的少女们,那一刻若水月真的很羡慕她们,羡慕她们没有背负血债,羡慕她们可以那么自然的显露自己的性情,更羡慕她们身边有一个她爱也爱她的少年。而她?

    苦笑着回过头,只是在回过头的瞬间,若水月就愣住了,惊愕的看着人群中那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

    人群中,只见夏侯夜修是那般凸出的站在其中,手中还提着一个漂亮的牛郎织女图案的花灯。

    “给,喜欢吗?”走上前,没有丝毫的责怪,夏侯夜修只是轻轻的将手中的花灯递到若水月的手中。

    那一刻夏侯夜修充满磁性的声音如一股清泉般滴入了若水月的心田。手也在那一刻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

    “以前过七夕都只是在宫里看看彩灯,看看歌舞,摆摆宴席什么的,我从来都还不知道七夕居然可以过得如此的热闹!”望着热闹的街道,夏侯夜修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若水月不语,只是提着花灯目光复杂的看着夏侯夜修。身为皇族的悲哀,她多少也是清楚的。

    “那个,我不大知道民间情侣间是怎么过七夕的,我看见他们一个个都拿着自己雕刻的木簪送给心仪的姑娘,所以也雕了一个这个送给你!”说着夏侯夜修从怀中掏出一支枯木雕刻的簪子。

    木簪虽然没有金银玉器制作的那般华丽,更没有她任何一个珠簪来的精致。可当看着夏侯夜修那只拿着木簪的手时,若水月的心却忍不住的一颤。只因夏侯夜修那修长的左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他是皇帝,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居然为了她。。。。也就在这个时候若水月才明白过了,为何刚都没见他身影,原来是跑去雕刻这个去了。

    “那个,我帮你戴上!”见若水月没接,夏侯夜修笑眯眯的开口道。说着上前就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将木簪戴在了若水月的发间。

    看着佩戴上木簪的若水月,夏侯夜修忍不住的称赞道。“月儿就是漂亮,无论戴什么都是这般的美!”

    若水月没有开口,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他那布满伤痕的手。似乎在心里挣扎着什么!

    见若水月的目光停留在自己满是伤痕的手上,夏侯夜修是猛的收回自己的手,有些难为情的笑了笑。“呵呵,没想到雕刻这东西比练武难多了!”

    他此时的摸样让若水月的心又是忍不住的一颤,恍惚间站在她面前的根本就不是哪个残暴的皇帝夏侯夜修,只是一腼腆又阳光的男子。

    “笨蛋。。。”这时若水月终于有了反应,只见她白了眼夏侯夜修后,便从怀中掏出一瓶复肌露来,温柔的为他抹上上。那一刻她在心中低声的告诉自己,就今天,只是今天放下一切的仇恨,真诚的对他一次,算是对他亲自为她雕刻木簪的报答。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一脸温柔的看着若水月紧张的为他上药。手中的刺痛每一处经过她手都变的凉凉的很舒服,就如同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她如同一缕清风出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