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两位公子小姐,是要挑些花灯吗?我们的花灯不但颜色鲜艳,且形状新意,有鹊桥灯,牛郎织女灯,还有。。。”

    “老板,你们的灯谜猜中了有奖吗?”面对老板的大力推销,若水月婉约一笑,轻声打断了他。

    历来佳节都有灯会,所有的彩灯上都贴有灯谜,若顾客连续猜中三个,便可以在三个彩灯中随意免费挑走一个。这是一种乐趣,且一举促进了花灯的销售,故而年年兴而不衰。

    “当然有,两位相貌非凡,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若两位有兴趣,我是非常欢迎的。”老板嬉笑着大声说道。不为别的,只为引来更多的围观,这对他的生意来说也可是有增无减的。

    目光在花灯中扫射的一周,若水月突然指着一个典雅的星月花灯对夏侯夜修笑道。“这个,我喜欢这个。。。”

    宠溺的看了眼若水月那张笑的灿烂的脸,夏侯夜修点点头。“那就从这个开始。”

    闻言,老板来到花灯下,望了眼灯谜,是一脸的窃笑。这几站花灯可是自己请城里的四大才子之一林秀才出的,要知道,现今为止可是无人答出啊!

    轻咳一声,老板笑呵呵的说。“那开始吧!题目是‘好了,好了,今日总算完事了’。请问两位谁答?”

    若水月甜甜一笑,却不出声,只是眨着她那双如星辰般漂亮的大眼睛望着夏侯夜修。

    见状,夏侯夜修那如阿波罗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性感的笑意,这才缓缓开口道。“佳偶天成!”

    闻言老板是一阵惊赞。“没想到公子不但相貌非凡,而才思更是高深啊!那这盏灯谜那?”说着老板指着星月花灯旁的织女灯问道。

    若水月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定眼看去,只见灯谜贴上写着--击破苦梦犹牵心。

    此时灯铺已围了不少人来,看这灯谜,纷纷不禁抓耳饶腮,不得其解。

    见众人纷纷苦思摇头,而夏侯夜修也沉默不语,若水月不禁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低声问道。“很难对不对?”

    “你认为很难?”没有回答,夏侯夜修微微一笑反问道。

    若水月撅了撅自己诱人的红唇,眉头一拧,点点头。“恩。。。真的好难哦!”

    见她那副摸样,夏侯夜修一时间笑的更加灿烂。“真笨!”

    闻言,若水月两眼一瞪,嘴一时间撅的更高了。“你,你才笨那!你要是知道答案那你赶紧解谜啊!”

    “一岁一枯荣。”扬扬眉,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一脸笑然的吐出一句。

    迟疑了片刻,若水月是一脸惊愕的看着他。答案是一岁一枯荣?天!虽然早知道这小小灯谜难不住他这一国之君,可面对他如此才华,若水月还是微微为止触动。

    “厉害,那公子,最后一题‘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老板惊叹一声后,又指着一题问道。

    “飞龙在天!”老板话刚落,夏侯夜修没有丝毫的迟疑,便开口答道。

    “天。。。”老板哀叫一声后,不禁心跳加速。没想到如此绝对的谜题居然被他脱口而出。要是他一直猜下去,自己可不亏大了?

    在老板哎叫的同时,夏侯夜修前一秒还满脸笑容的脸,顷刻间变的阴寒如冰,一抹杀意在眼中越染越浓。

    夏侯夜修突然的变化,让若水月是猛的一惊。他这是怎么了?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夜修,你。。。”看着夏侯夜修阴寒的脸,若水月刚开口,便突然停了下去,两眼在顷刻间睁的老大。不为别的,只为传入耳朵里那道撕裂的暗器声。而且按暗器声的刺耳度推算,那暗器的目标正是她。

    随着暗器声的逼近,若水月的心跳也在随之加快。其实要躲开那枚暗器对她来说并不难,难就难在,现在夏侯夜修在他身边,若按以往那么一闪,无论是步伐还是灵敏动,练武之人一看就会看出她会武功。

    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突然伸手,一把扯下若水月头上的木簪,没有片刻的迟疑就将手中的木簪飞了出去。

    只听见很小的一声碰撞后,暗器的撕裂声便在空气中停了下来。

    闻言,若水月那颗悬着的心这才缓缓的放了下去。随即却又做这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夏侯夜修。

    没有过多的解释,夏侯夜修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下回我再给你从做一只。”说罢,拉着若水月就冲围观人群中挤了出去。

    “嗨,公子,你们的奖品。。。”见状,老板急忙取下花灯,冲夏侯夜修大喊道。

    “送你了。”此时夏侯夜修那还顾忌的了什么花灯,冷然的留下一句,就同若水月消失在了人群中。

    面对夏侯夜修的如此作法若水月是很是不解。按道理说,就是在人多的地方对方才不容易得手啊!可为何他还要带自己离开人群?而且,这对方究竟是谁?为何要对自己下手?

    街口,见夏侯夜修和若水月走来,四大黑衣侍卫急忙迎了上前。“主子?”可一看夏侯夜修的脸色,四人立马意识到了什么,先前漠然的脸随即都紧绷了起来。

    “先离开人群,避免误伤百姓!”没有多余的话语,夏侯夜修只是冷冷的吩咐了声,便扶着若水月急忙朝较为僻静的地方走去。

    也就是因为他这句话,让若水月看他的眼神有了不小的变化。是的,没想到像他那般残忍的暴君,居然会担心在乎百姓的安危。

    在一处偏僻的竹林中,夏侯夜修等人终于停了下来。

    转过身,望着昏暗的尽头,夏侯夜修紧了紧眉,终于冷漠的开口道。“别再浪费朕的时间了,出来吧!”

    只是眨眼间,几人面前就多了数十名青衣杀手,他们胸前的统一绣着一条金色的龙和一个醇字。

    面对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数十名杀手,若水月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她那如星辰般漂亮的大眼睛写满的不悦。说实话如此大好佳节,她是真的不愿见血!