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微凉的指尖轻轻的抹过那一道道时深时浅的伤痕,每一次的抚摸都让若水月的心忍不住的一紧。这些伤,都是为了她,为了讨她的欢心而造成的。

    缓缓抬起头,看着夏侯夜修那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有那么一刹那间,若水月突然想,若是他们之间,没有夹杂着太多的恩怨,也许她真的会爱上他,会。。。幻想的弦在顷刻间绷断。是的,一切都不可能回头了,也回不去了。若氏一门已死,而自己更不再是曾经的若水月。

    “月儿,其实我。。。”

    啪。。。

    “你这个不要的狐狸精,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夏侯夜修刚开口,就被身后一个强悍的声音给打断了。

    一时间两人不禁疑惑的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街道的一旁此时围满了人,人群中只见一个少妇气愤的厮打着一个长相俊俏的少女。随着少妇的厮打,少女更是惨叫连连。一旁,还有个脸蛋白皙的男子正不停的拉着少妇,似乎想要阻止她。

    然而正是因为男子的阻止,少妇更是气急败坏,更加拼命的厮打着狼狈倒地的少女。

    一时间场面是一片混乱。

    见此画面,夏侯夜修是很不悦的邹起了眉头。如此佳节,居然遇见如此事情,怎能不绍兴那!

    若水月不语,只是目光冷清的盯着少妇,似乎想要从她委屈的眼中看到她的心里去。

    下一刻,啪!随着一声响亮的耳光,混乱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只见少妇捂着被打的红肿的脸颊,满脸委屈又难以置信的盯着男子,好半晌才带着浓郁的哭腔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么快难道你就忘了你对我的誓言了吗?忘了当初我是怎么嫁与你的吗?哼!当初你不过是个穷书生,只为了你一句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不惜与爹爹决裂,抛弃荣华富贵跟你过着,吃了上顿愁下顿日子。现在你发达了,就忘了当初的誓言了吗?”

    听到这儿,若水月这才似乎明白了少妇眼中那浓郁的悲伤,而看她的目光也不住的同情起来。

    “够了,我不想再提曾经,我知道是我亏欠了你,可放眼望去,那个有钱有势的男人不是三妻四妾?也不是说我要多少多少个女人,我只是想再纳一个妾而已,你这都接受不了吗?”看着一脸泪水的少妇,男子无奈又疲倦的问道。

    然,面对男子的问题,少妇也是相当的坚决。“对,我接受不了!”

    闻言,男子的脸上顿时多了抹厌恶,冷哼一声讽刺的开口道。“我不过是多了个女人你都接受不了,要死要活的,那皇上有三宫六院,佳丽三千,依你这样,那宫中岂不是早闹翻了天?你真是该庆幸当初遇见了我,要不依你的身份想必早也被送进了宫,成为了皇上的女人,若真是如此,照你这样的性格,想必都不知死过多少次了。”

    一听男子提到自己,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紧了起来,目光也在顷刻间冷的下去。该死的混账东西,在此佳节坏了气氛就罢了,居然吵个架都要将他给扯出来,且偏偏扯的还是她最在意的话题。呼!可恶,若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定好好的教训他一番。

    思及此,夏侯夜修不禁有些担心的朝身边的若水月看去,见她没有丝毫的反应,他那颗悬着的心这才稍稍的退了下去。

    “皇上?”少妇苦涩一笑,这才又开口道。“若这世间真有后悔药,我真情愿做皇上的女人,也不愿遇见你,更不要嫁给你。做皇上的女人,就算没有真爱,起码我能衣食无忧,荣华富贵。而做你的女人?粗茶淡饭也就罢了,就连唯一支撑我的爱情都被你给了那个女人。。呵呵!我可真傻,为什么当初就不学学宫里的哪些姐姐那?是啊!嫁给爱情,还不如嫁给权位来的好!”

    少妇这么一说,男子也大怒了。“你想嫁给皇上是吗?好,我这就成全你!”说着男子从怀中掏出一封一早写好的休书,狠狠的甩在少妇脸上。“去找你的皇上去吧!”

    手颤抖的握着手中的休书,少妇不敢相信的看着休书上男子那熟悉的字迹。一笔一划似乎都如利刃般狠狠的刺进了她的心里。很明显她怎么也没料到男子居然早已为她准备好了休书。

    悲哀的看了眼男子,少妇紧握着手中的休书就跌跌撞撞的朝围观人群中挤了出去。

    然,没走几步少妇又突然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冷冷的开口道。“看在你我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好心给你提个醒。若下次你再遇见一个不在乎你的身份地位,只是在乎你这个人女人,就好好的珍惜她吧!因为她是真的爱你。若那个女人,和我一样,不能容忍你有别的女人,也请你好好的珍惜她吧!因为那只能说明她太爱你,不愿和别的女人分享你。其实每个女人对爱都是自私的。。。若她不在乎的时候,不是她爱的不深就是她不爱了。”说罢,少妇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少妇最后的话如雷电般击打着男子,可望着身边那一脸狼狈却又楚楚可怜的少女,男子最终还是放弃了,转身扶起少女就朝与少妇相反的方向而去。

    见此状况,若水月冷冷一笑,对着男子离去的身影叹息的摇摇头。也许终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夏侯夜修的震惊度似乎一点都不下于男子。只因他身边就有这么一个女人,不在乎他的身份地位,只在乎他那个人,同样对他身边的女人似乎也不能容忍,却碍于他特殊的身份,一直强忍着,甚至还为了怕自己心里不快,不惜不眠不休的为自己的其他女人疗伤调配药水。以上种种说明她???

    想到这儿,夏侯夜修不禁转过头,目光怜惜又温柔的看着身边的女人。这样绝世倾城,温柔善良的女人,她是真的爱自己的吗?

    少妇的话,话夏侯夜修突然的目光让若水月立刻便意识到了什么。可她却并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虽然一切都是在做戏,可那就是她要的,她要让夏侯夜修认为她爱上了他,从而爱上她。只要有了他夏侯夜修的爱,她还怕一点点的夺不走属于倪诺儿的一切吗?当然包括她的性命,然后再是他夏侯夜修,她会慢慢的让他知道。。。思绪再次终止,既然自己已经决定暂时放下一切,真诚的对他一天,就不该在这个时候想着对他复仇的重重。

    “月儿。。。”

    “啊?”抬头对上夏侯夜修双眸的瞬间,若水月的心为之一震。只因他那如幽谷般让人深陷的黑眸太过温柔,太过深情,一时间若水月有些难以招架。“呀!夜修,你看,哪有猜灯谜的。”目光一闪,若水月突然指着不远处的摊位欢喜的叫道。同时挽着夏侯夜修的手,就朝摊位走去。

    此时若水月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一身黑色金边的锦袍男子眼中的阴冷和隐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